名人专访

孙盛希骨子里摇滚

孙盛希表示在新专辑里,自己在《是他不配》唱功改变最大。“曲风比较强烈,也有自己的态度。”她不觉得自己个性强烈,但偶尔会表现固执。“这首歌拉出我以前在大学玩摇滚乐团的因子,原来摇滚仍在我的骨子里。”(图:星洲日报)

自认不懂撒娇.高海宁要35岁前嫁人

(图:香港明报)

高海宁被网民冠以“性感女神”称号,她在新剧《不懂撒娇的女人》扮演“撒破郎”田蜜,刻意不走性感路线,成功把撒娇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郑锦昌.辉煌岁月

向郑锦昌致敬的《郑锦昌友情友爱演唱会》获许多后辈歌手主动参与,让昌哥十分感动,他表示自己届时会上台献唱两曲,并在演出尾声与大家大合唱,“因为参与的歌手太多了,我没办法一一与大家合唱,所以就由导演安排,与大家一起大合唱吧!”

相信大部份未到40岁的观众,对郑锦昌(昌哥)的认识,应该是从HVD剧集年代开始,那时候的昌哥出现在电视荧幕上,不是大老爷就是公司总裁,年轻观众甚少晓得,郑锦昌在六十年代尾至七十年代,是红遍马港两地的“粤曲王子”!
广告

陈锦鸿:耐心教导不放弃.自闭儿只是有点特别

陈锦鸿侃侃而谈自己照顾自闭儿的经历,高高兴兴的分享育儿心得与对儿子的自豪。(图:星洲日报)

“乘坐巴士总是选择同一座位、坚持天天穿黑衣或只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子,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固执的行为,其实是自闭症的症状。”

孔刘.拒绝光环

孔刘很喜欢综艺节目《尹食堂》的概念,并笑说以后自己也想在岛上开一间“鬼怪酒吧”。他表示自己的厨艺还不错,起码吃过的工作团队都赞好。(剧照)

2016和2017年是孔刘的丰收年,他在去年的3部电影《关不住的诱惑》、《尸杀列车》及《密探》展现出不同演技,更拿了tvN MoviesAwards“卓越成就男演员奖”。《鬼怪》不但打破韩国有线电视台电视剧历年收视纪录,更让他在美国及韩国连封视帝。孔刘曾表示抗拒“国民老公”的称号,希望大家像《鬼怪》的金高恩一样叫他“大叔”会比较亲切,但如果叫他“年轻的大叔”他会更开心。

女童长大后想当双栖艺人.“海浪音”盼传正能量

谢淑恩以一曲《山路十八湾》,在中国江苏卫视原创少儿民歌音乐节目《歌声的翅膀》打响知名度。(图:翻摄视频)

大马“海浪音”女童谢淑恩(11岁)表示,自己长大后,想当一名唱而优则演的双栖艺人,并称要把满满的正能量和欢乐带给大家。

吕爱琼.儿子的超人妈妈

萧恺政表示妈妈吕爱琼是他心中的Super Woman,所以送上这副神奇女侠的画作为母亲节礼物,琼姑也搞笑的配合扮起飞天姿势来。

吕爱琼(琼姑)在刚播毕的ntv7剧《真心不怕输》饰演Coby庄可比的妈妈,而她在现实中更育有一位11岁儿子Jern萧恺政。母亲节,儿子特地送上一幅Super Woman的漫画给妈妈,无不看出他对妈妈的崇拜。因为从小就在片场进出,所以他比谁都知道妈妈的工作,有时别人对他说,“哇!你妈妈是大明星。

周元.用心喜欢

《星洲娱乐》早前受ONEtvasia之邀,远赴韩国首尔近距离访问周元,欧巴除了畅谈拍剧趣事点滴、分享入伍心情,也难得在媒体面前,从容自在地于摄影师镜头前摆甫士拍摄宣传照。(周元IG图片)

阔别韩剧2年、以浪漫爱情搞笑古装剧《我的野蛮女友》“回归”电视屏幕的周元,未料亦是他30岁人生以前的“告别作”,因为周元确定将于本月16日入伍,换言之,《我》剧29日播出之际,周元已经身处军营里了,粉丝“又”得再次忍受2年后再见周元。

《海墘新路》——苏忠兴的半自传电影.他用故事洗涤创伤

《海墘新路》是苏忠兴(左)的半自传电影,邀请香港电影摄影师杜可风来拍摄。

《海墘新路》说着槟城一个家道中落的家族故事,他是导演苏忠兴的半自传电影。访问的那个晚上,他坐在记者面前突然落泪,毫无掩饰地就用手擦去眼眶落下的泪水,那个受到伤害却勇敢面对的小男孩的魂仿佛活现在眼前。然而,那属于血淋淋的创伤记忆、在别人眼中是丑陋或不堪的故事,或许他在书写剧本的过程中已经让泪水洗涤了过去,如今落下的眼泪,掺和着感恩和爱。

杨雁雁叶如芬.演艺圈男女不平等

杨雁雁与叶如芬私下相见欢,叶如芬凭赞杨雁雁是个独特的女星。当记者问杨雁雁可有当导演的想法?她立刻趁机向叶如芬开玩笑说:“你要不要捧我当导演?,逗得叶如芬“措手不及”。

电影圈向来是男性主导的行业,因此男女不平、男女同工不同酬等议题在这个圈子并不新鲜,随着女权主义的抬头,近年不少好莱坞不少女星相继发声,争取同工同酬。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