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慰藉物(二):儿童篇·是玩伴也是睡觉的好伙伴

叶又彰很保护抱抱,不会咬它,只爱闻闻味道,用手指夹抱枕布的角。

小朋友依赖慰藉物,就像从小交了知心朋友,拖着它到处跑。长牙时期爱咬东西,兔子、小熊的耳朵这时最疗愈。午睡或晚上睡觉时,有专属味道的抱枕、枕头、玩偶、被子,才安稳好眠。

黄锦树.人生有定数,尽力而为就好

黄锦树说,写作本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有时候要狂想,但是又不能毫无节制,太过节制也不好。(图:星洲日报)

写这篇稿之前,文坛巨匠李永平甫在台湾淡水马偕医院病逝。癌魔夺走他性命前,他撑起疲累身躯,执意续写最新创作武侠小说《新侠女图》。台湾《文讯》杂志也在8月份开始连载这部作品。然而随着他的离去,这部小说也留下未完之憾。 病痛削减生命力之余,间接会削弱一位作家的创作能力和叙说故事的欲望。拥有丰沛创作量的马华作家黄锦树也曾因病痛而被迫搁笔休息。体力虽早已不复当年,但他慢慢学会适应和接受,不会对创作之路喊停。

慰藉物(一):它不臭·它是最亲密的朋友

在澳洲旅行时一时找不到“北京狗”,让杨丽珊了解到自己真是不能没有它。

没有天长地久,但曾经拥有“臭臭”的受访者,“臭臭”的种类主要也是抱枕、枕头、被及玩偶,有些则依赖小毛巾。这些慰藉物的年份较不久远,大部份都是主人自行戒掉。也有人因为慰藉物发霉、太破旧而忍痛割舍,不少人在离家深造或工作后,把慰藉物遗留在家就被家人丢弃。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台玩具车

Hot Wheels Custom Datsun 240Z是尊伊迈的挚爱。(图:星洲日报)

男生成长岁月中,总会出现各式各样交通玩具,当中少不了风靡全世界的风火轮玩具车(Hot Wheels)。风火轮玩具车设计团队驻守于美国洛杉矶,由来自世界各地的17位设计师组成,而尊伊迈(Jun Imai)就是成员之一,不妨聆听他与玩具车的缘份故事。

印尼媳妇偷师自创 ‧ 立体果冻花惊艳

黄素霞无师自通,凭靠巧手及心思打开创意活泉,一步一脚印开启副业之门,成为立体果冻制作达人。(图:星洲日报)

立体果冻花,把生动绽放的花卉之美凝结瞬间,是味蕾的激荡,更是艺术的冲击!

美容师设计可爱帅气造型 ‧ 宠物剪发美容避暑

圆圆的头颅,以及貌似穿着靴子的造型,让小巧可爱的贵宾狗,显得更“萌”。(图:星洲日报)

不少宠物主想要为宠物打扮时,但又因为气温因素而不能“尽兴”,因此可以变着花样做造型的毛发,就成了宠物穿在身上的“衣服”,以各种别出心裁的设计掳获人心。

山蜞蝙蝠热情好客.探索玲珑谷全程惊喜

公主洞是一个天然隧道,偌大的空间有许多钟乳石、石笋和石柱,非常漂亮。(图:星洲日报)

玲珑谷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山洞,此次去探索的,是坐落在象头山(Bukit Kepala Gajah)石灰岩复合体的其中5个石灰岩洞,有的经过考古后发现古人类生活遗迹,隶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范围。

张天相:只要双手能画,双眼能看,就不放弃画画

张天相最新画作是创价学会3位会长的巨大画像,以送给该学会名誉会长池田大作(中画像)明年90岁大寿的礼物。(图:星洲日报)

从小就爱画画的张天相,画画岁月一甲子,从年轻画到老年,从黑白素描到彩色油画,纵使现在身体抱恙,不良于行,但他未曾想过要放弃画画。

我是斜杠青年(三):苏颖欣&黄麒达:我们是自由的文字工作者

苏颖欣与黄麒达来自不同领域的文字工作,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一起经营非盈利组织“业余者”。(图:星洲日报)

斜杠,更多的是追求多元的结果。许多斜杠青年在受访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斜杠青年,甚至不晓得“斜杠”的说法;他们是无意中走向多元,并非刻意追求这样的生活。

插画 化被动为主动,从配角跃升主角

300幅插画作品,风格琳琅满目。(图:星洲日报)

插画原是依附在广告文案、报章杂志的配图,在整体版面上画龙点睛。近10年来,插画已经冲出平面,举凡手机周边商品、生活用品或动画,都可搭上插画,跨界合作(Crossover)创造更大吸引力。刚过去的亚洲插画大赏首次从台湾移师马来西亚举办,台湾插画家马克、香港的Peter伍尚豪和Husky Kevin哈士奇魂、新加坡的阿果,以及4位本地插画家钟惠业、Akuesyazwan、Hoshiyu杨豪蒽及Oren,都分享了插画路上的经验。遥望港台插画的蓬勃发展,外国的月亮是否真的比较圆?马来西亚插画艺术起步虽慢,该如何急起直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