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你快乐吗?(四)】萧爱芬:我的快乐来自助人

萧爱芬(右一)与其他志工合力抱着轮椅朋友泡水,让他们和常人一样享受玩水的快乐。(图:受访者提供)

“快乐是心灵上得到满足,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不愁吃、不愁穿、自己和身边的人活得健康、快乐。”——萧爱芬

【你快乐吗?(三)】庄家驹:我的快乐来自旅途

庄家驹。(图:受访者提供)

快乐,曾经是想拥有最大的财富,后来是简单就好,现在是凡事的平衡。”——庄家驹

【你快乐吗?(二)】纪俊佩:我的快乐来自学生

纪俊佩。

“在我看来,Happy是可以创造、经营的,首先你必须回到生命的本质,竭力追求真、善、美;做自己、善待自己,身心得到平衡,自然能把快乐传递给别人。”——纪俊佩

郑荣侨当自制有机堆肥.“环保农人”沃土留下一代

热爱大自然的“环保农人”郑荣侨。(图:星洲日报)

热爱大自然的“环保农人”郑荣侨秉持环保种植的理念,不辞劳苦的研究及推广“有机堆肥”温室介质栽种法,以天然原料制作肥料,减少使用农药及化学肥料,希望为下一代保留一片沃土。

【你快乐吗?(一)】·邱文皇:我的快乐来自一块木头

“真正的快乐是没有定义的,它源自你看事情的心态。有些人不快乐是因为生活太压力,但也有人享受那一份压力。快乐不快乐,不过是一个选择。”——邱文皇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三)印记难除恩更难忘.泰国是吾家!

于2004年2月20日落成的美斯乐泰北义民文史馆,详细纪录了这一段被遗忘的孤军行旅的辛酸历史。(图:星洲日报)

“在遥远的中南半岛有几个小小的村落,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生活流落的中华儿女,在别人的土地上,日子难过,饱受战争的折磨,关心她,美斯乐。看我们该作些什么帮助她,美斯乐,看我们能做些什么。”2004年,费玉清有一首歌叫〈美斯乐〉是这么唱的,歌词很简单,悠悠唱的就是孤军的故事。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二)精忠报国国安在?异乡弥漫孤军魂

想起那些死在战场上、丧生在荒野毒蛇猛兽口中的弟兄,张文焕不禁悲从中来。(图:星洲日报)

美斯乐小镇两旁,都是依山而建的旅馆、店铺和民房,可说是山区最热闹的城镇了。然而在上世纪50年代以前,美斯乐原是一片广大的荒山野岭,几乎人烟灭迹,猛虎毒蛇穿梭之蛮荒地带。60年代初,这里住了好些少数民族,以及零散的华人,其中一人便是胡光曙。一直到1961年孤军首领──段希文将军,率领第五军三千余名官军进入泰境开发美斯乐,后来又有不少边界的佤族、阿卡族、瑶族、苗族、回族等,从云南、缅东地区迁入美斯乐,与当地人共同谋生,形成今日的美斯乐。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一)世人遗忘他惦记.孤军活在他心

每个月去探访光武部队的残障老兵,给他们捐钱、修房子,张国强用的是自己开的旅舍赚来的钱。“我今年已经63岁了,不知道上天会给我多少时间,继续帮助那些人。”(图:星洲日报)

泰国人称这一座山为Santikhim,意即“和平之山”。它是泰国人对当地人的祝福,也是当地人——那些经历了无数战争,在血战中幸存、在异乡自力更生,顽强不息的泰北孤军,以及他们的后裔最大的愿景。

前电台DJ林丽叶.喜欢用手写字,记录灵感、备忘录……

前电台DJ林丽叶

前电台DJ林丽叶,因热爱广播而两度重返电台,主持风格知性温婉、节目有内涵有深度,广获听众欢迎。同时,也是一名资深编剧,作品包含国内外影视作品,曾获金视奖最佳剧本奖。目前,为一名游走在文字与声音的自由工作者。

我与机器人洛比的一天

(图:星洲日报)

有人说,我们已踏入智能机器人的年代,以去年世界机器人博览会为例,百多家企业展出大量机器人,旨在改善人类生活,打造更智能的社会。一般上机器人都没有真实脸孔,但博览会场内最令人瞩目的焦点却是仿真人美女智能机器人——佳佳。她看起来栩栩如生,能通过语音辨识技术,与民众对答互动,还被民众形容为秀外慧中和知识渊博。 更早以前,日本本田公司在2000年推出了人形机器人阿西莫(ASIMO),凭着身上感应器能自由步行,肢体动作也很灵活,能动用手指扭开瓶盖,甚至可以踢足球等。去年阿西莫还在日本成田机场“上班”一星期,为外来宾客表演节目。 无可否认,日本是电子科技强国,一直持续开拓人工智慧工业,让智能机器人贴近人类生活,成为一个得力助手或日常伙伴。这一期《乐子》将介绍由日本知名机械人创作者高桥智隆(Tomotaka Takahashi)创造的声控机器人洛比(Robi)。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