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废弃物别急着丢!!可为娃娃添衣造房子

基于疼惜娃娃,黄丽仪除了为它们缝制漂亮衣物,还利用废物打造娃娃屋。(图:星洲日报)

对一般人而言,纸皮、月饼盒、香水瓶、碎布等,就是一堆废物,使用完毕后只好丢弃或回收,再无利用价值。然而,黄丽仪却视它们如珍宝,收集并重新改造,将一件件废弃物品东拼西凑起来,建构专属自己的娃娃屋!

游走高原,情牵伦巴旺人

(图:星洲日报)

“伦达耶人”(Lun Dayeh)的部落散布在一个叫玛利甘(Maligan Highlands)高原上,部落与世隔绝,山水风景优美,宛如现代版的世外桃花源。

乡情淳朴古色古香 ‧ 拿乞最佳取景地

拿乞新村一些旧建筑已重新粉刷,但仍保留原始结构。(图:星洲日报)

拿乞华文译名源自马来文名Lahat,早期写法为“嗱吃”,之后改为拿乞。

正念 ‧ 找回生命的当下

学员进行体验活动,拉近彼此之间的隔阂。(图:受访者提供)

“正念”不是要你正向思考,而是真实体验当下的每一种感受,重新找回平静、自信与充满智慧的自己。

慰藉物(四):化验篇:看!细菌都藏在哪里?

送往化验前,把抱枕摆在晨光灿烂的窗边拍特写照,内套上卡通“哎哟”的表情,正是当下的心情。(图:星洲日报)

依赖慰藉物的人爱不释手,不喜欢慰藉物的人嫌它又脏又臭。如果真的那么脏,充满细菌,为什么天天抱着它入睡的人却不会生病?正因如此,不如撇开情感,身先士卒,理性地、科学地探究我最亲密的抱枕。

回收艺术.让旧物再循环使用

谢翼骎(右一)主要负责设计与生产,刘虹伫(左一起)、李发明和魏宝钰则负责推广与销售。(图:星洲日报)

打着“回收的艺术”(Upcycle)之旗号的t.o.t.d,在市场上虽然仅有3岁,却是设计师谢翼骎经过多番和多年探索而奠下基础。在回收、重新划分、重复清洗、高温消菌、设计和剪裁的生产过程中,尽量减少废弃物产生,促进物质回收再利用,以减轻地球的负荷,建立资源循环与永续使用。这些本来是无用之物或等着被丢弃的旧物,将以新面貌重生,进入人们的生活当中,不仅赋予无用之物或旧物新生命,也引领消费者走向绿色消费。

慰藉物(三):心理篇.为什么我们会依恋慰藉物?

刘茜婉:小孩在陌生的环境可能造成他们紧张、害怕,慰藉物代表母亲的陪伴,帮助他们适应新环境。(图:星洲日报·摄影:本报许瑞谦)

临床心理师刘茜婉强调:“慰藉物并不有害,而且有助于孩子接触和探索外面的世界。”小孩在大约2岁半时送到幼儿园或托儿所,离开舒适圈,陌生环境可能使他们紧张、害怕。慰藉物代表母亲的陪伴,帮助他们适应新环境。

慰藉物(二):儿童篇·是玩伴也是睡觉的好伙伴

叶又彰很保护抱抱,不会咬它,只爱闻闻味道,用手指夹抱枕布的角。

小朋友依赖慰藉物,就像从小交了知心朋友,拖着它到处跑。长牙时期爱咬东西,兔子、小熊的耳朵这时最疗愈。午睡或晚上睡觉时,有专属味道的抱枕、枕头、玩偶、被子,才安稳好眠。

黄锦树.人生有定数,尽力而为就好

黄锦树说,写作本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有时候要狂想,但是又不能毫无节制,太过节制也不好。(图:星洲日报)

写这篇稿之前,文坛巨匠李永平甫在台湾淡水马偕医院病逝。癌魔夺走他性命前,他撑起疲累身躯,执意续写最新创作武侠小说《新侠女图》。台湾《文讯》杂志也在8月份开始连载这部作品。然而随着他的离去,这部小说也留下未完之憾。 病痛削减生命力之余,间接会削弱一位作家的创作能力和叙说故事的欲望。拥有丰沛创作量的马华作家黄锦树也曾因病痛而被迫搁笔休息。体力虽早已不复当年,但他慢慢学会适应和接受,不会对创作之路喊停。

慰藉物(一):它不臭·它是最亲密的朋友

在澳洲旅行时一时找不到“北京狗”,让杨丽珊了解到自己真是不能没有它。

没有天长地久,但曾经拥有“臭臭”的受访者,“臭臭”的种类主要也是抱枕、枕头、被及玩偶,有些则依赖小毛巾。这些慰藉物的年份较不久远,大部份都是主人自行戒掉。也有人因为慰藉物发霉、太破旧而忍痛割舍,不少人在离家深造或工作后,把慰藉物遗留在家就被家人丢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