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如何定义何宇恒?

《Mrs K》有何宇恒顽童的特质,也有他对于风格呈现上的坚持。何宇恒选择将一部动作电影拍成这样。《Mrs K》没有很好,我说,但我看得饶有趣味,这还是那个玩味的何宇恒作品啊!

阳光普照.遍地能源

(图:星洲日报)

目前,马来西亚的太阳能系统尚未运用在种植上,有机农场选择太阳能,是因为不便取得国能的电源供应,以及农场主人具有生态环保的理念。

黑白“貘”力.成就了今天的他

台湾插画家Cherng,名字取自于本名中“承”字英文翻译,以一事无成座右铭闯荡插画界,作品诙谐,老少咸宜,因在脸书分享马来貘黑白系列插图走红,从此马来貘便成为他的称号。(图:星洲日报)

Cherng对画画的兴趣可说与生俱来,然而父亲从事的工作却与音乐相关,所以对于孩子喜爱画画的行为感到纳闷。Cherng早期的创作内容其实并不以马来貘为主,而是介绍生活中不常见的事物和生活故事,马来貘只是题材之一。

苏伟贞.12年家书.死亡的万花筒

苏伟贞过往小说里的人物有各种美的样态,小说家说,她喜欢美的人事,想要、也喜欢写喜欢的人的故事。(图:星洲日报)

2004年2月,年长苏伟贞12年的伴侣张德模过世,启动了苏伟贞写作路上一次大规模的召唤之旅,那是《时光队伍》的举步维艰,她生命中至难的书写,强悍的悼亡与不悼亡。往后12年,她还活在张德模的时区里,62岁以前都有可供参照的时间路径,那是张德模遗下的,活着的模态,她得以知道,62岁以前生命能有什么应对。时光缓步,终究来到没有张德模的时区,苏伟贞在失却参照的生活里,又有了新的,也是旧的书写──《旋转门》,她说,叨叨絮絮写完这12年,不是放下,也非舍弃,更无豁然,仅是恍然一惊。恍然一惊,她来到自己的时区,也探入了创作者,如此诚实的境地。

腌咸鸭蛋,也能腌出大事业!

一户小规模人工腌制产业,是如何在16年内发展至购地12公顷饲养12万只鸭,日产上万咸鸭蛋应付海内外市场,还以每小时去8000蛋壳的机械,为国内多家月饼厂商供应咸鸭蛋黄?

【人才出走记】人不在心在.留在法国充实自己的艺术养分

潘绣榕一心想要沉浸在法国艺术环境吸收养分,一心想带回来滋润马来西亚。

他们都离开马来西亚。 一个“回不来”,因为他已经远走到世界顶尖的科研路上,回来也难以发挥所长。 一对小夫妻“不回来”,他们为爱、为生活、为未来,选择长居喜欢的国度。 一个“人不在心在”,一心想在国外继续吸收养分,带回来滋养自己生长的土地。 离家是他们的选择。我问他们马来西亚怎么了?“这里没有适合发展的空间。” 唉,人才总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外流……“不过,” 咦,有转机? “我不会放弃马来西亚公民的,我以这里的文化为荣。” “我们还是很爱马来西亚的。” “这是我的国家,我要为国家出一份力啊。”

海凡.雨林里的生与死

“队长把我带到一棵树前面说,这里是我们的信箱,可在这里放信。我当时绕着树头走找那个箱,找不到。”海凡说完大笑。(图:星洲日报)

从1976年到1989年,13年的部队生涯,海凡干过各种活,包括部队里的文艺工作。在文字叙事方面,海凡的功力不凡。

李瑞腾:我比许多西马人熟悉砂拉越

(图:星洲日报)

今年第十四届花踪文学奖的报告文学奖,入围决审的10篇作品中有3篇书写砂拉越,身为评审的台湾文学评论家李瑞腾读了特别有感触,极希望至少有一篇能突围。他本身跟砂拉越颇有渊源,对砂拉越的熟悉程度绝对会让许多西马人汗颜不已。他甚至曾针对诗巫华文文学研究专题,总希望有一天能把过去做的这些研究整理成书,当作了他的一桩心愿。

没有武,侠就行不通!

《火凤燎原》的连载还在延续,问陈大为最近有哪部动漫值得一看,他答:“你一定要看《王者天下》!”(图:星洲日报)

约莫十年前,陈大为在当时出版的散文集《火凤燎原的午后》中就收录了3篇关于“阅读武侠”的文章。这几篇作品分别写及三国故事“出古典入现代”的延伸创作和再演绎情况,也写及日漫《火影忍者》,还透过李连杰的电影《霍元甲》拟塑真人霍元甲的可能身世和遭遇;文章在抒情中夹杂议论,让读者意识到从大众文学或次文化文本,也能探勘出另一个层次的美学和艺术价值。

家乡的故事是创作起点

(图:星洲日报)

他以影像记录家乡,哥哥姐姐的遭遇成为他创作的起点,讲述缅甸人最普遍,却不为国际社会所知的故事。他的电影事业初创期,以短时间拍摄、低成本制作、精准切入著称,曾冒着被当地政府逮捕的风险,以仅仅10天时间在泰缅边境拍摄毒贩的故事──《冰毒》。赵德胤接受过许多杂志和电视的专访,他被媒体誉为最有天赋的年轻导演,更是金马奖电影学院第一届学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