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Indira Ranamagar——尼泊尔狱中儿童的母亲

英迪拉.拉纳玛嘉:“我的梦想就是帮助那些无法上学的孩子,希望他们和我一样,有机会受教育。因为我曾经走过那样坎坷的路。”(图:星洲日报)

英迪拉.拉纳玛嘉,一个同样没有机会读书的女人,凭着自己的努力识字成为一名老师。有一天跟随知名的女作家兼社运分子Parijat探访监狱,看到这群孩子生活在狭窄又肮脏的监狱里,内心受到很大的震撼,下定决定要把他们拯救出来。

黄锦树.人生有定数,尽力而为就好

黄锦树说,写作本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有时候要狂想,但是又不能毫无节制,太过节制也不好。(图:星洲日报)

写这篇稿之前,文坛巨匠李永平甫在台湾淡水马偕医院病逝。癌魔夺走他性命前,他撑起疲累身躯,执意续写最新创作武侠小说《新侠女图》。台湾《文讯》杂志也在8月份开始连载这部作品。然而随着他的离去,这部小说也留下未完之憾。 病痛削减生命力之余,间接会削弱一位作家的创作能力和叙说故事的欲望。拥有丰沛创作量的马华作家黄锦树也曾因病痛而被迫搁笔休息。体力虽早已不复当年,但他慢慢学会适应和接受,不会对创作之路喊停。

张锦忠.回家——41年的游子,乡音依旧。

马华作家之一张锦忠(图:星洲日报)

马来亚独立前一年,张锦忠就在瓜拉彭亨小镇出生,小学六年级才搬到关丹去。家中有6个孩子,父亲只是一个打工仔,生活极其匮乏。和那个年代的其他家庭一样,有机会上学已经是大确幸。

人会老去,还好有张艾嘉陪伴我们长大

想到张艾嘉,你会想起她演过什么角色?(图:星洲日报)

张艾嘉在许多影迷心中是一个充满知性魅力的演员,也是才华洋溢的电影人。有人从她的演出认识了她,也有人因为她的导演作品而喜欢她。你呢?想到张艾嘉,你会想起她演过什么角色?

微型日历的迷你奇幻世界

你或许没听过“田中达也”这个名字,但你可能早就在Instagram上看过由tanaka_tatsuya发表的“MINIATURE CALENDAR(微型日历)”,一张张以微型人偶搭上食物或日用品的照片,充满玩心,让人看了不禁会心一笑。

江迅.朝鲜行走14次.发现你所不知道的朝鲜

(图:星洲日报)

今年年头,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遇刺身亡,震撼全世界掀起轩然大波。金正男的遗体处理问题,一度造成我国与朝鲜的外交关系陷入僵局。社会民众因为这件事对朝鲜有了更深刻的印象。马来西亚与朝鲜有交往,从吉隆坡可直飞朝鲜,大马人入境朝鲜也比别的西方国家来得简单。网上也有关于国人到朝鲜旅游的游记。尽管如此,朝鲜的形象依然神秘非常。《亚洲周刊》的副总编辑江迅,去过朝鲜14次,其中3次更是官方邀请。6月底江迅来到吉隆坡,为花踪文学奖报告文学奖担任决审评审,星洲日报有幸邀得江迅分享他的朝鲜经历以及朝鲜印象,为读者揭开朝鲜的神秘面纱。

“那本让我们陷入书河的初恋小说”座谈会·3个说故事好手·谈文学创作的玩味与想像

第12届海外华文书市讲座活动“那本让我们陷入书河的初恋小说”,邀请到台湾作家御我与卧斧,以及本地作家那天晴,分享他们的启蒙小说。

她是听障者,但是她很优秀·“我在艺术世界里畅所欲言”

亚曼达。(图:星洲日报)

她,虽然天生听障,却比许多同侪还要争气和优秀。老天爷关了她的一扇门,却也为她打开另一扇窗,让她可以在艺术世界里畅所欲言。从小到大,她都在主流学校求学,因为家人希望她能尽早融入社会,过一般人过的生活。她本身也不喜欢把听障这件事挂在嘴边,因为她不想要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她。她希望别人如果称赞她优秀,那是因为她真的优秀,而不是基于同情她是个听障者。

如何定义何宇恒?

《Mrs K》有何宇恒顽童的特质,也有他对于风格呈现上的坚持。何宇恒选择将一部动作电影拍成这样。《Mrs K》没有很好,我说,但我看得饶有趣味,这还是那个玩味的何宇恒作品啊!

阳光普照.遍地能源

(图:星洲日报)

目前,马来西亚的太阳能系统尚未运用在种植上,有机农场选择太阳能,是因为不便取得国能的电源供应,以及农场主人具有生态环保的理念。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