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漫无目的的吟游诗人:柯智棠

实体专辑还未到手之前,手机Spotify连接车子音响,上下班狂loop《吟游》。第一遍先不看歌词就仅仅听着,试图捉住一些什么感觉。仍旧是那把历经沧桑的声音告诉我,是一种“漫”的感觉。后来把这张专辑从装帧设计到歌名再到细入纹理探究歌词,仍旧得出了一个总结,好“漫”。报道:

艺术总监耿一伟的难题

(图:星洲日报)

艺术总监即是艺术节最主要的操盘手,在对内、对外、对上、对下的各层级应对中,自然得长袖善舞,然而其中最不可替代的部份,其实是艺术眼光与精确的判断。

菲利 ‧ 罗伯 ‧ 花甲之年仍坚持音乐梦

音乐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麻醉药,当他全然投入演奏时,带伤的腿仍能如常地踩着底鼓,仿佛适才看到伤口早已痊愈,他已经无知无觉。(图:星洲日报)

纹路如神户牛肉漂亮 ‧ 黑猪肉吃过必爱

黑猪在售卖2个月前会被放养在草地上自由走动,因此肉质才会如此结实。(图:星洲日报)

本期《农的传人》将前往霹雳州唯一一家黑猪农场一探究竟,到底是怎么样的饲养方式,才造就了口感如此与众不同的黑猪肉。

他是景观设计师林映宗 ‧ 也是为一棵大树请命,在所不辞的Inch Lim

林映宗的家都是木制家具,喜好就如他喜爱植物一样,把家居也布置成贴近大自然。(图:星洲日报)

或许有人会认为他是狂人,但他不是,他只是一位热爱植物,珍惜大自然的景观设计师林映宗,或更多人知道的Inch Lim。

回乡当小贩——糖水哥李绍维

糖水哥一开始在史都东菜市场是卖咖啡,有一天想起古晋比较少见的糖水而萌生起卖糖水的念头。这一卖就被顾客唤成了“糖水哥”。

80后青年李绍维从新加坡打拼9年之后,毅然放弃熟悉的领域回乡创业,而且还从零开始──从一个完全不会煮糖水,到菜巴刹的人都称他为“糖水哥”,一路走来虽然跌跌撞撞,却也熬出了一片天。

国际独立记者张翠容为寻找真相 ‧ 不惜走访世界各地亲赴“现场”

张翠容今年6月份来马演讲,出席者踊跃,都被“战地记者”4个字吸引而来。右图为她于今年9月份到欧洲采访,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留影。

20年来,张翠容走访世界各地,动力很简单,就是去“现场”寻找真相。没有犹豫,她信念简单: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台湾民俗学者林茂贤:“当学生变成民俗文化的参与者,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感。”

台湾民俗学者林茂贤重复提醒,只有参加,才有保存。如果年轻人从不参加民俗活动,就不可能认同,进而也不会致力去保存这些传统文化。

【视障视界】我的视界 因努力而展现色彩

朱来成的努力,让他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图:星洲日报)

“老师和同学们对我很好,当然还有个别老师不知道我的情况,因为我没有写作业而处罚,但是有的老师愿意带我去医院看病,筹钱买望远镜给我。”

【视障视界】致消逝的左眼.梁紫莹:我的视界靠右眼支撑

虽然左眼的视力只剩下5%,也知道总有一日会失明,但是她从未放弃过希望和生活。(图:星洲日报)

如果说上天给了我们一双眼睛,是为了让我们寻找光明,那上天曾赐予他们一双明眸,尔后却又毫不留情地收回,或者由始至终将他们遗忘,是否意味着他们的人生不需要寻找光明和希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