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记事

曾毓林.为了肥Boy,我愿当狗奴

肥boyboy越来越骄傲之余,最近变本加厉还狗眼看人低。邻居一位欧巴桑想来我家串门子,肥Boy见她穿得邋遢,照例对着她咧牙,不让她踏入我家门口;隔天欧巴桑穿得得体整齐,肥boy看了觉得顺眼,便放行让她进来。

逾80岁长者老当益壮 ‧ 加叻新村是长寿村

加叻新村依然保持早期传统的面貌,民风朴素。(图:星洲日报)

当地人直指加叻新村为长寿村,的确如此,新村有不少年长者的年龄都超过80岁以上,难得的是这些长者们都很健康,老当益壮。

曾毓林.爱狗就不要设条件

小侄女满月,有红鸡蛋。叫肥boy来吃,他不理我,他要继续睡觉,我只好拿给他。他还要我剥完壳送近他嘴巴,让他躺着吃就好。母亲叫我不要管他,别让他吃。我不舍得,只好乖乖伺候他。

移动是什么?人类欲望+想像=移动

当人类踏出第一步,为食物离家种植打猎,生活圈子不断扩张。于是,每日重复的足迹踏成一条路,两条腿走累了,就仰赖马、牛、驴等动物,一直往更远的外界探索。人类的文明也随着这些“移动”而向前迈进,这一点一滴的进步也是一种移动。为了打猎,用石头磨制利器成为工具;为从海洋另辟一条经济血路,扬帆航海发现新大陆;从前不甘只有鸟儿在空中自在飞翔,现在人人都能飞。

曾毓林.难以收服的Samseng仔

肥boy对samseng仔一直没有好感──原因有两个:一家难容两雄狗;第二个是samseng仔一直桀骜不驯,不肯对肥boy俯首称臣,有时还有意无意挑战肥boy的权威,比如说:无视肥boy存在,当我准备好食物,他没有恭候肥boy先行享用就第一个冲上去,还叼走最大片的肉。

但愿失明小狗.也能遇上好主人

经兽医检验后,3只小狗是先天性眼角膜发育不良症,无法补救,所以希望找到有爱心的主人领养它们,给它们一个庇护的家。(图:星洲日报)

我们无法预测会不会有好心人收养其余两只失明的小狗,我们只能期望它们将来能够遇到好的主人,让它们即使失去双眼也依然能够展示它们的笑容。

曾毓林 .雌狗很爱家!

坊间有此一说:“雌狗比较顾家,雄狗到处拈花惹草。”我本不相信的,但是和肥Boy、甜甜相处久后,越来越觉得雌狗比雄狗有感情。我每天清晨牵他俩去散步,肥Boy一旦松绳,马上就一溜烟如飞的自己寻快活去。我每次都要喊到整个住宅区的人知道我在找狗,他才甘愿过来。

光头佬.古往今来一印人

秉持“一年一印”的收藏概念,澄斋以18年春秋筑构的“印巢”。

夸张的说,光头佬是于上个世纪之末初识张财的,所以咱俩之间的相识往来已达一个“世纪”那么久远,这些年来所发生的种种人事变化、沧海桑田,固然有许多是让人始料未及的,幸亏我们都走过来了,所谓岁月残留下来的痕迹,恐怕没有比友谊万岁来得更可贵的了。

曾毓林.汪!叫我Samseng仔

天啊!我这么善良和蔼,偏为什么我养的狗都是这样不可一世的?

陈丽芳.谢谢你用生命的最后来教导我

“人生无常”教会我们放下傲慢;“活在当下”教导我们臣服于生命;“放下”让我们活得自在,而“祝福”是相信生命是无极限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