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记事

二战遭导弹摧毁.国家博物馆历史见证者

坐落于白沙罗路的国家博物馆,至今已有54年历史,早前更被列入国家文化遗产。(图:星洲日报)

国家博物馆是一个国家宝藏的收藏所,也是一个国家历史的见证者。马来西亚国家博物馆坐落于吉隆坡白沙罗路,从1963年开幕至今,每天都为公众展示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

大马脚踏车道.通勤和“Bike with Elena”行不行?

近年,社会上推广各种骑行活动,政府也着手脚踏车方面的规划──建设脚踏车道、红绿灯,甚至RapidKL也开始建设停放脚踏车区以及允许折叠脚踏车带进车厢等设施。只是,相关的设施,到底给脚踏车使用者带来多少便利?推广之后到底有没有维修还是置之不理?我们是否已建立一个对脚踏车使用友善的环境?脚踏车通勤在马来西亚到底可不可行?

大马脚踏车道.马来西亚人准备好了吗?

Brickfields的脚踏车专用车道入口,从这边开始可以骑到Midvalley,这段路的情况尚好,但位置不容易找,靠近百年佛庙Maha Vihara。

近年,社会上推广各种骑行活动,政府也着手脚踏车方面的规划──建设脚踏车道、红绿灯,甚至RapidKL也开始建设停放脚踏车区以及允许折叠脚踏车带进车厢等设施。只是,相关的设施,到底给脚踏车使用者带来多少便利?推广之后到底有没有维修还是置之不理?我们是否已建立一个对脚踏车使用友善的环境?脚踏车通勤在马来西亚到底可不可行?

子承父业(三)·接手脚车店,父子档骑车修车

张仁豪笑说,自己经验尚浅,当遇到“难搞”的问题还是得由父亲出马。(图:星洲日报)

脚车在每个时代都不曾缺席,从普罗大众必备的交通工具,变成了现今社会乐活慢骑的休闲工具,或者脚车发烧友飞驰公路、挑战崎岖山路的战骑。

子承父业(二)·三代脱痣,革新传家业

Janet称,父亲流传下来的脱痣方法是采用手工脱痣,配合传统草药,让人不痛、不流血和没有疤痕。(图:星洲日报)

当要求形容身兼师父和父亲角色的李照阳,李先生专业脱痣中心负责人淑芳(Janet)顿了几秒后回答,父亲逝世前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特别是脱痣这门手艺,如果她一不留心,点不好就会被责骂。

子承父业(一)·子承父志·传承父亲医馆,父子同心行医

魏国锋与父母合照,右起魏义伯和黄秀莲。(图:星洲日报)

家中有一个巨人,那就是父亲,有人以高山形容父亲的寡言、稳重和坚毅,关系是那么亲近又那么远。随着心境转变,逐渐发现传统权威型的父亲,严肃脸孔底下是有温暖的一面,与宽大的包容心。

蜘蛛人拿命讨生活(三)·爬高爬低风险高·rigger安全配备一个都不能少

在一些脚踩不到的位置,把安全扣的带子在其中一个铁枝上饶一圈(或数圈),再把安全扣往回扣,扣在安全背带上的铁环,就能安全地悬吊半空了。(图:星洲日报)

IRATEC是一家较为知名的rigger培训公司。这家公司的上课地点在安邦路,里面其中一位导师阿都拉,就是曾爬上双峰塔和吉隆坡塔顶的资深rigger。

蜘蛛人拿命讨生活(二)·电子广告牌·背后神秘空间的高空作业

颜俊强用钥匙打开众多格子中的其中一扇门,里面是精密的电板和整齐的电路。这里是需要维修和更换零件的地方。(图:星洲日报)

广告牌是现代社会最典型的表征,它们充斥大道两旁、高楼上,甚至是高架桥的桥墩上,为不同的产品和口号作宣传。

蜘蛛人 拿命讨生活(一)·通讯不断线·背后的功臣 电讯塔rigger

纳兹里把安全扣扣在铁架上,小心翼翼地爬塔外,开始维修工作。(图:星洲日报)

人类的活动普遍上在地面上进行,后来发明了飞机,社会开始出现“空中飞人”这个族群。更后来,城市里越来越多高楼,于是开始有一些活动搬到天台进行,或者在塔上弄出一个旋转餐厅,甚至早几年有人利用吊车把餐桌吊起来,体验高空吃饭。

美好家居(三)·百年高脚屋,刻满历史痕迹

这就是“珠姐”法蒂玛碧(Fatimah Bee)住了一辈子的高脚屋。今年已经80岁的她,一听到我们要拍照就感到害羞,赶紧躲到一角(左下角),让孙子再那(Zainal)入镜。(图:星洲日报)

在新寿活村容县七号民宿甘靖康(Kamo)的带领之下,我们到了位于霹雳玲珑的哥乐甘榜(Kampung Gelok),那里保留了许多新旧传统马来木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