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记事

室内养殖 层层把关‧螃蟹住“公寓”

梁宏劼说,养蟹池的设计,就像一层层的公寓,因此被称为“蟹公寓”。(图:星洲日报)

但大家是否知道,生长在自然界的螃蟹,也因人类不断增加的食物需求,以及在养殖业朝向“科技化”及讲究“食物安全”的发展下,已进阶到把海洋生物迁移到陆地上的“室内养殖”,而使用一层一层、一格一格的“公寓”来养殖螃蟹,正是近年来最新掀起的养蟹技术。

相连的土地有界限-西加里曼丹风土人情(下) ‧ 抛开恩怨情仇 ‧ 华人达雅人同庆元宵节

年十四,高杯山大户人家蔡茂安大宅的大伯公庙前挤满各路的庙宇扶乩团队,乩童轮流在庙前神桌前起乩童、上香及掷圣珓。(图:星洲日报)

在印尼前独裁统治者苏哈多统治时期(1967-1998),苏哈多执行排华政策,印尼华人生活水深火热。苏哈多政权为了扫除印尼共产党,以“剿共之名”,诬赖西加里曼丹的华人支持印共,并散播不利华人的谣言,怂恿达雅人仇视华人,利用达雅人之手,里应外合地对华人大开杀戒,大量华裔妇女被强奸、华人被杀或关进牢里。

相连的土地有界限-西加里曼丹风土人情(中)‧ 举头即见神明 ‧ 千庙之市,香火延绵数代不绝

山口洋的庙宇文化兴盛,三步一小庙,十步一大庙,华人虔诚上香膜拜神明,祈求平安及财富。(图:星洲日报)

西加里曼丹(简称西加)的华人历史,可以追溯到1740年前,学者曾在一个叫Montrado的地方发现一块华人墓碑,上面刻着“乾隆十年”(1745年)的文字,这个铁证,证明那个年代,西加已有华人活动的足迹。

相连的土地有界限-西加里曼丹风土人情(上)‧ 到山口洋窥看客家人远渡开矿历史

(图:星洲日报)

砂拉越与西加里曼丹土地相连,然而相连的不仅仅是脚下的那片土地而已,对一些砂拉越人而言,无论是达雅人、伦巴旺人、加拉毕人,甚至华裔客家人,他们当中有些祖先来自加里曼丹,至今仍有血缘亲人因为国界而分隔两地。

橡胶小园主改行种植 ‧ 一呎瓜香甜肥硕

一呎瓜胜在卖相好受顾客欢迎,瓜实均匀,重量1公斤左右,方便现今人口少的家庭食用。(图:星洲日报)

木瓜小园主曹金明种植木瓜已有约4年时间,在江沙一带算是木瓜农的佼佼者。木瓜容易受到黄叶病及其他病菌的侵略,导致当地很多尝试种植木瓜的小园主血本无归,不再涉足此领域。

槟城夜兰亚珍 ‧ 战前老屋多怀旧一条街

单向道的夜兰亚珍位于乔治市世遗区。(图:星洲日报)

这条街道的名字,是纪念在十九世纪初首位抵达乔治市的医生--詹姆斯哈顿,他是马来亚当年首位民间医生,也是乔治市首位合法注册的医生。

华裔稻农坚持就是胜利 ‧ 水闸新村稻花香飘

(图:星洲日报)

在上个世纪50年代,当时的英殖民政府为了切断在各处活动的马来亚共产党的食物和物质供应,将一些被认为是黑区的乡村华裔村民迁移到被安排好的新村,同时开垦新农地继续生活。

【吉隆坡说故事给你听】老城市老记忆 ‧总有人不离不弃

吉隆坡是一个轴心,来到这里的人,不管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谋生打拼,又或旅居找寻生活的灵感——最后都终将绕着它走。毕竟,它是一座城市。但是要说今天的吉隆坡城,又该如何去形容,或是赋予它一个甚么样的名字呢?对游子而言,它或许是若即若离的,仿彿自己属于这里,却又不是他们真正的归属;但是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吉隆坡人而言,无疑,这座城,装载了无数个属于他们的、祖辈的老城故事。

双溪里武路十八弯 ‧ 早期阴森今成要道

双溪里武路没有见到双溪里武路的路牌,这条公路只竖有P129字眼的牌子,人们称它为双溪里武路,是因这条公路的半途,有一座华人新村叫双溪里武。

归侨番外篇:何逸强·梦回家园路迢迢

何逸强:四兄弟名字最后一个字,串联起来即是“中国富强”,父亲的愿望已实现。(图:星洲日报)

一切的不安,一切的忐忑就在踏出机场抵境时,睽违卅余年的兄姐和弟妹泪眼盈眶张开双臂迎接,何逸强再也按捺不了激动的情绪,扑倒在兄长的怀里痛哭。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