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人小说

小芷.藏尸

今天一早,一名年约50岁的老先生来警局报案。

陈汉尧.静悄悄……

我坐立不安,不是因为爸妈无视对待,而是等没有岑翠仁的来电……以往并非如此。我打了电话回家又打了他的手机,无人接听。

陈汉尧.海鲜

“值得吗?”周娜问:“为了搏他欢心,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了?娱乐圈难道就是这么一回事?我要替你讨回公道!”

陈玟妏.墨菲斯先生

墨菲斯先生收下面包后,往浩然的额头弹了一下,并祝他今晚能有一场美梦。

符诗绮.天使与主人

我一边狂吠,一边猛追着扒手。我一跃,咬扒手的裤脚不放。扒手骂了一句,便用另一只脚踹了我的背,再用脚尖踢了我的肋骨。我那么小只,当然是滚到了一旁。

四凡.幻翼族

醒来的第三天,女孩表情严肃地辞别。她失去了翅膀,那种骨肉分割的钻心痛楚仍历历在目。她牺牲了翅膀,就为了偷走他寻找翅膀的探测仪。

伊藤悠.我也可以不爱你

“对,你没说过。你只是让这一切发生。当然这也是我的错,是我纵容你践踏我的感情,所以我不怪你。”

漫漫.活存

突然,眼前一亮。厨房的灯火都开了。平时温和的老夫人,竟然一脸杀气地站在眼前,瞪着他。

大岩.老树

薇妮来到大树下,用铲子把泥土松开,拿出铁盒,她只是要取出那张照片,再重新把东西埋好。

林丽珍·风

桑达格尔草原散发的满满芬多精让人感觉放松,还有那徐徐吹来,时而微弱时而强劲的风是让人与这片草原融合在一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