彳亍天下

缅甸自由行:曼德勒,我们赤足走过的佛塔国度

曼德勒是个华侨聚居人数最多的一个城市,所在别以为他们都不会听华语,我们在路边买东西就遇到几个会说华语的小贩,其实当下有被吓一跳,心想:还好刚才没讲他的坏话。不过入乡随俗,我们也学了几个缅甸单词:mingalaba(你好)、结束吧(谢谢)、tata(再见),只要记着这个三个单词就行走缅甸了。

在格拉斯哥遇见亚当·斯密

中六学经济,认识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就幻想能到他任教的大学瞻仰他的容颜。无独有偶,前年获格拉斯哥大学修博的机会,让我有幸踏上这片土地──英国第三大城市格拉斯哥(Glasgow),苏格兰工业革命重镇。 

越南岘港最火红打卡地点:巴拿山云端的金桥佛手

越南在近几年越来越受自由行游客的喜爱,根据越南统计总局在今年7月公布的报告显示,在2018年上半年越南接待外国游客量约达到900万人次,其中亚洲游客量就占了77%;而2018年1月至9月期间,赴岘港(Danang)的国内外游客就达近652万人次,比去年增加了27.7%,由此可见越南在亚洲地区受欢迎的程度很高。

世界文化遗产之越南行:顺化、会安、美山来玩穿越古代!

越南现今有8处遗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遗产,其中最著名的顺化古都、会安古镇和美山圣地都聚集在越南中部。在《下一站,去哪儿?》第三站,我们会带大家到越南中部,游走在承载着历史和文化的变迁的土地上,开启一场穿越古代之旅。

游子回乡创业·家乡风景永远最美

黎世雄与黎德鸿父子都是海归的游子,同时愿意留在这片土地一起努力。

老镇没有了人,等同于一座死城;新尧湾老镇回春,村民正是那一帖药方。年轻一代回流,愿意为家乡的发展奉献,起了最关键的作用。

用创意活化老镇·一起来当牛仔!

“西部牛仔之夜”活动不仅汇聚了各族群,甚至西马人、汶莱和印尼等各区音乐人也参与。

守护一座老镇,最难的事情除了让它重生、再次发光发亮,也要确保老镇的历史文化遗产得以保留下来。新尧湾小镇因为被遗忘了半个世纪,而保留了原始面貌,新生代又如何在文化与经济之间保持平衡?

百年老镇·新尧湾蜕变重生

新尧湾老街白天与晚上如同截然不同的世界,尤其是周末——星期五、六与日的夜市,人潮热络拥挤、热闹非凡。(摄影:黄仕豪)

新尧湾(Siniawan),目前是国际旅游评论网站TripAdvisor排名第一的古晋旅游购物景点,人们一提起“新尧湾”就知道那是一个边城老镇。

印尼最诡异火山湖:克里穆图山(Kelimutu)三色湖的神秘力量

5天4夜的印尼之旅基本上都以简单的英文沟通,偶尔还是会以马来语和导游或是司机聊天,但很多时候他们只是点头不回答,不然就是我听不明白他们的回答,虽然同时说着马来语,但还是会出现词语上的偏差,例如:我一直说哪里可以钓到Sotong(墨鱼),他们就不回答。后来才知带原来他们的墨鱼叫做cumi-cumi并非sotong;当在询问了解一些资讯或是故事的时候,他们就点头说bisa,让我很莫名其妙是回答着我的问题还是说了别的事情?原来他们的bisa的意思就是可以,即是大马马来语的boleh,而不是我们所认知的bisa(有毒)的意思。 现在想起就觉得这个鸡同鸭讲的对话有点好笑。

秘鲁·查查小镇与她的苍凉情人——归蜡围城

归蜡其中一处入口。

凌晨黯黑时分,我掀开窗帘往外眯眼远眺。数盏昏黄光晕溜溜地折进了眼帘,反射出那一幢幢夜里的白色建筑。历经逾十小时的夜车,该是快抵达了吧。

印尼科莫多岛屿船宿:探索现实版的侏罗纪世界

《下一站,去哪?》第二站就到了印尼,可是我们不是去大家熟悉的巴厘岛(Bali),也不去大热门的龙目岛(Lombok),而是去一个仿佛与世隔绝的科莫多岛(Komodo Island)。这个科莫多岛离巴厘岛和龙目岛不远,就位于巴厘岛以东的200海里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