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最后一名华裔采黄梨女工 ‧ 刘秋妹一生留守黄梨海

刘秋妹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黄梨园,坦言希望一直做到无法工作为止。(图:星洲日报)

现年66岁的刘秋妹见证了当地黄梨种植业的时代变迁,而她如今已是黄梨园里的最后一名华裔黄梨采收女工。

游乾桂 ‧ 追忆幸福 ‧ 妈妈的幸福处方

一辈子不止是我们的,还有家人,不该是单行道,应是一段亮彩,量得出脉动的幸福。

季季 ‧ 头上的白色恐怖

我能看到的只有表象:脸孔五官,高矮肥瘦,皱纹,眼袋,斑点,发色,脊椎与四肢的形状……。皮相变化因人而异,唯有发色常被视为老化的分界线;我称之为头上的白色恐怖。

丈夫不振作只会逃避 ‧ 我跟他无法沟通

(图:123rf)

我已结婚10年,今年35岁,已有两个孩子,丈夫已失业,他想转换工作,他做事总是一事无成,他的人缘真的很差,我跟先生之间已经根本无法沟通,因为他的脾气很差,他除了暴躁、暴怒,也很会指责人。

孙天心 ‧ 冰雪白川乡——冬日的童话村

一向来听闻这个村落享有“世界文化遗产”的美誉,也读过许多描绘它独特景色的文章与图片,今天终于启程前往,确实是难得的机缘。

广邦 ‧ 也是理财

是谁说的,财富不断地累积,让自己钱包装满满,有进没出,才是理财唯一的王道?自己的财富“管理”到别人口袋,帮助别人,给别人多点生机和希望,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那何尝不也是一种理财方式?

蝎子 ‧ 他走了

婆婆不愿搬离她和公公用了一辈子来守护的房子,她一个人,继续过着从前两个人的日子。只是,吃饭时不再有人相伴、看电视节目时不再有人静静地陪坐在身旁,而宽阔的双人床,如今只留下一个孤枕。

林雳妤 ‧ 最爱还是妈妈的南乳排骨

很多时候,最值得我们倾心的人和物一直在我们唾手可得的地方。也许时间久了,你越不会在意,而是去憧憬那些平时鲜少得到的东西。一顿饭、一碟南乳排骨,让我领会的道理不少。现在可以肯定地说,那么多年,原来自己最爱的,还是妈妈的南乳排骨。

白先勇 ‧ 【花踪热身系列完结篇】八千里路云和月——追寻父亲的足迹

如果当年在长春机场蒋介石听信采纳了父亲的建议,那么长春中央银行门口郑洞国缴械投降的那一幕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上海 ‧ 零垃圾交流

Alizee(中间穿白衣者)曾到马来西亚游玩,对我们满街的垃圾“印象深刻”。下次她来,一定带她去各种有趣的地方,让她见识马来西亚的另外一面。

我走在处处可见民国时期建筑的上海理工大学校园,找寻美国文化交流中心的位置。环境组织绿色倡议(Green DrinksInitiative)今天在这里举办2017地球日活动,而我有幸成为其中一位分享嘉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