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三)印记难除恩更难忘.泰国是吾家!

于2004年2月20日落成的美斯乐泰北义民文史馆,详细纪录了这一段被遗忘的孤军行旅的辛酸历史。(图:星洲日报)

“在遥远的中南半岛有几个小小的村落,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生活流落的中华儿女,在别人的土地上,日子难过,饱受战争的折磨,关心她,美斯乐。看我们该作些什么帮助她,美斯乐,看我们能做些什么。”2004年,费玉清有一首歌叫〈美斯乐〉是这么唱的,歌词很简单,悠悠唱的就是孤军的故事。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二)精忠报国国安在?异乡弥漫孤军魂

想起那些死在战场上、丧生在荒野毒蛇猛兽口中的弟兄,张文焕不禁悲从中来。(图:星洲日报)

美斯乐小镇两旁,都是依山而建的旅馆、店铺和民房,可说是山区最热闹的城镇了。然而在上世纪50年代以前,美斯乐原是一片广大的荒山野岭,几乎人烟灭迹,猛虎毒蛇穿梭之蛮荒地带。60年代初,这里住了好些少数民族,以及零散的华人,其中一人便是胡光曙。一直到1961年孤军首领──段希文将军,率领第五军三千余名官军进入泰境开发美斯乐,后来又有不少边界的佤族、阿卡族、瑶族、苗族、回族等,从云南、缅东地区迁入美斯乐,与当地人共同谋生,形成今日的美斯乐。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一)世人遗忘他惦记.孤军活在他心

每个月去探访光武部队的残障老兵,给他们捐钱、修房子,张国强用的是自己开的旅舍赚来的钱。“我今年已经63岁了,不知道上天会给我多少时间,继续帮助那些人。”(图:星洲日报)

泰国人称这一座山为Santikhim,意即“和平之山”。它是泰国人对当地人的祝福,也是当地人——那些经历了无数战争,在血战中幸存、在异乡自力更生,顽强不息的泰北孤军,以及他们的后裔最大的愿景。

鹰童 ‧ 猪寮度除夕

“二号山”的工友在靠近洼地之处盖有猪寮,便入猪寮躲雨,度过年夜。

张曼娟 ‧ 良人养成术

她说要好好享受人生,“好不容易把老公培养成一个‘良人’,舍不得把他让给别人呀。”我们俩都笑了。

彦火 · 顾城的情爱与死亡──顾城20年祭(下)

他的诗歌创作融汇了中国诗歌传统,融汇了和诗歌传统有着不可分割联系的道家的神秘意识;同时也融汇了来自西方的现代主义诗歌的形式成份。”

鹰童 · 农村习尺牍

“老爷宫”是潮州人的庙,庙里供着齐天大圣老爷。哥哥到宫庙读书,学了什么回来,都教我一点。哥哥还学会讲古,缇萦给汉文帝上尺牍救了她父亲的故事很令我感动。

叶欢玲 · 咬铅笔的男孩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是不是能够带着自己烘焙的面包和糕点,回到父亲的童年时代,让他饱餐一顿呢?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是不是能够带着自己的铅笔刨,还有抽屉里那些用也用不完的铅笔,送给父亲当礼物呢?

没有胡子的猫 · 大红花,蜂鸟,那个老店

看着我曾经认为最高贵的花,最稀有的鸟和最老的建筑,浓浓稠稠的伤感随之而来。再两个月,这个老店就会被夷成平地,两年后重生成新新的洋灰建筑。老店前的大红花到时也会成为平地的一部份,而那时,蜂鸟或许也不会再来了。

贝彩虹 · 紫色可芭雅服

人啊,原来也可以对自己喜爱的一件衣服付出感情,爱它,然后把它挂得好好的,连让其他人穿都不愿意。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