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黄惠贤·成长最痛的领悟,是“我很好”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人生几十年总是一晃眼便过去。多少懵懂青涩的80后,如今都已经为人父母;多少别人口中娇生惯养的90后草莓族,也都踏入了社会,逐渐蜕变成独当一面的大人。

张尤蕊·没了母校

我没有母校,自榴梿知贝华小拆迁以后,我就没有母校了。

秦瑶·爸爸与我

今天我哭着离开了医院……马来西亚日迎来3天的公共假期并没让我欢喜,反而更多的是独自沉默地回忆儿时的点滴。

达拉·韩淡送我葵叶扇

作者晨运友人郑先生(大山脚诗人沙河的弟弟)所拍摄。

我在晨、昏时分常去运动的森林公园里,那位负责清洁厕所的马来老人韩淡,看到我从小路走来,远远地向我招手,好像要拿什么东西给我。他手上拎着一把扇子,一副潇洒自在地摇啊摇,原来他要送一把自己做的扇子给我。他将扇子递给我,指着不远处篱芭内的一棵矮树说:“我就是用它的枝叶修剪做成的。”

李燕娇·一位爱画画的理发师——米米

上个星期四当我拿了你要的蝶豆花到你的家时,你很自豪地拿了一幅画给我看。我很惊讶地尖叫了一声:“你终于画好啦!”而你也谦卑地微笑点头说:“是滴,画好了。”就是因为一张照片,对了,就是因为这一张横跨欧亚的土耳其、赏尽中古世纪美景的照片,把你我的友情牵得更深了。

【书法与文】何国忠 ·亮点

除非有特定的专题会议,如今看书大体进入随喜随看的阶段。这几个月有意减少群体活动或饭局,估计自己还能适应从前的学者生涯,偶尔望向窗外,又注意起阳光射进室内的强弱幅度。若是有雨,雨势竟也能让我站立观察好久。

黄赐才·原来我也渐渐老了

人生到了岁暮时,有者杞人忧天,总是担心本身年事已高,随时会被死神呼唤就随之而去!

陈雪莹·重聚

周末回家,难得陪爸爸在客厅里看电视。在闲聊间,他突然把他的手机递给我,要我帮他回复讯息给一位老同学。看了看讯息,原来他的同学要到泰南合艾去,想约爸爸见个面。简单的帮爸爸和那位uncle联系,把约会改成在家乡的酒楼吃早点。Uncle答应了会在路途中停留聚餐,就这样成事了。

章钦·想起没有书桌的日子——读〈不再感到需要书桌〉的联想

那天在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星云】版,读到吕才易的文章〈不再感到需要书桌〉,忽然挑动了我的心思,让心头泛起一阵阵回忆思潮,一段段难忘艰苦的岁月。

国际独立记者张翠容为寻找真相 ‧ 不惜走访世界各地亲赴“现场”

张翠容今年6月份来马演讲,出席者踊跃,都被“战地记者”4个字吸引而来。右图为她于今年9月份到欧洲采访,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留影。

20年来,张翠容走访世界各地,动力很简单,就是去“现场”寻找真相。没有犹豫,她信念简单: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