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张永怡 ‧ 百日谈 ‧ 村上明珠

坐在有点闷热的讲堂里,可能我们都那么肤浅地希望有天他能够夺得诺贝尔文学奖,但也有很多人其实就和赖明珠一样,认为村上春树其实不需要得奖来取得一个认同。

台湾斜杠达人崴爷教路 ‧ 创业——不只有热情,还需要做好准备

崴爷,原名王明崴,是台湾近年来非常火红的斜杠达人。他8岁就懂得做生意,在学校卖白老鼠,18岁考上大学就在夜市摆卖,22岁成立自己第一家公司。

林健文 ‧ 如果我们相同的语言是村上春树

流行像瘟疫很快蔓延也很快结束,文学会不会朝这样的方式进行?

二林 ‧ 离乡之前

长大了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小时候想要留学的心愿是实现了,我得以进入我梦想中的学府,而异乡再先进、再繁华都好,始终不及家乡的那份亲切感。

鹰童 ‧ 花名

这些个花名只是偶然兴之所至、聊以自娱的产物,我知,天知,地知就足够了,自然不必弄一本“花名册”什么的来记录。

郑翠霞 ‧ 厕所情结

在厕所里无意识地听着体内的水、抽水马桶的水、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地流出,闭塞的脑袋或是郁闷的心情,竟然有一种被疏通的畅快,烦恼也随着水一去不复返。

杨美盈:一直被赋予机会,才有今天的我。

在婚姻与爱情上,杨美盈笑说自己目前的状况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图:星洲日报)

受委部长,是个重大责任。而她认为政治是个平台来给予人们机会,我们要制造机会给那些勤劳、诚实、想要做一些东西的人。

关悦涓 ‧ 把氧气送给父亲

有时候,当你无法理解氧气是否可以当作赠品时,只要把自己想像成小孩,很多事情你就懂了。

张雪儿 ‧ 来自最后一班的作品

若我再勇敢一点,当天就会有个向来胆小怕事的小女生冲到老师面前呐喊,“最后一班也需要机会!”,但这些只发生在脑海中。

王湘晴 ‧ 海洋的孩子

我们之所以容易不快乐,是不是因为离开大自然的怀抱太久了以致脱离本性,被钢骨水泥熏染成面目皆冷的机械人。我们都快忘了自己该是什么样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