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心平 ‧ 异,所以议

看了看眼前这位自己认识的潘主任,再回想同事们口中万恶的潘主任,我想起了从前曾有位同学告诉我:“不要从别人口中认识一个人。”

庆儿 ‧ 纽西兰遇到的女生

所以,下一次当你旅行时遇到一个给你坏氛围的旅者时,别被对方扫兴,也无需在意对方。他,也许在自我调整着;你的无视,其实就是在帮了他一个大忙。

李燕 ‧听雨习墨

我是幸运的,孤身走入茫茫书海里,得以遇一明师,教导我除祛浮躁不安的心,踏踏实实地用毛笔,一笔一画、一点一捺,不徐不疾地往书海里学习。

妙妙 ‧ 可可,好久不见

我怀念阿公,30年了,您的一根烟,一张矮凳,一根木棒,直挺着背脊坐在荫凉的可可园下的背影从来不曾离开。

许裕全 ‧ 老派老派男人

初时不为意,老了更觉自然,若需要语言多加解释的,我就会深情的把母亲请下凡间让她叨扰几句,好像她从未在我生命里离开,随时随地,都能温柔的把我脸上的汗水抹去,好比小时候她蹲在前头妆扮我时,小声的叮咛,无论玩得多油头垢面,都要把脸擦拭干净。

吴鑫霖 ‧ 我所(不)认识的杨佳娴

杨佳娴为第三届后浪文学营新诗组导师

我认识的杨佳娴,是散文家,然后才是诗人。因为我读她的第一篇作品是散文,不是诗。虽然我们这群搞文学,热爱阅读台湾文学作品的“文青”都知道,杨佳娴是个出色的诗人,但要认真说谁在这里真正认识杨佳娴这位诗人?

简玉芳 ‧ 【加州阳光下】中文学校

它像个“家”般给我们温暖及踏实的感觉,也让我们有机会提升对中华文化艺术的认识,让心灵更加丰盈喜悦。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所以非常珍惜和感恩。

何国忠‧ 【书法与文】如是我闻

画堂消息何人晓,翠帐容颜独自看;珍贵君家兰桂室,东风取次一凭栏。”

沈明信 ‧ 【逆旅人】小器

同学们,我可能什么都传授不了,但我想教会大家一件事:除非有一天你可以连名带姓直呼父母的名,否则,请不要连名带姓叫你的老师,这世上没有多少个无德禅师,而实际上当老师的都很小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