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自己的告别悼文】Hoon Ean Lim:我会带着你们的祝福向前走

我最怕伤感,可是你们如果不悲伤又显得我好像早去早好。所以帮帮忙,给点面子,把悲伤留给我,送完我最后一程后,把我的快乐种子带回去继续散播。我会带着你们的祝福向前走。

【自己的告别悼文】Siew Wai:我想留住你们的好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是这一回,我必须先离席。还在席的你们,请好好活着。这一辈子,感恩有你们。

毓林 ‧ 【编辑台】自己的告别悼文

愿每个人都此生无憾,虽然哭着诞生,但笑着离开。

【自己的告别悼文】张光良:我到另一个世界展开新生活

我希望我的最后一段文字会在我的丧礼上念出。最后感谢曾经帮助我的人。再会!

小泥 ‧ 从“代天巡狩”认识王爷信仰

华人南来的艰辛无须多说,华人尽管也拜拿督公,但总是自家神明更为亲切。

刘桂南 ‧ 孙女的电饭锅

两小时后,她的本子满满是操作细节,犹如在课堂上倾心作笔记似地,精神可嘉可贺,我的心房也热气盈盈,比炉上的火还来得猛烈和温馨呢。

黄振江 ‧ 我差点儿开了间肥料厂

野象群觅食时闯入农耕地,人类堂而皇之的称为“破坏、蹂躏”,殊不知到底谁才是始作俑者?而进驻我家的蝙蝠群,何尝不是人类发展的受害者?

沛龄 ‧ 散步

没有谁不期望拥有令人向往的老好时光,有心爱的伴侣陪伴在侧。但可以肯定的,前提是你必须懂得爱人,而不是被动地被爱,这样的晚年岁月,才过得有意义。

叶欢玲 ‧ 走进画廊

我见过阿明,阿明的眼睛会说话。阿明10年前就走了,是艺术家让我跟这只走红于八九十年代的红毛人猿有缘见个面。

嘉慧 ‧ 粤剧讲古

凝视着馆内墙上那张照片,吉安匍匐在稻地上双眼坚定的信念,我想起家乡的稻田,想起小时候暹甘榜里的皮影戏和烤鱿鱼,想起秋风收割时节,母亲忙着捣米筛米。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