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Happy&Lucky 教会我珍惜

宋家腾说,Lucky的眼睛及耳朵都不大管用,只有鼻子最灵,一闻到食物或零食的味道就会马上跑上前。

Lucky,一只14岁大的混种哈士奇狗,是宋家腾父亲送给他在小学UPSR考到好成绩的奖励兼生日礼物,当时他才12岁,Lucky是陪伴他长大的玩伴与宠物。

张汉清 ‧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重阳寄语

对故国可能您已无依恋,乡情应还留几分。此生我们或许已无相见机会了,但在家乡仍有一群老学友惦念着您。家乡山城怡保,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

方美英 ‧ 生命的悸动

小小的玉蜀黍,让我感知了生命的悸动。这蓬勃、美丽而焕发的生命,是香飘十里的芬芳,是生机盎然的春色,让我回到了自性的源头,心光朗照,清净无染。

【读者回响】刘道南 ‧ 因为你,让我的2018不一样

平时身边的人,一时都变成我的贵人。关心我,祝福我,捐款给我。又给我提意见,给我出谋献策。送药方过来,送保健品过来,借抗癌书给我阅读。

郭丽云 ‧ 天凉好个秋——读何国忠老师新着《上了层楼》

所以,十多年过去了,当老师依旧在写陶渊明,给我说胡适,欣赏弘一法师时,显然他的体悟已经升华。当然,我也已过了少年不识愁滋味,那个爱上层楼的年纪,倒应该是更上一层楼的时候了。

佐特妈 ‧ 跟儿子学送礼

大佐的“月饼送”不是奉承讨好,只是单纯地对他喜爱的老师表达感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起来是一种缘份,有的缘深、有的缘浅。老师与学生之间亦如是。

小狮子 ‧ 我真的得到了吗?

人,本来就不带任何东西来到这世界,然而为了生活,为了买这个,买那个而努力赚钱;买进一样东西,还要常常为它操心,在以为“得”到的同时,也“失”去了不少。

父母严苛 ‧ 偏袒妹妹 ‧ “我活得好累”

从小到大,父母都对我很严苛,还常常对我说:“你要好好地教她!”但是对妹妹却是很宽容的。

杨佳娴——乐当师表,也爱摇笔杆创作

杨佳娴和学生亲近,秘诀是对学生的世界保持兴趣。(图:星洲日报)

其实杨佳娴不特别看待自己的多重身份。她24岁出第一本诗集《屏息的文明》,对当时来说算出道得早。现在回看,她也觉得年轻时的写作比较不成熟,但强调那不代表比较没价值。

张庆禄 ‧ 在童话里多待一会

圣诞老人也许是虚构的,但爱与慈悲,确实存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