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关悦涓 ‧ 我喜欢蓝眼睛

马来西亚年61岁的今天,我们必须晓得,在岁月中变好是需要时间的。这世界本不是万事美好的,因此我们要学会接纳一个并不完美的马来西亚。

丘凯文 ‧ 我在

像是小时候父亲总爱嚷我,也不为什么,最主要的就是知道我在不在。我在,那就够了。

罗贤达 ‧ 学日语的趣味

从当初的心生排斥,只为了应付考试的鸵鸟心态到如今已能学以致用,驾轻就熟。

苏清强 ‧ 破碎的美丽

念头这么一动,我仿佛看到纸炮的拉响是一种无限的壮烈,彩条的撕裂是一种生命最无私的付出,满地的彩屑是坦然的奉献。

鹿见不平 ‧ 晕在上岸后

可是,在陆地上的晕船就没那么轻松。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四周的人都安然无事,只有自己才感觉到地表在摇晃似的,前后不停的晃。虽然没影响食欲、睡眠,也没有呕吐等晕船症状,但摇晃的感觉就是一直没停止。

出版人郭重兴 ‧ 编辑是出版业核心——马来西亚出版业该走出自己的路

郭重兴好奇马来西亚华人对华文如何执着,尤其20岁再往下的年轻一辈怎么看待华文书?这恰是我们该自问的。(图:星洲日报)

“一定要有信心做出让他们喜欢的书,比他们往前走半步,引领他们,这样做编辑才有意思。”

云天恩 ‧ 冷暖问安图

陈姽蓁 ‧ 渡轮进行时

父亲走向我,一只手替我提起行李,另一只手则牢牢地牵着我。我抓得更紧了些,父亲似乎也察觉了我这微妙的变化,可却没说什么。

陈芷琳 ‧ 清洁阿姨

每每看到她不辞劳苦地收拾垃圾,抹地,擦窗口的时候我总能看见我妈妈——那个为我服务22年却没有埋怨过的人的影子。

何金铭 ‧ 这个8月

不过有时候我在想,若有权公投,我会许砂拉越什么样的未来?选择的理由又是什么?答案,或许就在所有砂拉越子民的心里。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