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阿简 ‧ 那一段路程——记南边有光在居銮之散步活动

这回见到鲁谷树duku。“老师,这个是不是龙眼?”“不是哦。是duku。”地上一团团被车子辗压变黑的棉絮,抬头一看,木棉在上方。

庄彩雯 ‧ 他说他是强奸犯

几天后我们再到病房时,老爷爷不再像之前那么亢奋。他拿着一本写满号码的簿子到处向人询问。他说:“我想回家。可以帮我打电话给我的儿子吗?我非常想念我的家人。可以帮帮我吗?”

陈品 ‧ 自然

万物都有其时程,傻的是那些在高枝上张牙舞爪许久后,忘我地以为有权伤害操控其他生命;痴的是那些翡翠在高处绿久了,竟忘记是根基的黯淡朴实长养其一身骄傲。

久子 ‧ 又爱又恨的问安图

无论如何,我仍然觉得要问安,还是口头传达较实际。

黄莺 ‧ 我就这样上当了

厚道的老公说,我在电邮中曾提及,如果不还钱就向国家银行告发,如今银行已经还钱,我还去举报它,有点“那个”。我翻白眼说,我也没说过,拿回钱就放过它。

靖格 ‧ 人生日历

是的。觉知──当下,就和生命面对面了!

徐云菁 ‧ 爱的力量

除了用赞美或者是责备的方式表达我对这些孩子的关心,我更希望的是他们懂得爱自己,珍惜每一个可以学习的机会。

郭芷珺 ‧ 问安图的初衷

也不知从何开始,当我再次看见问安图时,心里的那种喜悦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魏雪仪 ‧ 【我的人间观察报告】Cempedak长在Cempedak树上

(图由作者提供)

这个世界她不言不语,她又言无不尽。你怎么读,你就怎么懂。

何国忠 ‧ 【书法与文】故人入我梦

到中年,好多诗越读越有感触。知道要找一个能够共患难,共畅饮,共欢乐的人并不容易。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