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赵少杰.寂寞的时光就是咖啡时光

年纪渐长,生活习惯改变了,口味也偏好清淡,咖啡的需求量也减少了,从咖啡机转换到手冲咖啡,因为一个人总是喝不完一包已磨好咖啡粉,因而改换一次只研磨一杯分量的咖啡豆,这时也刚好遇到一些旧的日本陶瓷Kalita手冲咖啡滤壶,纤细的Hario玻璃壶,Kinto玻璃杯和许多大大小小的原木托盘,组成一个人在家的咖啡配备。

【零垃圾生活】郑凤云·刷牙也要零垃圾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部短片,是澳洲家族品牌NOOSA BASICS制作的固体牙膏开箱介绍。呈浅灰色的牙膏装在一个精美的长方形铁盒内,外头还有一个纸盒包装。根据网站所写,牙膏以天然原料制成,部份还是经过有机认证的。

【昔约今城】郑锦华·童言童谣童玩乐

“One Two Tali Shom”,张开手掌出“大海”的可以淹没紧握拳头的“石头”取胜。

童年时期,玩游戏是开心的事,偶尔遇上一些不守游戏规则的,经常会遭到女生玩伴的指骂:“你臭相”。要不然就是一些女生跟身边的玩伴起“冲突”,随口抛给对方一句:“我不跟你好了”。这些“童言”,在现今童年世界依然时有所闻,也是许多人至今一谈起依然回味无穷的童年回忆。

【听弹琴】洪美枫·低音提琴与室内乐作品

笔者(中)与马来西亚爱乐交响乐团音乐家:低音提琴家Foo Yin Hong(右)及钢琴家Akiko Danis(左)在演出博迪西尼的三重奏前,在后台同影。

在众多室内乐(Chamber Music)曲目当中,最为人知的应该便是钢琴(Piano)与小提琴(Violin)丶中提琴(Viola)或大提琴(Cello)的组合。

【非常艳】李天葆·情焰火花,冷梦盛筵

当年张仲文有多风光?至少我在上世纪90年代无法臆测。1995年飞利浦出版的《流金岁月第二辑》,头一首便是〈叉烧包〉,不知怎的,流传印刷的总用“叉烧饱”,加上食字边,或许那富足丰满之感,愈加饱胀。

【框里框外】谢林霖·简·雅各布会喜欢的十八丁过港

清理渔网的渔夫。

十八丁过港这地方,原本得用小船才可以抵达,丢个20仙在船板上,船夫就会把你摇过港,脚踏车、货物、人口、畜牲都是这样摇摇晃晃的荡过这不到10分钟的船程。过了港,在小码头有间茶室,闲着的大人坐在这里喝杯咖啡,看人来人往,把守这一个关口。

【漫步古城】赖碧清·历史的水上之旅

马六甲河口的陈金声桥。原来的桥是向着陈明水(陈金声儿子)大钟楼的,战后重建位置又有移动。桥下仍可见红石砖砌的石梯(图左)与桥基(图右)。

如何善用马六甲的历史资源来做生意,一直是马六甲生意人常忽略的重点。

【古晋笔记】蔡羽·昔加玛华丽转身后遗下的记忆碎片

郭锡逢所建的其中一排老店。

古晋昔加玛地区从农村转型为商业区,始于1950年代潮属慈善家郭锡逢斥资所建造的4排双层店屋,之后短短十几年间,商业店迅速冒起,同步消失的是农舍和猪寮。

4位年轻人重拾老行业.印制成品绝非Ctrl+P那么简单

每一颗铅字、每一张印模都岁月留痕。(图:星洲日报)

拿出一张活版印制的名片,老旧机器深深烙印在棉纸上的姓名、图案颇有触感。“你的名片好特别啊。”两个陌生人藉此开启话题……我想,趁机讲解活版印刷的历史和技术也可以显示自己很“有墨水”(有文化)。原字印务(The Alphabet Press)的4位创办人听得一头雾水:“手怎么会沾到卡片的墨水呢?”唉,此墨水非彼墨水,真是这班“现代匠人”的职业病啊!

【非常艳】李天葆·时空寄情度芳春

偶看《水观音三戏白金龙》,林丹、林艳扮演水上美人在撑艇,唱的是时代曲改编的小曲——没错,全片特点是耳畔旋律熟悉不已,这不是〈桃花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