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黄殖鸣:让艺术给你惊叹号!

黄殖鸣用了60个小时完成这幅名为“Magical Wonderland”(魔法乐园)的3D作品。(图:星洲日报)

对一名画家而言,观察力非常重要。他年轻时发生一场交通意外,导致其中一只眼睛视力锐减,一度觉得很自卑,直至投身绘画世界才找回自信,找到遗失的自己。他坦言,当时想用艺术画作化成自己的脸孔,后来深思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可能没有今天的成就。

世界华文文学奖.归家之路不远

第十四届花踪评审新加坡《新明日报》前总编辑潘正镭。(图:星洲日报)

马华作家都“回家”了,“世界华文文学奖”会有归期吗?“世界华文文学奖”是星洲日报所主办的“花踪”终极大奖,表扬世界华文文坛杰出作家。然而这个奖至今还没有“回过家”,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位马华作家获颁发这个大奖。

发掘文创产业的生活美学

陈郁秀透露,未来希望能够将马来西亚独有的多元文化带到台湾,让更多台湾人认识和了解马来西亚的艺术和文化。(图:星洲日报)

“赋予文化新生命,让文化以创意的面貌展现人前,从而开拓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

【牛杂】牛忠·真

P / S:郑友强首个个人画展将于7月7日在Ken Gallery,Menara Ken TTDI,7PM开幕。

我在牙科诊所接待室挂了几幅画,点缀之外,让病人在等待时看看画,希望可以减轻他们的紧张心情,所以选了几幅风格愉快舒适的画。假如挂上那些看了令人心神不宁的画,比如我的偶像Francis Bacon的作品,病人看了可能会猜疑医生不知是否精神不正常,令他们本来已紧张的心情更加焦虑。后果不堪设想!

【写我的国土】陈宝川·山丘上的教堂

我对丘这个字特别喜爱,不知道是不是受李宗盛老师的歌曲影响——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所以会特别留意上山小路,希望发现有趣的建筑物,通常都会遇见有趣的事情,而山丘上大部份都是跟宗教信仰有关的建筑物。

【编采手记】郑馥萱·有报纸看的日子

“先读字,遇到不会念的字再看注音。看完就要记起来。”老师说。

处浊世亦仙的台静农

台静农写杜甫〈登高〉律诗(小字)。

1946年,台静农从大陆刚到台大中文系执教,当时,他的书斋名为“歇脚盦”,意即只是打算暂时在台北“歇脚”而已,并未有久居之意。岂料事与愿违,抵台大第二年,大陆沦陷,隔海两岸竟成了永别,他已回不了家了……

【日常周记】侯秋云·(SOMETHING)小店的豆蔻果酱卖完了

(SOMETHING)小店里头外子风同学自己制作的豆蔻果酱上个星期卖完了,这款试卖的豆蔻果酱面包吃得最多的是Joy小姐。

【阿卡贝拉】牛油小生·变奏曲26:魔戒

博罗米尔护着皮平和梅里,在树林里抗击兽人,一边吹响号角求援。

【鑫光大道】云镁鑫·29+1

不久前看了电影《29+1》,因为那是一部属于我的电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