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那电玩乐园】那天晴·鲜血淋漓的死亡之屋

早在1932年,就有一部黑白丧尸片《White Zombie》问世。丧尸片制作成本低,再加入恐怖色情元素,可吸引不少观众买票入场。所以在这近百年来,片商拍了大量恶评如潮,但有一定票房的活死人电影。

【拉张椅子】施宇·一棵安静的树

2016年荷兰Moerkapelle火车路途中,安静阅读的年轻人和正在听着耳机的旅人。

关于诗理应长什么样子,日本有一位老诗人谷川俊太郎说:“诗最理想的样貌就是像路边的野草,就只是在那里而已。”可见读诗最好不要用脑袋,那么不妨用眼睛、用感官……读诗的最佳方法就是启动感官抚摸每一个文字,跟做爱一样。

【隆情岁月】李系德·上海书局合并重生

1975年吉隆坡上海书局举行50周年庆典,全体同仁在店前合影。(图:网络照片)

吉隆坡的上海书局早在1926年创立,店面搬迁了4次,都是在苏丹街里。

【框里框外】谢林霖·旅游住宿的演变

和一群陌生人热络地坐着。我们的家怎么来到这里?

三十几年前,还没有成为潮流的时候,就已经有民宿了。印象深刻的是王城江沙(Kuala Kangsar)的快乐民宿(Suka-Suka Resort),报上有人写了这个在湖中央、有水有莲花的地方,我大老远的去到,警察叔叔说:“你去干嘛?”要求带路时,带路的是上个星期在湖里救溺水小孩的同事。

我们都看见Dior Homme联乘Saint Laurent的CELINE

话口未完,上任CELINE后马上又高调地宣布将现有的CÉLINE标志改回上世纪60年代御用的CELINE首当其冲。同时,在品牌的Instagram社交平台秒杀Phoebe Philo在CÉLINE所留下的一切痕迹,狠狠地删掉了所有之前上载的照片以及暂停一切有关的电子商务,誓言要重新洗牌,来个大变身,为品牌重新包装,走向另一新高峰。

【古晋笔记】蔡羽·勤王号首次驶入砂拉越河

勤王号档案照。(图:KCH Pas t& Present)

1830年代,砂拉越发生内乱,主因是汶莱和砂拉越两方的马来贵族在争抢新尧湾地区发现的锑矿。战事有点复杂,里头牵扯汶莱王室的内斗,还有三发地区荷兰势力的介入,另有原住民的参战。

【听弹琴】洪美枫·罗西尼──意大利一代歌剧作曲大师

《塞尔维亚的理发师》是罗西尼最出名的歌剧之一,写于1816年,按照博马舍的《费加洛三部曲》之第一部完成。《费加洛三部曲》之第二部《费加洛的婚礼》则早由莫扎特于1786年完成。

在众多作曲家之中,罗西尼(1792-1868)或许是“很好命”的一个。1792年,他生于意大利东北边佩萨罗(Pesaro)的音乐家庭。

【昔约今城】郑锦华·久违的Buah Stey

在削去外皮的Buah Stey果肉上,给绽开的肉身沾上白糖,淋上一层酱青或晒油,酸甜带咸夹上浓涩的味道,五味杂陈。(图:星洲日报)

9月份的榴梿末季,带着台湾朋友在槟城植物园附近喝椰子汁,旁边的水果档,摆卖榴梿、红毛丹、山竹等季节水果,琳琅满目。不经意一瞥,看到摆在档口旁边的一大竹萝,装在里头的黄色圆球形水果,有我熟悉的身影。趋前一看,果然是我近这几年四处寻找但苦无着落的Buah Stey。

【编采手记】林德成·我的采访三宝

我出外采访会随身带三宝——手机、录音笔和笔记本。当然手机已具备录音和笔记功能,为何还要携带其余两样物品?对我而言是三重保障,除非手机有4000mAh电池和一颗可快充的移动电源,不然用谷歌地图找地点、脸书直播、拍摄视频、使用WhatsApp报告进展,再多的电也会枯竭。

【鑫光大道】云镁鑫·100公里的下半场

100公里越野赛绝对是精神上巨大的考验。人在疲累的时候总是最脆弱。任何的不适都可能让你萌生放弃的念头,那一瞬间,你只想“马上”、“立刻”结束这一切。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