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昔约今城】郑锦华·当鸟儿遇上“Large Stick”

当鸟儿遇上“Large Stick”,“Large Stick”是童年玩意,或是射杀鸟类生命的工具?

我家后面的圣诞树几时筑有一个鸟巢,没有人知道。鸟巢就筑在不是很高的地方,当太太通知我的时候,只见两只还没长有羽毛的小鸟挤在一个半弧圆的草巢里。

【听弹琴】洪美枫·〈Sejahtera Malaysia〉

1980年代,国家广播电视RTM广播的〈Sejahtera Malaysia〉,由5位女歌手领唱。这首歌曲现在被改编多次,也是学校合唱比赛的热门歌曲之一。

马来西亚第十四届大选刚过,首相宣誓就职典礼当晚,民众在皇宫门口聚集等待之时也一起高唱了许多遍国歌;同时在脸书上,网友也纷纷转贴分享一些脍炙人口的爱国歌曲,似乎重新掀起一股爱国歌曲热潮,伴随着真挚的爱国的心情,在各界蔓延。

【非常艳】李天葆·上海的月圆,上海的花好

原名山口淑子的李香兰,歌艺出众,身份多变,极富传奇性。

是看哪一出连续剧?民国背景,跳舞厅音乐奏出来的是〈夜上海〉——仿佛一种熟极而流的意识,近乎懒惰,动不动就“……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

【框里框外】谢林霖·安顺的一道钟声

Teluk Intan,久远以前就叫Teluk Mak Intan,是一位顶起半边天的女头家地盘。后来因为1867至1871年间的总督Major General Archibald Edward Harbord Anson一手策划了这地方的发展,把全马第四条铁路从打巴连接到这里,就安名为安顺。

【古晋笔记】蔡羽·刘直与广惠肇公会

1994年,广惠肇公会配合140周年庆,迁入今日之会所。

华人在砂拉越的身影,就考古的发现来说,最早可以推测到中国唐宋时期,在砂拉越河灌入南中国海冲击而成的三角洲地区——山都望(Santubong),曾经有个华人聚居的繁华商港。

【非常艳】李天葆·月痕星声,妙音生莲花

1956年,林黛被誉为可以和李丽华分庭抗礼的女明星。

无意瞥见老旧视频——大抵是有心人,才有这份心思将多年前的电视访问放上去。1968年的乐蒂,抵达宝岛,盛竹如亲访……光影斑驳,花月朦胧,可是感觉却好比昨日,乐蒂微恙,喉音略带沙哑,然而态度随和,完全不像过去媒体所谓的木讷沉默,算是颇为善谈。

大珠小珠落玉盘 ‧ 华乐乐器合奏出好听的乐曲

柳琴又名金刚腿或土琵琶,是乐团里的高音担当,音色清亮,以拨片弹奏。(图左)琵琶是传统弹拨乐器,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发展出多个派别,并演变成戴假指甲,直抱方式弹奏。(图:星洲日报)

为延续传统中华文化,先辈们付出不少心血与努力,其中包括华乐团的创立及传承,让后代有机会自小接触中华艺术,扎根并一代一代流传下去。中华乐器种类繁多,各具特色且亦刚亦柔,融合在华乐团里,演奏出一首首充满意境、陶冶性情的乐曲。

【昔约今城】郑锦华·藏在铁盒里的百年黑发

铁皮盒子藏有老嬷生前的一束黑发。

母亲生前搬过来与我同住之后,小时候住的甘榜老屋就只有舅舅一家人居住,我幼年时期与父亲母亲同睡的房间依然空置保留着。

【听弹琴】洪美枫·一个文化相融的时代

自1889年参加了世界文化特展(1889 Paris Exposition Universelle)以后,德布西便醉心于爪哇甘美兰的构造、音色以及调性,后来他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甘美兰的影响,为自己及法国音乐开创了别出心裁的一条道路。

在狭义上来说,艺术歌曲是一种欧洲古典形式的音乐创作,整体“艺术歌曲”在结构与内容上的确立,大约可以追溯到18世纪末的舒伯特时代。狭义上,我们也把艺术歌曲“正规的形式”定义在舒伯特时代之后。在舒伯特短短31年人生,一共写了六百余首艺术歌曲,贡献良多,我们因此也把舒伯特誉为“艺术歌曲之王”。

加影王子艺术及文化馆 ‧ 一起来推广艺术

莫家耀(左起)、黄耀佳及其中一位驻点艺术家吴正干,一同推广艺术文化。(图:星洲日报)

沙爹是我国著名美食,只要提起沙爹,就一定想到加影这个地方,当美食结合艺术,那又将会是一个怎样的空间?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