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听弹琴】洪美枫·音乐艺术与文化该何去何从?

马来西亚的文化表演给游客的印象不外乎是一个文化大杂烩的舞蹈表演,而这类的舞蹈表演到底代表马来西亚文化了吗?

随着7月2日内阁名单完整公布以后,终于看到了“新政府”的完整面貌。当中艺术工作者最为关注的便是艺术与文化将会由谁掌管,其中的部署与方针又如何?

【昔约今城】郑锦华·异曲同音的育儿调

老辈人禁忌为睡觉时的宝宝拍照,怕对婴儿不利,造成胆小。

我大女儿与她丈夫出国期间,5个月大的女娃托给我太太照顾。二女儿经常会逗着外甥女玩,有一次,要用手去触弄女娃的脚底,我在旁的学生即时阻止,让我二女儿一时错愕。

【古晋笔记】蔡羽·米埕、米香、米碾、烳米

在多语环境中长大,难免时有疑惑,却又充满乐趣。比如儿时经常吃的米埕(客家话叫mi-chang),出了我家厨房后,那些福建或潮州朋友都叫米香(bi-phang)。米香好理解,那mi-chang的“chang”音若写成字,该是什么字呢?

【非常艳】李天葆·无双偏成双,隔代花香

乐蒂有天生古装美人的气质。

看三十多年前的旧剧集,戏里一个古装美人,叫沈梦仙,一头珠翠,柔媚伊人,神情却忡怔,只因为两大枭雄都恋恋于她,争夺不已——那时的李琳琳已有了花开月正好的妩媚,一举手一投足,分寸拿捏,收放自如。眼睛懂得顾盼生姿,懂得知情识趣,需要岁月洗涤,也要天份。

【迷你相馆】Frank Wong·移动的飨宴

(图:作者提供)

天未亮,我们就出发,借着导航系统来到小镇最繁忙的茶室里,跟周末出门喝茶的本地人,以及像我们一样,短暂逗留的游人们争夺那局促的用餐空间。与家人出游的路上,总有那么几间食肆,以蜂拥而至的客人,漫长的等待,暴躁的侍应,以及四周被人潮包围时你不得不加快速度吃完的心情,以这样的一种姿态告诉我们:假期到了。

【框里框外】谢林霖·桃园大溪·莲座山观音寺

庙宇扩建受限于基地,只能以“一条龙”的形式横向发展。

莲座山独自立在大汉溪畔,青翠的一座小山,因山形如出水莲花,故得其名。站在观音寺前的广场,居高临下,不难了解大溪的名字来源。大溪旧时原称为“大姑陷”,由凯达格兰族的霄里社人的“Takoham”,即“大水”译音而来,日殖时期才改名大溪,沿用至今。看看这条宽阔的河流,大约有1公里那么宽,被唤作溪也真是委屈了它。

【古晋笔记】蔡羽·戏子有情,时代无情

今日的阳春台。

鸣锣声中,戏子登台,一幕幕传统戏曲在殷切的眼神中上演,高潮起伏的不止剧情,还有上百成千那些观众的心情。也就在这种时刻,艰苦的日常暂且抛诸脑后,回不去的家乡故事熟悉的说唱乡音多少次搅动心湖;又有几人暗自垂泪,惹来身边小孙子的好奇窥探?

【非常艳】李天葆·昏黄花边,凤凰传奇

丁莹(左)演过点心皇后,林凤则是街市皇后。

翻开过去的画报,除却封面,扉页也很值得一看。是哪一年的?扉页里是即将上映的电影广告。林黛的《血痕镜》恐怕在当年亦属冷门,“紧张刺激奇情”,一把化妆用的椭圆镜子,影后即使不杏眼圆瞪,也有一种类似的感觉,随时歇斯底里起来。

【活在自然】吴咏駩·鸟语

棕胸金鹃。

去年三四月我在家附近常听到“哔逼逼逼”的鸟叫声,尤其在下午时段,同样的鸟语东一句西一句,或近或远地时时传来,不是我熟悉的声音。我尝试把这鸟从屋前高大的青龙木树冠里找出,却总是失败。听它那调高语细的音色,应该是体型不大的鸟儿吧。

【听弹琴】洪美枫·音乐──放纵耳朵去旅行

峇厘岛的Kecak是一场祭祀,现在成了游客热爱观赏的文化表演。在表演形式上,Kecak结合了许多舞蹈与肢体表演;在音乐形式上,Kecak可以说是一个男声合唱团,给听众带来别具一格的听觉体验。(图:网络照)

通过旅行,我们看到各国风情,也认识各国风土人情;我们不单单只是看见别人的不一样,也听见别人的不一样。除了观赏视觉景观,我们也有许多机会接触文化以及听觉的景观。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深厚的文化面貌,是最让我们叹为观止也最为赞叹的地方。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