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回返的艰难与重启的对话.大马中文剧场书写的回顾与再问

1994年11月20日,一场名为的“扎根与奠基”的研讨会在吉隆坡天后宫大礼堂举行。多位来自不同地区、文化背景领域的前辈齐聚一堂,全方位探讨大马华社表演艺术的生存困境与前景难题。议题从表演艺术专业化、艺术工作者的认同与发展定位、演艺活动文献的重要性到文化建设的前瞻等;可谓90年代以来华社表演艺术首次大型的讨论事件。2003年为配合国庆戏剧节的“剧场与生活之间的互动”系列论坛,从剧场书写、创作、营运及社会参与等面向切入热议。虽然现场对话的关怀面向一直多倾向于为华社的民族认同与表演艺术前景堪忧所扰,但举凡聚首议论始终都是思潮与时代的见证。

为何回返?如何重启?

先说一件往事。我就读华小,有天冒出个疑问,为什么常常说我们有5000年的中华文化,我们的国家却只有不到50年的独立历史?5000年和50年之间掉落了什么?到了公立中学,读马来语的痛苦,感觉语言和身体之间非常遥远,心生抗拒,学习只是因为制度要求,并非本身需求。不免自我质疑,我们算不算“中国人”?在这里生活,不懂马来语,不和马来人印度人交朋友,我们能算“马来西亚人”吗?“算”的点要落在哪?肤色、语言、文化、居住?这样的疑问在长大后面临选举时被炒作的种族与认同议题,某种纠结难言的情感只能埋得更深。

双重奏3.DUO III师生联展

一趟非洲草原之旅,激发许安在野生动物方面的创作灵感。

从建筑学到表演艺术的多元跨界

当小说家陷入想像空间,与自己作品中的虚构人物相遇,他们将发展出一段什么样的故事? 马来舞台剧《玄米立体声》(Stereo Genmai)带领你进入黑色迷幻奇遇,到梦境与理念的连贯空间里,发掘创作者与角色间的微妙关系。

重生中寻找皮肤之下的真实灵魂

颜永祯说,经典有趣之处在于,即使是很久以前的作品,依然能跟现代产生关联。

一枚具有神奇魔力的指环,赐予财富与权势的同时,却暗藏诅咒,凡拥有者必定死亡,引发周旋于天神、精灵、巨人、勇士及侏儒之间的爱恨交织故事。 由颜永祺执导,改编自德国同名歌剧和北欧神话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即将以中文话剧形式呈献在本地观众眼前,体验有别于以往的魔戒之争!

【框里框外】谢林霖·传统不是一成不变

在北海道的“开拓之村”,这些从发展推手下救出来的传统建筑,就像是收藏在种子银行里的种子,或许都不是非有不可的作物,却不因为不了解、不需要而被否定,留下一些暂时冬眠的历史遗产给未来子孙。

在现实的生活里,尤其是当我们谈论传统建筑保存时,我心里常常会有这样的矛盾想法:“一味要求别人把老房子完全保留下来,我们是太自私了吗?”

【编采手记】张露华·海洋的教育

泰国宣布决定无限期关闭披披岛玛雅湾,因为玛雅湾海洋生态环境严重受损,早前宣布的关岛4个半月不足够让海底珊瑚复苏。

【牛杂】牛忠·好画就是好画

多年前在香港苏富比字画拍卖会上看中一幅聂鸥的水墨画,正在投入细看,有人在我肩膀拍了一下问:“你想买她的画?”回头一望,是相识的古董字画商。他苦劝我别买女画家的画,还说女画家的画没市场及升值空间,没有投资价值。

【简而不单】许书简·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

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也许我会更乖巧一些。虽然即便再怎么不听话,爸爸从来也不会打骂我。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