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非常艳】李天葆·柳眼窥人千般艳

郑少秋、汪明荃的贺岁唱片。

岁月更迭,新年是新,然而沧桑之人总觉得一切无新意……多年前重复的欢欣,如同太阳晒过的烫金玫瑰红神纸,每年更换,一点一滴都不如当年有趣。

【古晋笔记】蔡羽·苏丹之后,谁主浮沉?(上)

三发老皇宫。(图:网络)

提起砂拉越历史,多数人的印象是从詹姆士布洛克开始,对于那以前的砂拉越所知不多。其实在布洛克自立为王以前,砂拉越有个正统的苏丹王国,由汶莱苏丹委任的苏丹登雅(Sultan Tengah)所管理,并在1598年正式立国。

【昔约今城】郑锦华·装满祝福的新年红包

“压岁钱”是长辈给小辈祝福平安吉利,不被鬼祟侵害,具有保佑孩子平安健康的寓意。

从小到大,父亲习惯性在除夕夜晚饭后给我们兄弟姐妹分派“压岁钱”红包。年幼时,不懂得“压岁钱”原来就是长辈给小孩祝愿平安吉利,不被鬼祟侵害,所以用压岁钱压祟驱邪,保佑孩子平安健康的寓意。母亲要我将父亲给的“压岁钱”放进枕头底下时,我还以为放进枕头底下睡的新年红包,就叫“压睡钱”,是给我入眠好睡的。

【听弹琴】洪美枫·音乐教育与法国的音乐城市

音乐城市(La Citede la musique)位于巴黎十九区让饶勒斯大道221号,于1995年开始经营。音乐城市内含有一个大约可以容纳800-1000人的音乐厅、收藏了古典乐器的博物馆、展览厅、圆形剧场、工作室以及档案馆。

我们上次谈到春秋战国时期孔子所说的“乐”,我们认识“德智体群美”在教育上的重要。但这种知道似乎停留在圣贤书上之所说,在社会环境里很难可以确实的亲身经历,又或者,愿意亲身去经历一场音乐会的人还是太少了,因此很多时候我们只听说圣贤书上所描述之美而未能感受之。

【非常艳】李天葆·看尽天仙,红芳抱蕊

《盗仙草》

以前看金庸武侠,书最前几页,总有相关图片——颇为夺目的是年画。杨柳青还是桃花坞,还有杨家埠,陆续在别的书刊找着,尤其一些神话传说,尤其艳丽斑斓:像来自京戏段子里的《盗仙草》,左端是个发怒的道童,是鹤童?

越南·沙坝,我心中的绿

Tram Ton Pass也称为“通往天堂之路─Heaven Gate”,是越南海拔最高的公路。

胡志明市的美奈沙丘,大家都看多了,不如来点清新版的越南。4月,我们来到越南北部山区的小镇沙坝,这里有闻名的壮丽梯田,春夏秋冬,散发不一样的景色。 

林韦君:那些年,我写的纪念册

林韦君的纪念册都是自己做的,里面有她的青春回忆以及老同学的联络方式。(图:星洲日报)

在那个没有手机、电脑的年代,日子过得一点都不无聊。在那个没有脸书、推特的年代,人们写信交笔友,毕业的时候写纪念册,到照相馆去拍少女沙龙照。那个年代什么都慢,却有一种朴素的精致。迈入最方便的年代,一支手机轻易完成所有事情,一切垂手可得,却失去等待与守候的美好。

谢盛洁:那些年,我追过的明星

当年追星的谢盛洁,如今也是演员、歌手。(图:星洲日报)

生长在80年的谢盛洁,那是香港艺坛全盛时期,香港明星、歌星百花齐放,舒淇、张曼玉、钟楚红、王菲、关之琳、张国荣、周润发。自小就爱唱歌、表演的她,更是不由自主地掉入追星行列。谢盛洁从追星到勇敢追梦,如今的她也是电视剧、歌舞剧演员。

邓燕慧:那些年,我的青春沙龙照

邓燕慧:拍沙龙照让我至今还看见自己的少女时代,
​那个曾经如此青涩、天真和单纯的自己。

一本相簿,3个造型,22张照片,188令吉。当时邓燕慧才刚中学毕业出外打工,沙龙照可是花了她三分之一的薪水。如今重新看回去,她一点都没有后悔去拍沙龙照。“当时就想留住年轻的样子。现在重新看自己,原来少女时代的我是那么懵懂、天真。”她笑说,时光留不住,能留下来的,唯有照片。

吕思宁:那些年,我在银河邮购的F4

(图:星洲日报)

吕思宁也是一个追星女孩,只是她疯狂的对象,是2000年突然爆红的台湾男子偶像团体F4。一切始于那一部被誉为“偶像剧鼻祖”、台湾首个以打造偶像题材的电视剧︱︱《流星花园》。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