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捷克女画家菈度特莎萝(Radu Tesaro).画刀下的绚丽生命

以画刀作画,数百年来古而有之,最初发明画刀,原本目的是作为调色时的工具。因为初时的油画颜料都是由矿石磨粉,掺混上松节油之后,需要用一片灵活轻便的刀将之完全混合,因此像勺子状大大小小的画刀应运而生,而后来有些画家发现,画刀在混合颜色时所产生出来的纹理,又别具一格,因此不少画家也把画刀用在画布上,以得到一些不同的效果。画刀所划出来的效果绝对跟画笔不一样的,其纹理特点是:因厚度的关系而能保持颜色堆叠出来的强烈与鲜艳,因此色温高,反差度很大。假如能掌握到画刀的各种不同技巧,如抹、磨、碾、拉、刮,那么画布上就能产生比画笔更为肯定、更为张扬也更具有标榜的效果。

翁书强.演戏是修行,是自我的探索

翁书强

成长于具“文化沙漠”之称的吉兰丹哥打峇鲁,您如何接触演戏,并培养出兴趣?您曾参演台湾、香港、中国及日本戏剧作品,横跨剧场及荧幕,不仅用中文,还以英文演出,在您看来,多元文化及多语言环境背景,是不是本地演员在国际舞台更具竞争力的优势?

弃笔从刀.廖彼得

廖彼得自画像

肖像一般求像,规矩落笔,画家廖彼得说,那只是一个前奏──用创作元素手法来画人物,不囿于物,才是我的目的。先研究对象特点气质,勾勒素描,观察结构,看透形态,关注造型本质……他画的是脑子里形成的形象结构,只留下“必要要素”与想要表达的内容,掌握造型要素,静下,待势蓄发……油刀油彩淋漓,一挥而就。

张锦超.艺术家和他的(东南亚)分身们

这或是一个让观众有点混淆的展览,是艺术家的个展,也同时是联展。《不要走入迷雾不要走回黑暗不要站在原地不动》是张锦超的个展,但策展与参展名单上没有他,而是一列陌生的名字。这些艺术家名单,通通不是他,也通通是他,分裂自艺术家的内在,却又明确切割断开,保持距离。这是一个张锦超缺席、而他的分身们出列的展览。

完美英雄及英雄剧的软肋.从《精灵王子的眼泪》到《追光者》

剧中惊险场面,精灵王子与公主受困于山怪逮人与飞蛾阵,最后王子被逮、公主失明。

作为奇幻剧场,本剧的许多构思设计是富有吸引力的。尤其是现场音乐演奏、演唱,以及一些戏剧场面的呈现让人赏心悦目……

马来西亚民族舞的发展

现在年轻人流行街舞,当代表演艺术侧重西方现代舞,民族舞蹈在现代社会的展演空间似乎有所囿限,您的专业资历横跨华族舞与现代舞,在您看来,民族舞蹈要如何在欠缺关注的大环境里突围/发展壮大?

只有站在不同角度,才能看到相

两年一度的Yayasan Sime Darby 艺术节全面应用活动场地,范围涵盖室内及户外。

近年来马来西亚不乏各种艺术节,不论是追求国际或强调本土,就文化的多元与资源丰盛,从北中南至东马,各艺术节制作方式各异、亦显百花齐放。

汇集八方的国际舞蹈平台,展现多元文化的色彩与深度

金黄与小彤。

第7届《诗巫国际舞蹈节》是砂州最大型的舞蹈节,从2012年开始承办,便吸引了国际舞蹈人士的关注,迈入2018年,不觉已经是第7届了。

从草根跃上大舞台·新加坡歌台唱出一片天

(图:星洲日报)

这种草根娱乐发源自新加坡,而且已经从邻里走进大银幕、小荧幕、歌剧院,还有一年一度的国家农历新年庆典“妆艺大游行”。其实,新加坡歌台也曾老去,如今新人辈出,是什么让歌台起死回生,又值得马来西亚歌台借镜?

传统戏曲·华丽转身,不再听不懂!

(图:星洲日报)

歌台是六七十年代引进马来西亚的娱乐节目。在那之前,七月普度的余兴节目是传统戏曲。虽然近年来七月歌台非常普遍,也有很多普度会延续传统,邀请地方戏曲助兴。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