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空间

【编采手记】袁博文·光棍诱惑

11.11这原本专为千千万万正光棍、重光棍以及被光棍的单身男女而设的节日,在淘宝年复一年乃至本地各个网购平台也跟进的狂购特优加持下,11.11这4条光秃秃的棍状已被各种网购优惠或一条龙服务梱绑成“$$$$”,让广大消费者陪同光棍们在这一天一起疯烧钱,不让光棍们因悲叹寂寞才化孤单为鸡血,在网购上拼个你死我活。

【古晋笔记】蔡羽·二战前后的教育事务

福建学校是最早的正规华校。(图:古晋福建公会百周年特刊)

布洛克家族在砂拉越建立政权后,显然将重心放在军事和商贸,对教育事业并不热衷。

【听弹琴】洪美枫·《老年的罪孽》

罗西尼的作曲能力可谓顺手拈来,他曾说:“给我一个洗衣清单,我甚至可以把这些(琐碎事)写成音乐!”

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Gioachino Rossini 1792-1868)生于一个对歌剧需求非常大的时代,他从23岁起被两所剧院聘用为歌剧作曲家,一直到37岁那年他写了最后一部歌剧,这14年间创作了40部歌剧。

【昔约今城】郑锦华·椰子成熟时

每逢收割椰子的季节,甘榜妇女削割一条条椰叶枝骨制作成lidi扫帚。

甘榜生活,总比城市的高楼大厦多了无比的绿色。我小时候住的甘榜,环绕周围的尽是不同种类的果树,有水蓊、番石榴、菠萝蜜、芒果,更多的是瘦直耸高的椰子树,每间屋子前后都会有好几棵。我家门前右侧拿督公神龛旁边的一棵,据甘榜人说是甘榜里最高最“年长”的椰子树。

【编采手记】郭慧筠·出差苦与乐

上个月,刚到台北采访了国际剧场艺术节,犹记得出发前,新人慧贤在午饭闲聊时刻,语带羡慕地说道,期待有机会出差,体验一下。

【牛杂】牛忠·水墨画电影

千万别以为我担心《影》不会在大马上映,而风尘仆仆,越洋万里特别去南京看。张艺谋的电影可绝对没有这样的吸引力。他后期的电影有些我都提不起劲去看,哪来专程去南京看《影》!

【简而不单】许书简·预告

3年前,我们一行6个人前往槟城,趁着寻羊店还没开始营业,来个小旅行,像划出大海前的小宁静。

地板上的彩色艺术——印度米绘(Kolam)

热爱色彩的鲁本非常注重色彩的层次感与细节的呈现。(图:星洲日报)

每逢屠妖节来临之际,许多广场皆可看到色彩斑斓的印度米绘,形成屠妖节的一抹“打卡”风景。然而,印度米绘的用意何在,它在发展过程中又出现了哪些变化?且让印度米绘设计师Ruben向我们介绍这地板上的彩色艺术——印度米绘。

【那电玩乐园】那天晴·鲜血淋漓的死亡之屋

早在1932年,就有一部黑白丧尸片《White Zombie》问世。丧尸片制作成本低,再加入恐怖色情元素,可吸引不少观众买票入场。所以在这近百年来,片商拍了大量恶评如潮,但有一定票房的活死人电影。

【拉张椅子】施宇·一棵安静的树

2016年荷兰Moerkapelle火车路途中,安静阅读的年轻人和正在听着耳机的旅人。

关于诗理应长什么样子,日本有一位老诗人谷川俊太郎说:“诗最理想的样貌就是像路边的野草,就只是在那里而已。”可见读诗最好不要用脑袋,那么不妨用眼睛、用感官……读诗的最佳方法就是启动感官抚摸每一个文字,跟做爱一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