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李永平悼念特辑(下)】李宣春.胡椒园与黑狗

船停在淡水渔人码头的外海,李永平弟妹、侄子李焕良准备开始海葬仪式。左起妹妹李淑华、三弟李永年、小弟李永辉、侄子李焕良、小弟媳卓美珍。(图:高嘉谦提供)

你的硕士论文研究李永平。一开始觉得做那个题目的意图和出发点超棒的:重新界定“书写婆罗洲”的范畴,把李永平的婆罗洲拉进砂华文学里并排对映、交错讨论,像放两条生长丰美的斗鱼相爱相杀!可是当开始实际操作之后,你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李永平悼念特辑(下)】张惠思.看见时间走过苏丹街

李永平遗作《新侠女图》所绘插画。(图:龚万辉)

“这街。来过,九岁那年。”侠他微微一顿。如果有柱,侠他应该会仗剑立于柱上,这街,是应该要仗高俯视,如鹰眼环伺、犀利无误地爪攫住记忆这贼。那年侠他甫九岁,十八般武艺还不知晓的儿时,还不知道命运这对正邪连体的黑白无常正蹑足欺近,把他一把遁走无影——过那汪洋大海,以武闯荡那异城新邦。

陈秀莉.双生

豆子盛放玻璃罐内,糖要密不透风地锁好。面团在电锅里发酵,剩下的酵母粉用橡皮筋捆好。蚂蚁安守穴中,终日恍惚疑心自己丢失了嗅觉,在刺鼻的清洁剂气味中挪动触角,寻思味道,像隔着云层看见地面上的烟囱,一下子又被云层覆了去。炎日里没有雨、没有掉落的糖,安守穴中的日子好生无聊。

梁馨元.云迷藏

云是将哭未哭..用各自的心事养雨...一千朵云,一千朵...伤心的隐喻.....

黄子扬.专栏:花仔饼

朋友M接了一部她朋友准备参加比赛的微电影,演女主角。她坐在日本寿司店面对着我,说了一句,刚好寿司卷成一团滑过我们之间,“我跟导演吵了一架”。我们谈论昨晚失火的谷中城荒乱一片,紫色碟子载着生鱼片滑过,失火的商店像一颗橘子局部坏死。

【李永平悼念特辑(中)】张嘉嘉.再见,李永平老师

(图:龚万辉)

几个月前,与魏月萍老师和学弟妹聚餐的时候,魏老师告诉我们李永平老师生病了,在座的我们无不哑然。那时,距离李永平老师离开新加坡的日子不过两三个月,脑海中是李老师在课室走动着讲课,说话中气十足的样子……

【李永平悼念特辑(中)】卢筱雯.朱鸰回家了!

李永平在新加坡的最后一场讲座,与新华小说家英培安先生对谈。(图:卢筱雯)

二○一六年九月八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那天与游俊豪老师匆匆赶去机场迎接刚到来的南洋理工大学华文创作项目驻校作家——李永平老师,我很幸运地成为接待他的人之一,开启了与他的一段师生缘。过去在台湾读书时经常听许多人提起这一位旅台作家,称他为“文字炼金师”、“婆罗洲之子”,但是总没有机会见上一面。

【李永平悼念特辑(中)】李志勇.风起,风散

龚万辉替李永平遗作《新侠女图》画的插画。(图:龚万辉)

马大东姑大礼堂(Dewan Tunku Canselor)旁边是条笔直的柏油路,另一端是片小空地,中间长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旁边立着孔雀石绿的牌子,上面有校名、校徽及年份。元旦前夕,宿舍里校园外的学生填满空地,等待工作人员乘着摩哆,拎着不锈钢号码徐徐过来

许怡怡.身体启示路

(图:NONO)

如果你问我,我会说:有些时刻,挺直身子不一定都是好的。要弯一些,像笑起来的眼睛,世界仿佛就任你更好看的经过,对应着世上多数曲折的道路。

【武吉人物】陈政欣.侧写老宋

朋友要我写一篇缅怀文坛故人的文章,还建议写宋子衡。我回复说不写宋子衡了。写宋子衡的文章多着,我想写别人。我问可不可以写别人。他说:可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