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李天葆.血影南音(上)

(图:何慧漩)

都说锦绣茶楼对过,那英殖民地时代一楼一底的洋房,是海棠俱乐部一一都门开埠,自不止于这几条横街小巷,然而冒出煤炭黑烟的火车消失了,盛载锡块的夜行火车不复存在,何况艳阳下的人力车?街尾的斜路没多少个人走,偶尔阴雨微湿,俱乐部楼底总躺有印裔醉汉,或者毒窟里未醒的游魂。

李树勤.尸体

(图:何慧漩)

马路上有异样,他从老远就察觉到了,只是不太确定。这可是城里唯一受“顶级保养”的大道,是国家高级官员来往行政特区与市中心的十八号公路。这天,马路的快车道上竟出现了一条状物体。

【花踪第九届世界华文文学奖】潘耀明.白先勇赞词

这一届的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选中了特别喜爱中国茶花的白先勇先生,在白氏现代、高贵而丰蔚的艺术茶花园里,我们欣赏到了一个富有张力的、系统的文学世界。

赖国芳.黑白佛国(下)

洛布利是一个奇异的城市。不知从何年开始,大批猴子入侵。猴们在古佛塔和寺庙间攀爬,跳上路旁停泊的机车座位休憩,大剌剌蹲在商店柜台上互相抓跳蚤。往曼谷的车还没满,两人到附近的一排店屋闲逛。刘国基注意到一个中文告示,走进去探个究竟。原来是一间华商会馆。正中有一口薄棺,以几片三夹板钉成,草草涂上白漆。棺中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纸牌,上书:慷慨施棺,功德无量。

季载.印象漓江

早起的群山...纷纷探首江面...对镜梳妆...先敷一层薄薄的晨雾...再画上黛绿的...娥眉...

龚万辉.专栏:大迁徙时代的送行者

像是没有终点的旅程,三几小时的长途,他终于还是抵达了小镇。才到殡仪馆,远远就看见路边停了许多车辆。他泊好车,妻子下车伸长懒腰,俯身把孩子抱在怀中。孩子左看右看,对眼前的一切都感到稀奇。

赖国芳.黑白佛国(中)

(图:衣谷化十)

刘国基在素可泰耽延了几天,能拍的都已入镜,必须按约定到北部山区和几位老友会合,无奈只好跟苏打绿暂别。

梁馨元.溺水时光

(图:衣谷化十)

最近开始继续学画画了,很开心,史无前例的开心。有得继续,总是让人雀跃的事。因为继续之前是一大段的停顿,湮远得好像不会有后续似的。放下画笔后的那段时日我误打误撞地拾起了毛笔,仿佛那只右手就是不甘寂寞,总要抓紧一些什么才比较安心。

吴佳玮 .狩猎游戏

(图:衣谷化十)

小猫玩壁虎,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一直到壁虎受伤疲累,衰歇而死,小猫便没了兴致。据说这是狩猎的训练,而不是饱腹的杀生。他想起小时候的他,常常在家前的堤坝上,将石头抛到招潮蟹的洞穴,或是堆上枯叶,把小鱼虾放在罐头里煮得半生熟。

游以飘.分外

这样下去,黄昏渐没眉目,再无青龙木...也无无花果。咖啡、焦糖、奶油,搅合一杯...酱色,何以分清,浊的况味...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