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吴鑫霖.夜光在街心闪亮

(图:衣谷化十)

故事总要开始。我以为你已习惯了那里的生活,结果没有。接到你的死讯,我跟平常一般,情绪没有起伏。也许我真的太认识你了,觉得你没死。像往常,晨起,浇灌,洗手,做饭菜,然后盥洗,接着去诊所坐个半天,回家吃午餐,看电视台重播的老电影或者洒狗血的闽南连续剧。

陈颖萱.候诊

(图:衣谷化十)

电讯接通后,电话铃铃喊了两声。指导老师转身接听另一头传来的声音。我静静抬起低垂注视着文稿的头,惊觉老师桌上多了的那个陌生是我熟悉的曾经。意识随即逆着长长的电话线回流至远远的年轻。

辛金顺.不及旧物词五首

公鸡叫醒一枚太阳,晕黄...如打破的蛋...半生和半熟,唤起了...一座南洋老去...的想像...

林德成.与诗偶遇

偶然发现目录...陈列竟成一首诗...“存在消逝将消逝之间/咱们/逃亡节奏/纠结”

黄子扬.专栏:怪塔

十二月的雨安份落在十二月。天气乍冷还暖,算是过得去。我将身体从车窗伸进,暗夜微光,几月不见的阿怪竟又瘦了。他理了一头短发,削去之前的颓废,人看起来更干脆了。

卢姵伊.渡

(图:龚万辉)

二○一一的台北。那年的天空,永远在旧时光那一边的天空匪夷所思的大。它的深远跨越我,四面八方延伸开来,物事尽在其掌握之中。我只要稍微挣扎碰触,敏感的一片灰色就开始下起雨。这下更看不清外头的边界了,我无法逃离这个网罗。但是——

漫步惊云.成功路

(图:龚万辉)

旗未动,月台上的人少得稀奇。就算是深秋,这不寻常的寒冷天气仍然相当罕见;更妙的,是一点风也没有。顶着醒目二号陆军头的小秦翻起外套衣领,斜眼瞄向从嘴角溜出的雾气。“秋天果然不是戒烟的好日子呀!你看这不是捉弄人么?”说完又回头往番薯给盯着看。番薯没有回应,只低头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上禄莱双反相机的观景窗,小心翼翼地调整焦距。

黄龙坤.性倾向

喜欢雨下得倾斜是一种倾向...喜欢美满也是一种倾向...喜欢倾向你也是我个人的倾向

沈志祥.闪小说两则

镜子前,他用带子把眼睛微微向上吊起,形成凤眼。在脸上略施粉彩、轻画眉眼,抹成尖枪式。然后直起身子,拉直了白色内袍,披上了黄黑相间的长褂。最后没忘记戴上一顶戏帽。

露凡.拾语

是否假装...与你初识...你润湿的眼角...映出我晶莹的泪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