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第十四届花踪文学奖马华小说首奖】叶舒琳.隐身(下)

(图:龚万辉)

侨居小岛上多年,她经常遇见来自半岛的同乡,其中已入籍为小岛公民的大有人在,也有不少是每天游走于两岸的族群,工作在小岛生活却在半岛。不论是哪一种生活,都不为她所熟悉的。在他们或土生土长的岛民面前,她常常像是错入一场私人派对,在众目睽睽下必须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

黄远雄.旧邮政局街(上)

(图:龚万辉)

我在一九六二年年末参加那场全国政府小六教育文凭考试,在次年年头成绩放榜后,一如所料,我的名字全无意外地跌出名榜外。父母亲很是焦虑,最终决定,为了我这身为长子的未来前途着想,毅然让我报名进入在六十年代初由马来亚半岛东海岸(丹、登、彭)三州属境内、第一所刚由民间热爱华教教育人士共襄盛举创立的“吉兰丹中华独立中学”继续深造。

谢双发.女儿

那是手掌上的,生命线...贯穿了掌与心...血缘和血液的....颤动,激动和悸动....紧抓血脉的那双小手..

傅嘉正.秋思

请勿窥看...那萌生已久的念头...盘旋于近乎凋零的树...风瑟瑟地把绿意吹散...让途中的旅者观赏一场...闭幕礼,或末日之行...

林惠洲.专栏:因风飞过蔷薇

溽暑漫漫,下车就是一阵灼人的热风袭来,仿佛夹着海浪似的滚上脸。门口的蔷薇枯黄了两个小枝,其他的枝叶也渐渐褪祛应有的翠绿,花期未有。我将花盆移靠窗下,避开午间酷热的阳光。太阳鸟的草窝垂吊在门前,啾啾雏鸟探出喙来。

【第十四届花踪文学奖马华小说首奖】叶舒琳.隐身(上)

(图:NONO)

她最近老犯困。每晚不及十点已睡得不省人事,闹钟在隔日早上九点准时响起,一个反射性动作把闹铃按掉,左手往旁边一探,必是一床的皱与凉。老吴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床上班去了。她迷迷糊糊,总是未来得及睁开眼便又再度陷入梦境,待真正醒过来时往往已是一两小时以后的事了。

辛金顺.三种虚拟:喧嚣的存在

(图:NONO)

读完讯息,把你的悲伤留下...删掉文字...让日子一个又一个...涉过水流...留下昨日的尸体,孤独的笑...

黄慧莹.培养皿

母亲种的那颗梦,开出了一朵花。几乎每个夜晚,都会出现不同的梦。像是错过的测验,像是坐在大学场景里的中学课堂,像是坠落于一个大窟窿,像是延续睡前的念想活生生显现在梦里的暧昧。它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床褥,白色的外表沾了污浊,仿佛一点一滴地累积每个住户的梦。

吕玉.一九三一

那年...乡愁的康桥...吹起了方向的风...装饰了旅人...温暖了大海...漂白了月光...预言了花开...

珍妮可.收拾

阿萍又回到爸妈的旧居处去。她要好好收拾一番,把不该留的都扔掉,卖掉这房子,以后不再回来了。已跟丈夫说好,这屋子扔着太可惜,出国的时间虽紧凑,她心里始终惦记着,还是抽空回来处理了这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