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李易·诗两首

一个恐怖主义在购物广场 一个恐怖的书包 在车站 一个恐怖的行李 在机场 一个恐怖的箱子 在教堂

云一笑·走失的猫

小时候站在十字路口 仰望顶天的绿巨人 火红的大脚印,落在小脚丫旁边

无花·诗两首

摺好行李箱 摺好眼神每一个转折 摺好床边酣睡的猫 摺好一直想要饲养的孔雀鱼

林雪虹·天国的孩子

可能那时候的日子很苦,人比较容易遇见上帝。但天国的门总是窄的,这一条路走得也很艰辛。

林惠洲·湖水冷冷

你的头上白军如蚁密密爬上了整个山头。五个年岁过去了,各项软硬体的设备在前任的基奠上,如雨后春笋急速地破土而出。塔树的绿荫送来舒凉的风,筑起了让学子歇息的楼宇,喷泉的水池挥耀着绚烂的阳光,跃上翻新的老师宿舍、办公室,唤起为拓展学生出路的技职课室,悠闲的校园咖啡馆,点亮了礼堂的耀眼堂皇……

郑祺卫·理发记

(图:衣谷化十)

头发常被比作三千烦恼丝,或许我们都是这样——我们都不希望有太多的烦恼,但有时候,如果完全没有烦恼,似乎少了些牵绊和挂念,觉得生活太空荡荡了。 

陈奕进·中间的伤心

别嘲笑某些人无法斗鸡眼 他们有着急切逃避的据点 不是说好了 想要变得正常就得看开一些

克风·乡野拾趣

无需点燃乐各草测试风的方向 无需小心跟踪你踩翻枯叶的足印 在森林野果成熟的季节 野猪成群地来到这个国际俱乐部

林雪虹·镰仓的日常

鳗鱼饭。

镰仓的春光格外明媚,一踏出电车站就能感受到春日的气息。我挽着夏木走在路上四处张望,熙攘的人群突然使我有些恍惚和局促,无所适从。

旺记·诗两首

一、苟活不管是家犬还是丧家之犬这苟活是狗定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