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林健文.第十剑——给全国赛诗歌朗诵者

剑未出鞘 气扑面而来 冷风从耳边划过 如漫天飞舞的剑语

【专栏】禤素莱.失所

我除了笑,又还能怎样呢?

【专栏】邱琲钧.流离

在现实面前,它们都是不堪一击的存在!

【笔访】野兽与婆罗洲大历史——张贵兴的小说世界

(图: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我出生在婆罗洲东北雨林边陲一个荒凉小镇,天上有苍鹰,地上有猴子和大蜥蜴,穿山甲和刺猬随时窜入家里,更早的时候,野猪横行如盗匪。

【武吉人物】陈政欣·侧写老李

(图:龚万辉提供)

这是火车站上常见的工伤,对有搬运就有酬劳的李记兴来说,失了根拇指就是暂时失业了。

张依苹·行走的人, Step in

那些有关武斗的事 唤回 所有的伤痕 仿佛身上又有了那道破裂

叶靖颐·缺口

二十年,至少二十年,她很清楚,这家百货大楼少说也开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每一天里,她是那么认真的数着每一天,然后看着每一天累积成一年又一年,她活得认真,但毫无意义,孩子的爸这么对别人说她,不对,现在该叫他前夫。二十年了,连阿妹都从姐夫改称他为老张了,自己还是老出错,哪来的孩子,没有孩子了。

【作家的第二专长】周若鹏.魔术骗人

周若鹏于二〇〇八年动地吟纪念游川活动上演出魔术。(卓衍豪摄影)

看魔术表演的观众有两种。你是哪一种?我在同学聚餐时小露两手,大伙很愉快,唯廖同学沉默不语。后来我们换地方喝酒,说说笑笑,廖同学还是很安静,喝得很慢,大伙喝第二杯酒时他还喝着第一杯。突然,他对我说:“你刚才应该是把纸牌藏在袖子里,然后趁伸手时再换出来吧?”

方昂·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邻居小男孩指着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这是刀郎的歌!我忍不住微微欣喜——三年级的华小生读诗了

【专栏】林惠洲·歧路

一袭刺眼红衫罩着黝黑的背影,既熟悉却又似乎陌生的,停格在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忽而又急速地消失无踪……“校长!”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