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大选十四诗人特辑】庄若·之后(随便写写)

文艺编辑约大选的诗稿。题目是:“关于选举,有个主意来到我这里......”

【大选十四诗人特辑】周若鹏·X不多先生

X不多是这样的故事 分X路口的公寓突变成牛头怪兽

尘泥·睡

(图:何慧漩)

外公还在睡。他睡的时候,呼吸很沉,很沉,就如一架将息的引擎,“轰隆隆,轰隆隆”,生锈的零件在干涩地操作着,好不辛苦,呼吸着残余的空气。

游以飘·雨水

小不点,你是促狭的精灵 一天比一天透明 而我们,一年比一年浑浊

风客·诗三首

火锅正在热火朝天翻滚 夕阳在窗外静悄悄落下泸州老窖在心里燃烧 长江依然义无反顾咆哮,夜适时降临

书虫·著色人生

自从当上老师以来,以放松为基调的三月假期便葬送在一份又一份的作文和作业当中。偶然瞥见脸书回顾八年前的自己,那些半生熟的生命轨迹促使我回望从前的画面。那时的我瘦骨嶙峋,翅膀还没长出羽毛,青春痘诉说着自己的青涩,却可以从那上扬的嘴角读出自己当时那急欲翱翔的心。

马盛辉·我在风中 打了个叉叉

风起时 我站起来 迎风打了个叉叉

周少龙·野鹅与乩童(下)

(图:何慧漩)

虾头这时猛然醒觉,适才那阵巨响,并不是鞭炮声,应该是──枪声,于是心里念叨着:到底出了什么事?正当虾头百般困扰之际,一队十多个手持枪械,身穿深绿军服的彪形大汉,碰一声破门冲了进来……

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戏院

他记得小时候,父亲牵他去大戏院,掀开那厚重的帘幕,就像走进了一个魔术盒子,里头满溢炫目华丽的光影。那时院线上映的,就是大白鲨、ET外星人,以及嘉禾制作的那些武打片……,然而他对此已毫无印象,似乎未曾在脑海中印下任何奇幻又现实的细微末节。

蔡羽·谁唱老歌

读书声早已夹在消失的课本中 青春的桌面只剩纹路回旋 有如浪,有如风 有如发丝上的轻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