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胡玖洲·阁楼故事(中)

那喜欢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穿着棕色凉鞋在旋转木马旁游荡的姑娘叫做亭林。亭子的亭,林子的林。那时,我凌晨四点放工,拖拖拉拉到星巴克时都已经五点了,我把那姑娘带上,给她点了杯冰巧克力,瞧她的样子,把每一口冰巧克力吸得小心翼翼,深怕吸大一口就没了。

孙德俊·我的短歌行

夜的静 被杀死了 凶手是条黑狗

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底片

每次看见还有在用底片相机的人,他就会想起中学时代一个叫做阿P的同班同学,以及曾经在摄影社里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那时候,还有所谓“洗照片”这回事。漆黑的房间里亮着一盏暗房灯,长条形的水池有湿润的药水味。看着底片在显影液里慢慢成像,谁也不知道哪个环节的失误,会造成怎样的失败。等待照片渐渐清晰,才算定格了时光。

卓振辉·停电城市(上)

我把门完全打开,微弱光线只在如此浓厚的黑暗里洒上微不足道的余晖。有什么在呼唤我,以一种朦胧的讯息。

海凡·蟒蛇(上)

(图:龚万辉提供)

开枪只能打伤它,入了洞我们再无办法。错愕间,蟒蛇尾只剩下不到一米了。

王修捷·机车

(图:龚万辉提供)

悲剧已成,倘若是普通人遇到这件事,那肯定是强权压顶,被当地警察整个半死吧?但刚好遇到个更强权的,只好kap,kap,kap了。

胡玖洲·阁楼故事(上)

故事的开端是一间木屋的阁楼,月亮正好摆在天窗中间的位置。你听,窗外虫子被月光吸引,嗡嗡叫个不停。月光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只听其中一人说道:

李易·无题系列

我坐在我坐过的位置 身旁无人 大概是一口含味精的 汤,刺激了我

吴惠春·长寿面

(图:衣谷化十)

清理阿爸的身体后,把盛着长寿面的汤匙递到阿爸嘴前,他突然又闹脾气要找儿子一起吃。其实近几年,阿爸记忆力退化到我童年时期,所以他就把我孩子俊凯当成是我了。

林惠洲·前夕

微雨幽幽落在浓黑天地,木歪河的黑森林沉寂得令人心惧,河水呜咽,遥远又仿佛紧紧贴在身边。家犬狂吠,沿路野犬此起彼落呼应,为此深夜不曾有如此多的不速之客朝河的方向而去。大厝、房车、机车、仆人、金银元宝,摆放在三岔路口,那是你每日出海必经的路。岸上渔寮,释放着浓浓的熟悉的鱼腥味。那是你要入住的新房,大家喊着你“住新厝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