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温绮雯·新春

我 不与春风对话 它太了解时间

谢双发·阿嬷

空荡的躺椅是记忆的入口 昏黄的灯光弥漫着想望 我随着扑灯的蚊子 跳入模糊的光芒中

洪祖秋·我译〈梦呓〉

〈梦呓〉是我国国家文学奖得主萨农阿末教授一九七一年的作品,此篇作品与另一篇〈Kalau Ibu Sampai TakahTiga〉获得那一年的文学奖项,并被收集在《旅程中:一九七一年文学奖作品合集》(“Dalam Perjalanan”Antologi Cerpen Hadiah Sastra1971)里。

洪祖秋·梦呓(上)

(图:NONO提供)

你不是也有眼睛?你不是也有耳朵?我们的砖屋被其他的砖屋重重围着,几十间,几千间;也让忙忙碌碌,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而互相争夺的人群重重包围着;更让狗儿、垃圾桶、汽车、玻璃樽、烟、教堂、酒吧、性、邪恶、魔鬼与死亡所包围着。

黄子扬·终究鸟一般飞了起来

“有时一个星体还没走完银河系的一半路程就在太空中爆炸。”——卡尔.萨根

冯白羽·解尸

躺在李杜韩柳或更早的解剖台上化骨成灰燃成烬以前有一具五味诱人的尸体。

詹素馨·大佛

(图:龚万辉)

那个午后,其中一位女学生突然说话。她说我不适合当老师。我听后吐了口烟,眼神横视地飘向她,看见她眼眸里清澈如溪的灵魂。

刘恺璇·正逢落雨时

母亲生下我的时候正是十二月季雨的开端。那一夜的雨仿佛承载着溢满的喜悦不断地下着,落在窗台、锌顶与洋灰地的雨与房子内的嘤嘤声交织出温馨。阿婆说我是雨神赐予罗家的孩子。那是雨神的恩惠。

冼文光·借光

你没把真心放进去 觉得那是外在的事;想像的天地山水 波罗流动——幡然觉悟:岂有那么容易!

叶欢玲·垂钓榴梿

(图:龚万辉)

他守株待兔,有一种执拗的坚定,他让我们想起垂钓这个词,伴侣说,像钓鱼。我说,啊——钟怡雯垂钓睡眠,他垂钓榴梿。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