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陈建发.被时间遗忘的身影

(图:NONO)

那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身影。那天正逢公假,我、表姐、大姐约好一同回乡。我们凌晨四点从巴生出发。车内的我与表姐,不知觉中已跌入睡意的井,意识在幽黑里无法觅寻。只剩无私的路灯,默默地护着大姐,愿她驶出深夜。

黎紫书.去年如此(下)

(图:NONO)

S.O是我的朋友。为他我写过一篇散文〈十六号会面室〉,说我每次到监狱探望他,几乎总得迷路。他让我把文章带给他看,我说好,却一直没把这“好”放在心上。文章发表以后,我到过双溪毛糯监狱几次了,总是没想起要把刊物捎去。大概是因为知道他求到了宽赦,死刑得免,换成二十五年监禁,原来豆大的那么一点时光便被拉成长长一条。反正日子多着,总有那么一天吧,会的。

阿姆.过客

宿舍好多猫。初来乍到的时候,学长告诉我们,这里除了人,最多的就是猫。来到这里,学会如何与猫和平共处是一门不在课程内的必修功课,似乎必须及格方能踏出这座如山高的校门槛。

小活一下.昂贵的撞击

油箱裂破,这意味着...什么呢。我打量着一块...不明的金属物——生锈、坚硬...而汽油继续滴漏...

黄龙坤.风吹,你就走了——写给F

风吹,你就走了...留下名字悬于我唇...牙缝间隐身的甜言蜜语...等蚂蚁扛进历史...那仅有的温柔,赠予风衣...

刘恺璇.心事如雨

我将眼皮的沉重留给了昨夜的月光...梦中徘徊的孤寂在清晨翻身之后,是否能够...如期般停止发酵是否...能够稀释城市中不断蠕动的...灰色尘粒?而你相信...

陈伟哲.诗三首

你曾说淋雨的人...迟早会生锈...我不信...化身铁窗花每日...擅自生长一寸根和枝丫...赶上氧化这班车..

黄子扬.专栏:佐夫

伤心应有期。即使万般不愿,还是必须接受(而不再是相信),佐夫是真的走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