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专栏】林雪虹·抵达远方

V.S. Naipaul

“对我而言,有了作家的天赋和自由,同时也要承受写作生涯的艰苦和失望,要背井离乡;承受了那种失落以及没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的现实,但也在威尔特郡开启了第二段生活,仿佛是第二个幸福的童年。”

黄远雄·病疫

天外稀释善意的精灵 趁天色微亮之际 蹑起脚尖 忙不迭往虚掩的窗隙门缝

桑吉加.多元发展,让表演艺术有更大的舞台

您如何看待“亚洲艺术”于现在与未来所扮演的角色?您认为目前现代舞世界的重心点在哪?以及未来的走向如何?

孙德俊·我的短歌行II

孙.是系子还是小子都是老子的

陈欣蓓·大同世界

乔瑟琳喜欢流行音乐,她头戴潮流品牌鸭舌帽,身穿卖场里摆在最显眼位置的女士上衣。那阵子软木塞拖鞋是时下最火红的配饰,她也买了一双,搭配迷你热裤,在夏日的午后行入现代摩登的大厦里。如果说乔瑟琳的形象有对立的存在,那便是奥利弗了。他着迷于铁克诺音乐,在有节奏的电子音中反覆甩头摇摆。

游以飘·微风

就你懂得举重若轻 哪怕往事如铅 你知道如何从轻

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浪游者

他不曾想过,阿P会以这样的方式背离他们的城市。那辆老旧的货车,被阿P改装成一座移动城堡。阿P拉开了后车厢的门,霍啦一声,像是打开了一个巨大的魔术盒,让人一阵目眩。那被掏空之后的后车厢,放了一张木床、单人的薄床褥,还有小小的洗脸台。摆满瓶瓶罐罐的木架子,都是阿P亲手装钉起来的。除了日常用品之外,竟还有一个非常精巧的咖啡壶。

周少龙·哭泣的镬铲(下)

(图:NONO)

好些年过去了,这事一直发酵,鸿哥几经努力,依然没能摆平。老来娇一如冤家般,长期处于作战的冷漠之中。

周少龙·哭泣的镬铲(上)

(图:龚万辉提供)

哭像吗啡,一沾不能脱身,鸿哥上了瘾,但凡在大会上没有哭的压轴演出,便若有所失。 

叶思杏·去看神木了

(图:龚万辉提供)

这是一场迟到二十年的吊祭,伫立凝神,凭吊一代巨木倒塌的同时,似乎也凭吊我和他寂寂而终的缘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