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专栏】林惠洲·就这样,二十年了

再一次来到加影参与活动,正好是绵延多年砸坏美誉的争战烟硝渐渐落幕,尘埃未定,这里只怕还有另一场战役在不久的将来展开。昨夜还是学校一百零六周年庆,工作一完席开两道暖暖肚子就匆匆赶回老家。睡了三个小时,又匆匆南下。近十来年,这条路倒也走了好几回,总感觉漫漫长路其修远兮,徒生莫名的感慨。

马盛辉·废城纪实

在没有人烟的城市里 我们每天住进不同的房子 去每一家穿每个人的衣服 睡每个人的床 吃每家储存的零食和干粮

棋子·猫控(上)

(图:龚万辉提供)

听了他的建议,矛盾油然升起:因为自己怕老鼠,就养一只猫;到时不喜欢猫了,难道又要养一只狗?这条生物链多么恐怖,一物克一物。 

许通元·北斋画展

冥冥中,一切都是注定的,在银杏黄到处渲染于上野公园的晚秋,足迹踏至上野之森美术馆,然而难以迎合排长龙的参观者。观赏了美丽怡心的晚秋景色,顺路步入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

刘恺璇·无花

并没有想和谁再相逢岛上 在知道你的脚步即将远去 成为哑巴之后。

萧永龙·华马文化的搭桥者——鲁白野的《马来语月刊》 

Merdeka!Merdeka!Merdeka!在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带领下,我们高喊七声——默迪卡,是的,独立了,马来亚独立了,距今数数也六十一年矣。

谢双发·障碍

走失心头一组咒语 口中念念有词....

【专栏】林雪虹·忧伤的南方

我在《名利场》上读到一个可怕的故事。那是一宗发生在一九九四年冬天的谋杀案,死者是一个二十二岁的黑人女孩。有人在坟场边的草地上发现她的尸体,当时她的容貌已被损毁,头骨凹陷,衣衫不整。她在死前曾遭到虐待,致命的东西极有可能是那根刺穿她下体的山核桃树树枝。几天后,又有一个黑人女孩惨死在附近,死法和那个女孩的一模一样。

【对话专栏】邱琲钧·转轴男女

而我却不识趣地问起那辆自行车……

梁馨元·乘着时差对话

一叶扁舟,载着时差 你撑起它们朝我缓缓 缓缓靠岸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