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郭戴振富·梁山小喽啰日记

(图:衣谷化十提供)

第一个原因我能理解,反正动手的不是军师,他只要说是李逵擅自杀了小衙内就可以推卸责任,可是第二个原因我想不明白,吴军师的计策跟宋晁两位头领有什么关系?

温祥英·故事才开始(下)

(图:衣谷化十提供)

白马熙兰没有包头,虽然趋同心理压力很重。她改穿baju kurong,多了一分潇洒,一分飘逸感。我也逐渐受到回、宗教师频繁的造访:这是我早该预想到的。

无花·诗两首

一排排陈列的干诗 紧贴陌生的封面

马盛辉·骨笛

我死后 请将我 翅膀上的空心骨头 穿孔成笛

林惠洲·花开的季节

盈盈雪花般的流苏覆盖着高耸的树上,竟然是春天了,似曾相识的花影,浓浓清香从手机屏幕上满溢出来,在这溽热暴雨交叠的金宝山脚下。那并不是一个特别期待的季节,但却期待在这校园几个角落肆意张扬的白。你把这几棵花树都拍了下来给我看,问我是什么花,很多人在花下留影,欢欢闹闹,意图留驻青春。

温祥英·故事才开始(上)

(图:何慧漩提供)

尘归于尘,土归于土,没有什么可怕的。主要的是,等了七年,我俩终于在一起。 

吴佳玮·才女

(图:何慧漩提供)

当你第一本作品出版的时候,出版社的腰封文案是﹁本地天才少女处女作”。那日也是书展,你拉着我的手,赶到出版社的摊位自嘲说,就只欠一个【美】”……

曾真·百日之后

我慢慢把你放下。虽然,你像水一样柔中夹杂爱恨,轻易渗透我每寸肌理,进驻我的心绪;虽然,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时儿严肃时儿慈爱,并四处游走,不叩门就擅闯我静谧的意识空间。然而,我已经能够平静看待,即便酸楚涌上鼻头,欲腐蚀调控泪水的堤坝,我也能一并接纳。

陈全兴·河的话

把口张成一座海港 把肠脏拖去灌田 把手脚拉广造湖养虾 在肚子上垂钓这些,只要对人类有用我其实并不在乎

张依苹·近物——致邻居

三伊斯兰黑女 从昨晚的深蓝 走出来 太阳炽烈 我们把黑夜随身携带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