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林雪虹·他们不喜欢理想主义者

书店楼下的墙。 (图:林雪虹)

晚上在家看改编自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同名小说的电影《书店》。故事简单而动人,讲述一个叫弗萝伦丝.格林的寡妇在小镇开书店的故事。那是萨福克郡的一座海滨小镇,有山坡、码头和迷人的房子,弗萝伦丝经常穿着短斗篷坐在山坡上看书,温柔的海风总是轻拂她的头发。她和她那去世的丈夫都热爱读书。

卓振辉·停电城市(下)

(图:Ekaterina Arkhangelskaia提供)

平日里人们察觉不了幽灵的存在,就算察觉到,也会很轻盈忽略掉。只有当停电,他们才会出现。

胡玖洲·阁楼故事(下)

(图:Ekaterina Arkhangelskaia提供)

我们相对无言,谁也不开口一句,就像是在彼此包庇,当作谁也不认识对方,也从来没见过那姑娘。

云一笑·阳光发霉了

季候风,把天空吹朦了 长跪的礁石向苍天祷告 积愿在苍穹日渐沉重 牡蛎撑开蚌壳 一颗珍珠散发咸腥味

辛金顺·L先生的语言学

(图:Ekaterina Arkhangelskaia)

因为知道悖论,破坏的惊奇 L先生喜欢 卷起自己的舌头,让语音走在前面引导影子走向□□□□年的宏愿

海凡·蟒蛇(下)

星光很远,萤火虫不亮。我还有没有机会?如果不写信,怎样才能明白愫心的心?

田思·魔芋

一把蓝色的熊熊火炬 绽放在神秘仙洞 百年枯枝败叶之中 炬心如金色长矛 戳破阴暗的专横

胡玖洲·阁楼故事(中)

那喜欢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穿着棕色凉鞋在旋转木马旁游荡的姑娘叫做亭林。亭子的亭,林子的林。那时,我凌晨四点放工,拖拖拉拉到星巴克时都已经五点了,我把那姑娘带上,给她点了杯冰巧克力,瞧她的样子,把每一口冰巧克力吸得小心翼翼,深怕吸大一口就没了。

孙德俊·我的短歌行

夜的静 被杀死了 凶手是条黑狗

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底片

每次看见还有在用底片相机的人,他就会想起中学时代一个叫做阿P的同班同学,以及曾经在摄影社里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那时候,还有所谓“洗照片”这回事。漆黑的房间里亮着一盏暗房灯,长条形的水池有湿润的药水味。看着底片在显影液里慢慢成像,谁也不知道哪个环节的失误,会造成怎样的失败。等待照片渐渐清晰,才算定格了时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