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刘放·高处不胜寒

身处三十五层摩天卧室 寒意正浓,重重覆盖以寂静片片

云一笑·框起 重瓣茉莉

公鸡碗里的色子不停地转

王筠婷·老粗 

(图:衣谷化十)

老娘子一个劲儿跟他说道理。老粗这么大块一个人,在母亲两根手指之下,立刻缩了一倍。毕恭毕敬,妈妈说什么,他不敢反驳。

【专栏】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小津安二郎

我曾经在那光度昏暗的客厅里,一部接一部地看了很多小津安二郎的电影。那本来就是老旧的公寓,还刻意拉上了窗帘,只剩下二十吋电视荧幕映出的光,随着电影画面里那些黑白身影而微微闪晃着。

星夜·静候茶凉

忆起自己第一次喝茶的时候,那时的自己还是一个驹齿未落的孩子。母亲抱着我用她那布满厚茧的双手轻轻地托起洁白的瓷茶杯,吹了吹茶水,才喂我喝下。当微烫的茶水迅速流入我口腔时,茶的香气瞬间侵占我的口腔,而在这茶香之后来到的便是厚重的苦涩感。舌头花了些时间适应这厚重的苦涩感。

郑田靖·截句诗

巴士停歇,街人与落日行走 斑马线,缠住日落如圆 那一瞬间,在流动的行距中 我伫立无声。

方昂·受难者

——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美国在广岛投下代号为小男孩的原子弹

马盛辉·口袋城市笔记

虽然我在市中心,却永远站在边缘上。

秋吟·妈妈的姿势

我来到李倩的家做客,到厨房,看了一地的东西,呆了一呆,悄悄问李倩:“饭锅和慢锅为什么不放桌子呢?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绕过。好怕踩到哦!”

蓝启元·鸦声变调

绕过神话和文化走廊 趋近文学殿宇 你硕大的身影尴尬登堂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