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叶思杏·去看神木了

(图:龚万辉提供)

这是一场迟到二十年的吊祭,伫立凝神,凭吊一代巨木倒塌的同时,似乎也凭吊我和他寂寂而终的缘份。 

谢双发·形态

我们是相爱的 拥抱着数百里外繁忙城市 跨越南北球的情怀 在天荒海枯之前 我们的心是清晰的

黄建华·新猷

我们用反对决定自己 反面终于成为美好 一如我们长久长久成为雕像的想像

猪脚妹·饭盒

视线有些模糊,好像下雨天的窗户将就了朦胧的月色。昏黄光线使我看清前方的路,有些颠簸难行,或许是因为我的脚尚未痊愈又旧患上新伤。最近的空间窄小,每当我一个大动作,就会在膝盖上划过流星的尾巴,没有橙色的火花,只有浅粉渐变的红钢笔印。

林健文·且听风吟

你是风 你把风的声响化成音乐 我们逐渐听懂了

白甚蓝·煎肉

无知豢养柔嫩的肉质 羞涩是一把刀 在脸上披着众多垂涎的目光

陈欣蓓·来自巧克力王国的青年

(图:衣谷化十提供)

看来我的国家富裕多了,我们的椰子都是自己从树上掉下来的,你要付钱都不知道钱付给谁好。

马盛辉·我和他

我看见童年的自己 在我的脚下乘凉

叶思杏·白兰花开了

只有你是红的,好似大玻璃窗口外火炎一般的落日用余晖染红了大朵大朵的云,吞噬整片天空,也吞噬了你。

薇达·卢比安纳

灯火辉煌的卢比安纳河。粉红色建筑为普列舍仁广场上建于一六四六年的方济各圣母领报堂。

从萨格勒布往卢比安纳的巴士车程不长,约两个小时半多一些。在车上小寐,听见司机以不同语言扬声道“护照”。睁开眼睛,已抵达边境国界例行安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