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丘凯文.恸(中)

(图:何慧漩)

他发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婴孩,婴孩转眼长大成了一个男童。男童长得很可爱,大大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星光。男童高兴地奔向他,正当他蹲下要将婴孩拥抱之际,男童的脸霍然扭曲,呲牙裂齿,骇如夜叉。那婴孩凶狠地诘问着他:“为什么你要抛弃我?”

【花踪热身系列】许裕全.惊起沙禽掠岸飞(上).诗的叩问者——沙禽

(图:何慧漩)

先说个故事。在捷克的波尼斯精神病院,关着一群与世隔绝的病患,悄然轮回生灭,无人闻问。彼时,院内受不知名病毒肆虐,许多病人相继感染去世。病毒虽无名,却裹着妖魔的外衣,让这些不幸罹病的精神分裂者成了代罪羔羊,统统被归类为遭受天谴或被邪灵诅咒之人。

吴庆福.端午诗二首

别以死相许...更别以死相胁...楚王不受屈原要挟...投石不再掀起千层巨浪...投粽会被指控蓄意污染水质...冥诞忌日不过是几上素粽几颗...谁的牢骚能比离骚精彩...

龚万辉.专栏:大迁徙时代的异乡人

南方是个隐喻,无以名状,必须用手去指。仿佛这样就可以穿越过地图上的国界,指向更遥远的地方。他望着机舱座位前的小屏幕,一幅摊平的世界,一道曲折的飞行航线。屏幕上的飞机像是一枚小小的箭头,缓慢穿过南中国海、香料群岛、婆罗洲……。那曾经是离散的迁徙图,如今是他惯于往返的两个点。有时候他在这条航道上,分不清是离家还是回家。

【非常艳】李天葆·艳丽黑牡丹的前半生

电影霹雳蔷薇有所谓华山三艳,于素秋、凤凰女和林凤。

1989年前,看见于素秋久别亮相“盖手印”,她一身黑色皮衣衫裤紧贴着,头发烫得随意翻飞,略漂染一点紫红,戴茶色眼镜,修长身材,玉指纤纤,还可瞥见闪烁润泽绿光的翡翠戒指。

【框里框外】谢林霖·清水模混凝土是什么?

模板的编排设计刻意带出方向感,也利用不同的脱模化学品带出色差,有织锦的感觉。(图:作者提供)

清水模混凝土(Exposed Concrete)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难道只是一幅抹得特别光滑的混凝土墙吗?

人口外流 ‧ 政府机关迁移 ‧ 巴力被遗忘的小镇

巴力大钟楼是当地的标志,1957年为纪念独立而建。(图:星洲日报)

巴力面对最大的问题是人口外流,目前当地的工作机会以原产品业,如橡胶和棕油为主,当地发展缓慢,限制了工作机会,也导致年轻人陆续往外跑寻生机,使华裔人口不断流失。

【古晋笔记】蔡羽·邮政总局·闻岁月的马蹄达达

古晋邮政总局大厦充满欧洲风味。(图:蔡羽提供)

邮政总局(Central Post Office)建于1931年,是古晋地标建筑。邮局至今仍在运作,人潮络绎,维系着老街的生活气息,也见证从布洛克时期、日治时期、英殖民地时期和马来西亚的邮政服务变迁,是极为重要的文化遗产。

梁友瑄 · 和空间对话 · 剧场以外的表演实践

《两分钟单人剧》(图:Five Arts Centre 提供)

空间是我们每天都在经验的,但每个空间背后的政治、性别、意识形态、回忆又是如何被建构,其脉络又是什么?若在创作之前能够往这些方向想一想,再回头审视自己的剧本和表演时,也许眼光已不再相同。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