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辛金顺.杂锦(上)

被敲入黑暗的钉子,仍感受到头部被铁锤锤击的暴力,巨大灼痛,让一波接一波深渊式的冲击,击进了空洞的漆黑里。钉子尖锐的芒光,狠狠刺向了虚无,却又深深感受着木纹因尖锐的穿透,而不断扭曲的疼痛。

林健文.第十剑——给全国赛诗歌朗诵者

剑未出鞘 气扑面而来 冷风从耳边划过 如漫天飞舞的剑语

【专栏】禤素莱.失所

我除了笑,又还能怎样呢?

【专栏】邱琲钧.流离

在现实面前,它们都是不堪一击的存在!

【框里框外】谢林霖·在Malaqa House上一堂文化课

室内装饰配件或许不是原来建筑的模样,整所房子也比许多商贾大宅朴素很多,是比较书香世家的味道。

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马六甲老区有许多本来是荷兰人居住的房子,所以又称为荷兰村,门面之小是应对门牌税征收的单位计算。到19世纪初期,荷兰人退出,经商成功的华侨开始迁入这靠河的荷兰屋里,相应着华人的文化,从中国聘请工匠,在原来的骨架上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家。

华族舞蹈艺术的蜕变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从事推广舞蹈艺术,尤其是华族舞蹈是最傻的事”。吉隆坡汉风舞团就有着一群“傻孩子”,在缺乏资源及资金的窘境下,坚守着文化传承的使命,12年来默默守着舞团。纵使守护舞团的这段路途布满荆棘,但他们彼此依靠、信任及坚持,勇敢地守护着这个被视为最终的归属──汉风舞团。

【笔访】野兽与婆罗洲大历史——张贵兴的小说世界

(图: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我出生在婆罗洲东北雨林边陲一个荒凉小镇,天上有苍鹰,地上有猴子和大蜥蜴,穿山甲和刺猬随时窜入家里,更早的时候,野猪横行如盗匪。

【听弹琴】洪美枫·除了懂得唱歌,你还需要懂得什么?(二)

美杰艺术家管理公司是北京一家音乐艺术家管理公司。在我国,尚未有专业的艺术行政公司代理与管理艺术行政事务,但是随着更多的人自音乐系毕业,马来西亚的音乐表演艺术圈子可说是越来越热闹,或许也是时候把艺术行政与管理规划好,让音乐表演的行政工作走向专业化,让音乐家/声乐家更专心表达艺术的内涵,也通过管理与经纪公司把国内的表演艺术工作者推介到国际舞台。

音乐是综合的艺术,除了懂得唱歌,同学们也必须具备其他相关学科的知识与能力,尤其在这个非常竞争的现代环境里,只懂得如何唱歌是不够的;更尤其是,如果想要远瞻国际舞台,光有着一把声音更是远远不足够。那么,除了声音技巧以及上一期提到的音乐能力,还有什么是同学必须要掌握的呢?

【昔约今城】郑锦华·未必是金钱游戏

旧年代,老一辈人经常用报纸捆卷包起点算过的钱币,向外换纸钞。

每次到书报摊购买书刊报纸时,经常面对难分清楚20仙或50仙钱币的困扰,只因两者同样是金黄色、面积大小也相差无几,又或许随着年纪增长而眼睛老化的缘故,没戴上老花眼镜,真的是没办法一下子区分。

电影分级制·限制了什么?又开放多少?

电检局规范我们什么不该看,赖昌铭反问,“那我们应该看什么?”

在马来西亚,电影依据内容分级,含有暴力、情欲、恐怖、社会政治等元素画面的,仅允许更高年龄层观众观赏,甚至全面禁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