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千里独行》武舞剧场演出 · 探讨传统忠义思想及其现代价值

来自柔佛新山的李劲松武艺坊将在这周末呈献武舞剧场演出《千里独行》。(图:李劲松武艺坊提供)

武艺坊创办人及艺术总监李劲松忆起自己11岁开始习武时,“每次踏入武馆就看到‘关帝圣君’,接着按照师父的规矩,上香祭拜。关羽在我小时候就种下一个很深的影响,他就代表忠义,每个习武者都该有的行为,他就是我们的精神信仰,一个很重要的正气,神圣而不可侵犯。”

王荣禄 · 舞蹈是一种生活态度 · 用力诠释生命和与众不同的自我

■王荣禄简介:出生于马来西亚,28年前到香港寻找他热爱的舞蹈梦,曾加入香港舞蹈团、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澳洲艾思普森现代舞团,及香港南群舞子(曾任5年的艺术总监),在多个大型制作中担任主要角色,演出足迹遍布中国、台湾、美国、英国、德国、韩国、日本、法国及以色列等地。于2002年与周金毅在香港成立不加锁舞踊馆(Unlock Dancing Plaza),致力推广和普及现代舞。同年凭着《新舞动-4in》获香港舞蹈联盟颁发香港舞蹈年奖;作品《游弋苍穹》荣获2015年香港舞蹈年奖“最值得表扬独立舞蹈制作”。他也曾于2014年获颁“香港艺术发展奖”舞蹈界别的年度最佳艺术家奖。目前仍非常活跃于舞蹈创作,应邀参与世界各地艺术节的演出及工作坊,其重要长篇作品包括《10夜II-梦的10日10夜》、《功和豆腐》、《萧邦VSCA帮》、《游弋苍穹》及《男生?男再生》。(图:星洲日报)

你现在问我,我是不是从头一直拿着“马来西亚的身份”一路在做(艺术创作),其实不是的,虽然听起来消极,但却是一个事实。28年前我们到香港,没有人知道马来西亚,也没有因为你来自马来西亚而特别优待你、让你很容易考进舞团。那时马来西亚这个term是nothing,我们一个身份都没有,不懂舞蹈,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姿势......

徐墨龙 · 改编的创意与尴尬——看《小蝌蚪找妈妈》

《小蝌蚪找妈妈》剧照。(图:红姐姐工作室提供)

赏画可以上画廊,演出大厅办画展也是不错的安排,但愣是把画塞进戏剧,摆上舞台,未必能达到设计者的良好愿望。《窗边的小麻雀》就是一例:我不能说是两败俱伤,或许真有儿童看了戏而爱上绘画,但画作与画家故事的加入反而毁了这部“儿童剧”却是不争的事实。

雪隆广青舞团第十届《跨步》舞展 · 汇聚10部全新舞作 · 跨出舞蹈新步伐

雪隆广青舞团第十届《跨步》舞展将汇聚10部全新舞作。(图:雪隆广青舞团提供)

跨步,即往前迈步。由雪隆广青舞团举办的《跨步》舞展系列,今年已经来到第十届,该舞团希望舞者们除了有一个跳舞的平台,更可以拥有一个可以编创、传达想法的空间。这个周末,他们将集合10位编导和一众舞者,准备在雪隆广东会馆小剧场(孝式堂)跳起10支全新创作的舞蹈作品。

赵少杰.寂寞的时光就是咖啡时光

年纪渐长,生活习惯改变了,口味也偏好清淡,咖啡的需求量也减少了,从咖啡机转换到手冲咖啡,因为一个人总是喝不完一包已磨好咖啡粉,因而改换一次只研磨一杯分量的咖啡豆,这时也刚好遇到一些旧的日本陶瓷Kalita手冲咖啡滤壶,纤细的Hario玻璃壶,Kinto玻璃杯和许多大大小小的原木托盘,组成一个人在家的咖啡配备。

【零垃圾生活】郑凤云·刷牙也要零垃圾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部短片,是澳洲家族品牌NOOSA BASICS制作的固体牙膏开箱介绍。呈浅灰色的牙膏装在一个精美的长方形铁盒内,外头还有一个纸盒包装。根据网站所写,牙膏以天然原料制成,部份还是经过有机认证的。

哪里都是办公室(二):开放工作室打造共享概念

Vortex奉行开放式对话,鼓励员工向老板提出建议或指正对方的错误。(图:星洲日报)

共享工作空间,是不是只要提供了共享的方便,就会有共享的实践?开放式工作空间,真正开放的又是什么?

哪里都是办公室(一):SOHO族·我的工作室在我家

家是一个可以休息放松的地方,也是一个蛮容易模糊的地方。杨珍秀强调,在工作环境做固定的事务,不要模糊这个界线。(图:星洲日报)

随着办公空间的逐步扩大,工作与私生活的疆界渐趋模糊,固定的“办公室”有一天会不会消失于无形呢?

梁放.新过客(上)

(图:NONO)

你从没有问她的名字,那个女孩子。一开始,大家心照不宣,彼此仅仅是各自生命旅途中的过客,相处的时候可以敞开胸怀,无所不谈,却几乎都认为没必要有任何进一步的联系,因而甚至也不通姓名,你们这些旅人。以前如此,现在也一样。

【武吉人物】陈政欣.侧写老陈

(图:NONO)

老陈就是喜欢扯,扯皮式的扯谈或乱扯。如果这人去到中国,肯定是被人骂:扯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