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蓝启元·天空之镜

那是个倒反的世界 脚尖之下同一个天空 也有云 白色肥胖的羔羊垂吊着

心态·三时雨

清晨细雨 叶显绿 湿透花瓣旱无余

【专栏】林惠洲·水里的鱼

雨后近晚的校园还有湿意舒凉的流动,似乎是金宝山的雨一直下到这里来。那里的雨往往在放学时刻为我送行,回到木歪河畔。不知为何,这一年,不再找房子留宿。有些疲倦,或者是没有值得留驻的理由,或者是某些难以厘清的依恋。

【听弹琴】洪美枫·《老年的罪孽》

罗西尼的作曲能力可谓顺手拈来,他曾说:“给我一个洗衣清单,我甚至可以把这些(琐碎事)写成音乐!”

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Gioachino Rossini 1792-1868)生于一个对歌剧需求非常大的时代,他从23岁起被两所剧院聘用为歌剧作曲家,一直到37岁那年他写了最后一部歌剧,这14年间创作了40部歌剧。

【昔约今城】郑锦华·椰子成熟时

每逢收割椰子的季节,甘榜妇女削割一条条椰叶枝骨制作成lidi扫帚。

甘榜生活,总比城市的高楼大厦多了无比的绿色。我小时候住的甘榜,环绕周围的尽是不同种类的果树,有水蓊、番石榴、菠萝蜜、芒果,更多的是瘦直耸高的椰子树,每间屋子前后都会有好几棵。我家门前右侧拿督公神龛旁边的一棵,据甘榜人说是甘榜里最高最“年长”的椰子树。

创意手写 ‧ 让中文字跳起舞来

笑容甜美的李紫晴,对手写中文字体抱有一股热爱与坚持。(图:星洲日报)

自前几年开始,西洋书法(Calligraphy)渐渐盛行,修读插画设计的李紫晴,自然也和朋友玩起了花式的西洋艺术字体。

手帐日记 ‧ 记载生活故事

多年的书写习惯,手帐早已成了林卿卿潜移默化的动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有如吃饭刷牙般平常。(图:星洲日报)

当我们都以为手写渐渐被人们舍弃的时候,事实上,它正悄悄地转换成另一个面貌,继续在非主流的世界里绽放火花……

冰谷:泛黄书信 ‧ 见证手写岁月

对冰谷来说,书信,是情谊的交流、感情的抒发。(图:星洲日报)

无论如何,手写书信曾经走过它的辉煌时代,且听马华资深作家冰谷诉说握笔“填格子”的日子,重温旧日写信的时代。

键盘时代 ‧ 你还会写字吗?

随着科技日益发达,人类日常的手写与记录方式产生巨大改变,渐渐地,手机短讯取代了手写书信,手机拍摄取代手写记录,人们渐渐忘了写字,也不再主动提笔。

【作家的第二专长】翁菀君·香味的名字

与商业挂钩的文字似乎难登大雅之堂,可我一步步深入却发现香水的英文文案置入了许多文学笔法,有时更以伟大的艺术为饵。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