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叶靖颐·缺口

二十年,至少二十年,她很清楚,这家百货大楼少说也开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每一天里,她是那么认真的数着每一天,然后看着每一天累积成一年又一年,她活得认真,但毫无意义,孩子的爸这么对别人说她,不对,现在该叫他前夫。二十年了,连阿妹都从姐夫改称他为老张了,自己还是老出错,哪来的孩子,没有孩子了。

【作家的第二专长】周若鹏.魔术骗人

周若鹏于二〇〇八年动地吟纪念游川活动上演出魔术。(卓衍豪摄影)

看魔术表演的观众有两种。你是哪一种?我在同学聚餐时小露两手,大伙很愉快,唯廖同学沉默不语。后来我们换地方喝酒,说说笑笑,廖同学还是很安静,喝得很慢,大伙喝第二杯酒时他还喝着第一杯。突然,他对我说:“你刚才应该是把纸牌藏在袖子里,然后趁伸手时再换出来吧?”

方昂·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邻居小男孩指着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这是刀郎的歌!我忍不住微微欣喜——三年级的华小生读诗了

【专栏】林惠洲·歧路

一袭刺眼红衫罩着黝黑的背影,既熟悉却又似乎陌生的,停格在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忽而又急速地消失无踪……“校长!”

曾真·咳嗽

感冒拖着尾巴,进入第四个星期。发热头疼喉痛鼻塞完结后,每天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浓痰,仍死硬趴伏在上支气管,总是咳得心肺都要震垮之际,才施施然上升到喉头,要你用仅剩的一点气,再使点儿力大声一喝,才肯离开病灶,回归天地。

苏美珊·苍蝇

(图:何慧漩提供)

我只有在它停下来的时候,才能看到它,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只,就像我不知道手上这缕香的烟,还有她最爱的那碗猪脚醋,能否传递给外婆。

【框里框外】谢林霖·Merchant Lane上的美真林

沿墙的透光波浪板为空间带来了舒服的自然光。

“美真林”或许就是取Merchant Lane的谐音,可是我还是挺喜欢“商贾街”的直译。这个一楼的空间本来是青楼妓院的地方,一直营业到1980年代,才卸下有色的生意背景,变成了外劳宿舍。后来或许残破得连外劳也嫌弃了,就丢空了5年。

方路·白蹄狗(下)

(图:Nikolay Neveshkin提供)

杀猪卖肉的白屠夫有几回带包糖,来找母亲,来探白蹄狗,可是很明显的,白屠夫是看中幼狗,找借口要领养。

【对话专栏 】禤素莱·夏至

人生总是越要好玩,就越多磨难。

【对话专栏】邱琲钧·春生

我顽强,因为我不想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