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牛油小生·新柔关卡

(图:龚万辉提供)

在我的时空里,兀兰关卡的行人离境大厅,人群挤成一大团,寸步难行,背包只有一个,你会选择守护前胸还是后背?

碧澄·一起来乌巴

(图:龚万辉提供)

在第十四届大选被敲定在五月九日之后,一六八咖啡店的人气立即比平时更旺。别说坐着高谈阔论,站着的也不介意,但求找到一个位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把整个一六八咖啡店挤得水泄不通。

蔡羽·拜年

那一代人突然脱掉精壮的身影用薄薄的皮,裹住越来越瘦的时间

【古晋笔记】蔡羽·布洛克家族的悲剧人物

如果约翰布洛克没有与其舅舅决裂,砂拉越第二代拉者也许就不是查尔斯(右二)了。(图:KCH Past & Present)

布洛克家族历史中,有一号人物被刻意忽略,他是约翰布洛克(Captain John Brooke Johnson-Brooke)。此人是第二代拉者查尔斯布洛克的长兄,一度是首任拉者詹姆士布洛克的“王储”(Rajah Muda),乃布洛克王朝第一顺位接班人。换言之,如果当年约翰布洛克顺利接班,那么砂拉越第二代白人拉者就不会是他的弟弟查尔斯,砂拉越历史也将改写。

【非常艳 】李天葆·香尘满院花如雪—林黛逝世54年祭

林黛最富于经典的60年代玉照。

大抵珠楼凤凰在,乐喧人语,团团围住一轮明月——记得总到7月,悼念一代影后,确实有的,从浓至淡,越久越是模糊。又或月深年远,怀旧风尚兴起,打开封尘礼盒,发掘沉埋多时的镂金蝉翼纱,方懂得惊艳是怎么一回事。

郭戴振富·梁山小喽啰日记

(图:衣谷化十提供)

第一个原因我能理解,反正动手的不是军师,他只要说是李逵擅自杀了小衙内就可以推卸责任,可是第二个原因我想不明白,吴军师的计策跟宋晁两位头领有什么关系?

温祥英·故事才开始(下)

(图:衣谷化十提供)

白马熙兰没有包头,虽然趋同心理压力很重。她改穿baju kurong,多了一分潇洒,一分飘逸感。我也逐渐受到回、宗教师频繁的造访:这是我早该预想到的。

无花·诗两首

一排排陈列的干诗 紧贴陌生的封面

马盛辉·骨笛

我死后 请将我 翅膀上的空心骨头 穿孔成笛

林惠洲·花开的季节

盈盈雪花般的流苏覆盖着高耸的树上,竟然是春天了,似曾相识的花影,浓浓清香从手机屏幕上满溢出来,在这溽热暴雨交叠的金宝山脚下。那并不是一个特别期待的季节,但却期待在这校园几个角落肆意张扬的白。你把这几棵花树都拍了下来给我看,问我是什么花,很多人在花下留影,欢欢闹闹,意图留驻青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