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牛油小生·仿佛歌唱(下)

(图:Annaveroniq)

语言就像野草,总能在夹缝间找到生存的空间,即便式微,也要狠狠咬你一口。

黄远雄·大雨

在我恫言撒离南方的前夕 大雨一直不舍离去

【对话专栏】禤素莱·海角天涯

若祖父有知,父亲有知,那又该是怎样一种﹁不欲观之”的落寞?

【对话专栏】邱琲钧·八垠无家

但是故乡的概念又是什么呢?

【古晋笔记】蔡羽·梵纳查尔斯号的最后行程

梵纳查尔斯号档案照。(图:militaryimages.net) 

1941年,二战的烽火烧到古晋之前,布洛克政府在9月24日举行了一项盛大的庆典,庆祝布洛克王朝统治砂拉越100周年。随后也举办了义卖会,为英国筹募抗战经费,合共筹得3万元。

【听弹琴】洪美枫·你付的票钱都到哪儿去了?

一张音乐会的票背后到底养了多少人?音乐会,包括其他艺术活动都一样,一场演出动用的专业人员多不胜数,就如同食物链一样,唇齿相依,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个都会妨碍艺术的整体成长。(图为以笔者为首的本地艺术歌曲团体“坊歌者The Song Weavers”首场音乐会的门票设计。)

最近一些民办的音乐会中,票房不甚理想。买票的人认为票价太高(在吉隆坡一带,票价高于50令吉会被认为价格偏高,其他城市据说最高也不能超过30令吉),或许不舍得花钱去做一些什么都带不走的事情。

【昔日今城】郑锦华·金钱游戏以外

童玩游戏两枚钱币出现“一公、一花”的“叮咚”,用在祭祀习俗,即成为向祖先神明请示获得允准的“圣杯”。

小时候不被父母允许玩的“金钱游戏”──“叮咚”,是因为大人玩“叮咚”决定金钱输赢,被视为赌钱游戏的缘故。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而且是在父亲及家人的注视之下,我玩“叮咚”。

【编采手记】许钦斐·现在才来想写【好介绍】,可是……

总是要在失去以后,才想起曾经拥有过的美好。

【鑫光大道】云镁鑫·神山的守护

我只能尽力地跑。虽然深感体力不济,但却又担心自己今年的成绩会比去年来得更差,于是只好逼迫自己的身体违反意志的控制,踏着艰辛的脚步在The Most Beautiful Thing100公里越野赛中前进。

【简而不单】许书简·诚实厨房

有时候是类似ABC汤的味道,然后加入番茄和香料,变成番茄酱的味道。那是因为厨房在炖素高汤,然后再炖成番茄酱,煮番茄意大利面时用的番茄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