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陈奕进·作文课

幻想冬天的念头 不可败给短促的阳光 挂起虚胖的羽绒,我们挑灯寻找想像与暖流 吓退地球仪阴冷的博学态度

辛金顺·绘本诗

庙前的神都睡了 梦里梦见 自己长成了一棵棵榕树

【编采手记】郭慧筠·出差苦与乐

上个月,刚到台北采访了国际剧场艺术节,犹记得出发前,新人慧贤在午饭闲聊时刻,语带羡慕地说道,期待有机会出差,体验一下。

【牛杂】牛忠·水墨画电影

千万别以为我担心《影》不会在大马上映,而风尘仆仆,越洋万里特别去南京看。张艺谋的电影可绝对没有这样的吸引力。他后期的电影有些我都提不起劲去看,哪来专程去南京看《影》!

【简而不单】许书简·预告

3年前,我们一行6个人前往槟城,趁着寻羊店还没开始营业,来个小旅行,像划出大海前的小宁静。

【那电玩乐园】那天晴·鲜血淋漓的死亡之屋

早在1932年,就有一部黑白丧尸片《White Zombie》问世。丧尸片制作成本低,再加入恐怖色情元素,可吸引不少观众买票入场。所以在这近百年来,片商拍了大量恶评如潮,但有一定票房的活死人电影。

【拉张椅子】施宇·一棵安静的树

2016年荷兰Moerkapelle火车路途中,安静阅读的年轻人和正在听着耳机的旅人。

关于诗理应长什么样子,日本有一位老诗人谷川俊太郎说:“诗最理想的样貌就是像路边的野草,就只是在那里而已。”可见读诗最好不要用脑袋,那么不妨用眼睛、用感官……读诗的最佳方法就是启动感官抚摸每一个文字,跟做爱一样。

【隆情岁月】李系德·上海书局合并重生

1975年吉隆坡上海书局举行50周年庆典,全体同仁在店前合影。(图:网络照片)

吉隆坡的上海书局早在1926年创立,店面搬迁了4次,都是在苏丹街里。

【框里框外】谢林霖·旅游住宿的演变

和一群陌生人热络地坐着。我们的家怎么来到这里?

三十几年前,还没有成为潮流的时候,就已经有民宿了。印象深刻的是王城江沙(Kuala Kangsar)的快乐民宿(Suka-Suka Resort),报上有人写了这个在湖中央、有水有莲花的地方,我大老远的去到,警察叔叔说:“你去干嘛?”要求带路时,带路的是上个星期在湖里救溺水小孩的同事。

好玩和快乐比较重要

很多人都说心态会影响周遭的人与环境,关于这点我绝对认同。环顾四周包围自己的东西,都是一些偏老旧而沉稳的器皿,可能是自己渐渐觉得已经到了某个不应该追求“好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