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夏绍华· 约见泰姬陵(下)

(图:Zenina)

永恒,确实只是一种不存在的假象,如果能穿透时间隧道返回当年泰姬陵竣工的那一天,她那每一道云石墙壁应该会比雪絮还要纯白吧?

李开璇· 忠告

那个在轮椅上写书的人 被他的黑洞吸进去了就连一个发自他善良轮椅上的告诫也吸个干净

黄远雄· 瓶颈的窘境

少年时无意逮获一名来去无踪的飞天贼之后催发我个人的英雄崇拜妄想症

【吉隆坡说故事给你听】老城市老记忆 ‧总有人不离不弃

吉隆坡是一个轴心,来到这里的人,不管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谋生打拼,又或旅居找寻生活的灵感——最后都终将绕着它走。毕竟,它是一座城市。但是要说今天的吉隆坡城,又该如何去形容,或是赋予它一个甚么样的名字呢?对游子而言,它或许是若即若离的,仿彿自己属于这里,却又不是他们真正的归属;但是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吉隆坡人而言,无疑,这座城,装载了无数个属于他们的、祖辈的老城故事。

第15届戏炬奖颁奖典礼

马来西亚中文剧场盛事──戏炬奖迈入第15届,不仅是鼓励过去一年努力耕耘的剧场工作者,更是象征一个新的里程碑。戏炬奖从一个相互肯定勉励、同业年度团聚的派对,经由时间淬炼,已逐步迈向传承、艺术视野更广阔、更全面的一个颁奖典礼。迎接即将来临的颁奖典礼,让我们一窥本地剧场百花齐放的热闹盛况。

我们可不可以也像托尼奖?

踏入第15届的戏炬奖,承载的不只是剧场人的自家Party那般简单,更多是他们对马来西亚华文剧场的使命感,以及未来发展的美好想像。或许,可以如同美国剧场界最高荣誉的托尼奖……15年的戏炬奖正值少年,褪去懵懂稚气后,是时候在艰巨的环境中寻找永续经营,当然还期望着在职位栏填上“全职剧场人”的生活空间。

多语环境中.马华剧场语言

徐墨龙

马来西亚是多语环境,平日生活的中文语境也是南腔北调,中文戏剧演出在语言和腔调上也千姿百态。即便所谓的标准华语,普遍上也有中国腔台湾腔之别;方言也各有地方特色。在您看来,多语环境对大马中文剧场形构什么样的优势与劣势?大马中文剧场应坚持标准语言(华语与方言)吗?标准以什么为准?

质朴稚拙可人书

洪福田早前出版的手工书,《地狱门前》与《赤嵌记——我的西川满》。

向来,光头佬对邮局服务信心缺缺,说好的“快递”如果是时快或时慢的递送到府,那还好,至少还不致于寄丢了;反观福田兄第一次寄出的贺卡,光头佬左顾右盼,引颈长盼多时,临过年前大概心里已有数,虽然怀疑是邮误也不敢贸贸然发短讯去打扰福田兄,倒是他细心体贴,反来问我有没收到贺卡,“

风筝断了线‧永别了,沙菲依!

(图:星洲日报)

马来传统风筝的一代宗师沙菲依(Pak Shafie Bin Jusoh)对马来风筝一生的情意结,原本几乎接近消失传统马来风筝艺术由他一手撑起,点燃艺术不灭之火,马来风筝的文化手艺得以传承,他的逝世是马来文化界是一大损失。

【非常艳】李天葆·对此一代瑶台夜合花

50年代香港粤剧美艳亲王芳艳芬。

那天终于看到了《魂化瑶台夜合花》,欢喜而恍惚,毕竟多年念念,芳艳芬版本的冯小怜艳史,想着是如何哀怨,是怎样的低回。但追溯起来,又仿佛云里雾里,此小怜非彼小怜;时代混淆,转移南北朝为战国年代,假借宫花指涉戏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