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苏美珊·苍蝇

(图:何慧漩提供)

我只有在它停下来的时候,才能看到它,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只,就像我不知道手上这缕香的烟,还有她最爱的那碗猪脚醋,能否传递给外婆。

【框里框外】谢林霖·Merchant Lane上的美真林

沿墙的透光波浪板为空间带来了舒服的自然光。

“美真林”或许就是取Merchant Lane的谐音,可是我还是挺喜欢“商贾街”的直译。这个一楼的空间本来是青楼妓院的地方,一直营业到1980年代,才卸下有色的生意背景,变成了外劳宿舍。后来或许残破得连外劳也嫌弃了,就丢空了5年。

方路·白蹄狗(下)

(图:Nikolay Neveshkin提供)

杀猪卖肉的白屠夫有几回带包糖,来找母亲,来探白蹄狗,可是很明显的,白屠夫是看中幼狗,找借口要领养。

【对话专栏 】禤素莱·夏至

人生总是越要好玩,就越多磨难。

【对话专栏】邱琲钧·春生

我顽强,因为我不想死。

陈伟哲·三行诗

失眠时数绵羊 我特意没收一只 愿你过来身边一同咩咩

无花·树上有狗

“行道树每天都在掉叶 清道夫不会不知道”

马盛辉·蛇孩

那年他躲在学校后的丛林里含泪发毒誓要杀死所有欺负他和嘲笑他的孩子

李易·早安, 台北

早安,你想吃的吉士蛋堡 我已经买来在桌子上 桌上还有一杯冷掉的黑咖啡 让你用来解掉昨夜的宿醉与迷茫

方路·白蹄狗(上)

(图:何慧漩提供)

我载着一麻袋的狗仔放生,上了脚车使劲踩,一圈圈踏,逐渐踩出圈子转动的光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