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吴庆福·李敖两首

等我死后,你们会想我想到发疯——李敖

夏绍华·约见泰姬陵(上)

(图:何慧漩)

Raj说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观景地点,是一个只属于高度熟悉阿格拉市的导游的秘密……

李有成·初秋 与哈金游华尔腾湖

(图:李有成提供)

我们走吧,沿着湖畔 一百六十年后 天不是那时候的天,云 不是那时候的云,湖也不是那时候的湖

洪祖秋·梦呓(下)

(图:何慧漩)

外面大雨仍然倾盆下着,幸运的富隆格太太没有像丽玛婆姆一样被雷电劈倒。附贴在垃圾桶上的旧报纸早已不知去向,我转身看着桌上的纸张,上面仍然是奴隶两个字。

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漫游者

许多年以后,妻离开了他,而他一个人回到那古老的街道,恍若自己是与周遭无关的漫游者。大迁徙之后的街道,记忆之中的许多场景都已经自现实消失,记忆渐渐和现实勃离。

峇峇娘惹之绚丽多姿的娘惹文化

张再芳手握娘惹瓷器当中最著名的“盖盅”(Kamcheng)。“Kamcheng”在福建话是指感情,意味一家人的感情能够融洽永固。一般上,“盖盅”都用来盛汤或糖水。(图:星洲日报)

以前年轻娘惹没有机会出外,必须勤学厨艺和珠绣。谈婚论嫁时就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媒人来到女方家时,女方家人就会要求女儿在厨房准备食物。由于捣碎香料辣椒是娘惹的基本功,从而也可以看出对方的厨艺技巧。“当媒人在和女方家庭成员谈天时,就会留意年轻娘惹用石杵捣辣椒的声音。单凭声音就能知道对方是否有好厨艺。

【非常艳】李天葆·长天铺晚霞,花如人面红

最早认得叶枫,如果是从《山歌恋》开始——丰腴圆润的村姑,眉挑目语,赶羊之余,唱山歌寄情,一个娇羞还回身甩大辫子;她随时换了一身大红袄,晋身财主的姨太太,甚至是身负武功,懂得辫子功也说不定……她媚眼如丝,秋波一阵阵,自有天赋和任务,绝无可能要对歌招亲

【听弹琴】洪美枫·年轻的歌唱家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悉尼歌剧院:各国歌唱家,包括亚洲人尤其近年来在歌剧界崛起的韩国人都在里面工作了,我国的歌唱家们,都准备好了吗?

从国外学习音乐回国10年以来,我很有福气遇到许多很好的学生,也听到许多年轻有条件的好声音。随着近5年来很荣幸参与了一些国内外的演出,有机会与国际其他音乐家与歌唱家合作,让我不断思考我国声乐界发展的窘境与困难。从声乐前辈们开始算起,我们的声乐界努力了这么多年,我们要如何再往前走多一步?我们距离国际门槛还有多远?

【昔约今城】郑锦华·客家人补天过年

蒸软年糕粘上椰丝当“甜品”的“穿天日”应节食品。

元宵节过后的农历正月二十日,对于多种不同籍贯的人来说,已经过完春节农历新年,唯独客家人,这一天俗称女娲“补天穿”的“天穿日”(tien’con’ngid.),才是真正过新年的特别日子。

【非常艳】李天葆·玉楼春色美人心

伊丽莎白泰莱少女时期,美艳动人。

四五十年代好莱坞明星,我偏喜琼芳登——她演的《简爱》里,小时候孤儿院时代,饰演玩伴的是伊丽莎白泰莱;有的译为“泰勒”,玉女前身,还是童星呢。美人胚子模范写照,她大概当年也心急,尽想如何赶快缩短青春期,瞬间过渡到花开时节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