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作家的第二专长】黎紫书·耍无赖

左起:炖海鲜、Farro沙拉、炖牛肉。

文艺春秋邀稿时,我以为是仗义事,没想仔细便答应下来。待要动笔了,我却看着题目恍神两天,甚至发信向主编确认,这题目没错吧?

【古晋笔记】蔡羽·甘蜜黄金岁月里的三地情缘

1900年前后的古晋甘蜜街。(图:砂拉越博物院)

去了一趟新山陈旭年街,从街头街尾的拱门到沿街的装潢雕饰,皆以甘蜜和胡椒为设计元素,要人们记得新山的开埠与这两种作物关系密切。看在我眼里,甘蜜和胡椒还有另一层意思,它基本上也将新加坡、新山和古晋串联成一个经贸与文化区块,促成三地在历史上有太多切割不了的渊源。

【听弹琴】洪美枫·除了懂得唱歌,你还需要懂得什么?

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1935-2007)是著名的意大利男高音,也是少数不懂阅读乐谱的歌唱家之一。对于他不能读谱这件事,不少乐评都尖酸评论,但又不能不对他的声乐技巧和精湛的演唱所折服。尽管不懂阅读乐谱,但他依然参演了许多歌剧并担任男主角,在学习音乐和研究乐谱上(他用自己的方法读谱学习),他肯定有过人之处,也肯定比其他人更用心和恒心,否则成功不会贸贸然找上他。

走在专业音乐学习的路上,如果你还认为只要自己唱得好,比赛屡屡得奖,便一定能有所作为,职业前途一片光明,那么你就错了。

【昔约今城】郑锦华·不见牛郎的七月七

七夕这一天,到槟城七条路百年城隍庙祭拜七娘妈的人潮络绎不绝。(图:作者提供)

每年七夕,相传牛郎织女一年一度透过喜鹊桥相会的日子,从早上到夜晚,陆续看到左邻右舍的阿姨们,将一张摆满鲜花、果品、香粉、花露水、针、线等祭品的桌子,摆在自家门口祭拜七娘妈,为家中尚未有心仪对象的女儿祈求好姻缘。

【非常艳】李天葆·满庭秋草化蔷薇

长城大公主夏梦。

手边看着些《长城画报》,感慨良多——此栏挨近灯影阑珊时,有逢秋女士联络,转赠旧杂志,说是其兄健文生前所有……

曾真·虱子

(图:NONO提供)

头虱太爱我们这群孩子,蹦来跳去不亦乐乎。与虱子共舞的日子,年计。 

薇达·卢比安纳之二

普列舍伦雕像下有唱诗班在唱着斯洛文尼亚民谣,歌声和谐美好。 (图:薇达提供)

在卢比安纳的第二日早晨。在窗前做早餐,昨夜的美斯混血女孩路过。她说今日天气不错,把握日光好出门。在这换季时刻,你永不知道下一秒将如何倾盆大雨。

【专栏】林雪虹·抵达远方

V.S. Naipaul

“对我而言,有了作家的天赋和自由,同时也要承受写作生涯的艰苦和失望,要背井离乡;承受了那种失落以及没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的现实,但也在威尔特郡开启了第二段生活,仿佛是第二个幸福的童年。”

黄远雄·病疫

天外稀释善意的精灵 趁天色微亮之际 蹑起脚尖 忙不迭往虚掩的窗隙门缝

宇宙人的地球探险计划.从天而降在两河交汇之城

“我们和大家一样,漫步在这个地球上扎扎实实地感受着生活的一切,并且用音乐纪录时下年轻人最真实的写照”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