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冼文光·干预

我头发在祖母梦里 茂盛地生长、复活,却没有带来 天堂与地狱的讯息

陈全兴·黑眼镜——与你同在

上周的预测果然实现在这份报告上 关于近况如故以及如故以后的事

梁馨元·红色大门

(图:NONO)

那次以后,我常常有一颗坚硬的大石沉在心底,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性面前,女人总要面对性别不平等的遭遇?男性看片(爱情动作片,简称“片”)被当作玩笑,女性看片却是不知廉耻;男性进行性行为可以是饭后茶余,女性却是淫娃荡妇。我不知道,那像是停车位与车子的关系,关于选择与被选择,和与生俱来的高低之分。于是我差一点选择犯错。 

刘恺璇·守

“咯登。”又是那道细微的声响。他转了个身,虽仍紧闭着双眼,却已睡意全无。自他抵达老房子的第一个晚上,那道琐细的声音就像阴魂不断盘旋在他耳边一点一点地啃噬着他的睡眠。声音细微得几乎不存在,却能一连几个晚上扰得他无法入眠,这样的情况足以令他徘徊于崩溃边缘。

陈伟哲·四分之一的寂寞

我穷得只剩身影可以租让 也可以给你当第三者

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学校

那守间废置于市街之中,最后被拆毁的小学,对他来说,一直是一个隐喻,一个永远回不去的地方。这所小学背负着战前历史,校园里长着许多高大参天的树木,然而那些木柱窗框后来皆不堪白蚁啃咬,校舍最终变成危楼,整个学校都被铲平,灰飞湮没,不复存在。

【非常艳】李天葆·泪盈弱柳,炼狱金凤

粤语片时代的苗金凤冷艳可人,《一水隔天涯》唱片封面以她为招徕。

前阵子旧剧出土,苗金凤饰演影城大亨的填房,可是衣着堪比明星,不是狐裘披肩,便是泥金旗袍,偶尔斜坐贵妃榻,望去,竟是艳绝人寰,尤物恐怕就是长得如此模样了。上世纪70年代电视剧,到底还是容得下她——苗金凤是从粤语片年月穿越过来,难得幸存,浑身倒是不留当初的烟火痕迹。

【古晋笔记】蔡羽·百年老会馆的老名字

位于花香街的凤山寺,是古晋福建公会的起源。(图:Changing Land Scape of Kuching by Ho Ah Chon)

华人大批抵达砂拉越,从19世纪初期新尧湾和帽山地区发现锑矿与金矿开始。先是三发的客家矿工翻过边界山脉,在帽山创立十二分公司从事采矿,而后随着英国人詹姆士布洛克在古晋建立政权,闽潮人士也开始到来经商和开垦,华人人口迅速增长。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