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洪祖秋·我译〈梦呓〉

〈梦呓〉是我国国家文学奖得主萨农阿末教授一九七一年的作品,此篇作品与另一篇〈Kalau Ibu Sampai TakahTiga〉获得那一年的文学奖项,并被收集在《旅程中:一九七一年文学奖作品合集》(“Dalam Perjalanan”Antologi Cerpen Hadiah Sastra1971)里。

洪祖秋·梦呓(上)

(图:NONO提供)

你不是也有眼睛?你不是也有耳朵?我们的砖屋被其他的砖屋重重围着,几十间,几千间;也让忙忙碌碌,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而互相争夺的人群重重包围着;更让狗儿、垃圾桶、汽车、玻璃樽、烟、教堂、酒吧、性、邪恶、魔鬼与死亡所包围着。

黄子扬·终究鸟一般飞了起来

“有时一个星体还没走完银河系的一半路程就在太空中爆炸。”——卡尔.萨根

【非常艳】李天葆·此生几见月华圆

美国杂志《Look》介绍李菁为中国娃娃。

这几天我一直想起那个旧月历铁牌——以前就写过,月洞门图案设计等同广寒宫,里头当然是月里嫦娥了。

【剧场人对谈2:幕后团队片】在剧场的影子面工作

蔡紫滢(左起)、林伟星、何慧婷。(图:星洲日报)

魁北克剧场导演RobertLepage在一次的访谈中,转述一位日本剧场幕后人员对工作的描述,“我是在剧场的影子面工作的人”。

书写多元性别舞台剧--剧作家马克Mark Beau de Silva

在多年来写过好几个关于跨性别社群的剧本,其中包括2013年的中英舞台剧《Our Sister's Son:A Story of a Boy Through the Eyes of His Queens》、2014年的《Ah Steve》,以及今年上演的歌舞喜剧《Men In Heels》,呈现出对多元性别认同、性别尊重。请问您如何看待本地多元性别舞台剧?本地英文舞台对多元性别是否持着比较开放的态度?

柔佛古庙游神之游神文化,如何新旧并存?

持香追随圣驾的善信,体现游神活动传统民俗信仰的一面。(图:星洲日报)

“累了就回啰。我们寻找的是随性的狂欢快乐,两旁都是不认识的人,但大家都很开心。游神也是祈求家庭和乐嘛,现在我都是全家大小轻轻松松去,已经四五年不去恭迎台,在路上遇到朋友,开开心心的。”

柔佛古庙游神之敲锣打鼓

柔佛古庙洪仙大帝第拾壹队大锣鼓队旧照。(图:受访者提供)

柔佛古庙游神盛会于2012年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古庙于何时成立已不可考,庙里最古老的文物匾额刻着“总握天枢”,年份为“同治庚午”,即1870年;目前学者找到记载游神的最初资料是1888年(光绪十四年)的《叻报》。由此可见柔佛古庙至少有148年之久,游神活动也已超过130年。

柔佛古庙游神之穿上游神衣,随众神銮驾。

众神起驾夜游的行宫广场,是一片五颜六色的人海。(图:本报档案照)

“柔佛古庙游神过后,新山才算过完农历新年。”柔佛新山华社流传着这句话。当各地华人庆完元宵,新山华社仍沉浸在春节气氛,紧锣密鼓筹备每逢农历正月十八至廿二的柔佛古庙游神盛会。

冯白羽·解尸

躺在李杜韩柳或更早的解剖台上化骨成灰燃成烬以前有一具五味诱人的尸体。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