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谢双发·形态

我们是相爱的 拥抱着数百里外繁忙城市 跨越南北球的情怀 在天荒海枯之前 我们的心是清晰的

黄建华·新猷

我们用反对决定自己 反面终于成为美好 一如我们长久长久成为雕像的想像

猪脚妹·饭盒

视线有些模糊,好像下雨天的窗户将就了朦胧的月色。昏黄光线使我看清前方的路,有些颠簸难行,或许是因为我的脚尚未痊愈又旧患上新伤。最近的空间窄小,每当我一个大动作,就会在膝盖上划过流星的尾巴,没有橙色的火花,只有浅粉渐变的红钢笔印。

林健文·且听风吟

你是风 你把风的声响化成音乐 我们逐渐听懂了

艺术,“快”文化当道的一股清流

阿末扎基:大马不乏具有创意的艺术家,但大型的艺术馆很少,政府所给予的资源有限,限制了艺术的推广和发展。(图:星洲日报)

如今科技发达,您如何看待石版印刷这样的传统工艺在现今时代中所处的位置?您到过多个国家举办画展,您认为国外有哪些值得借鉴之处,能进一步将大马艺术普及化?

【非常艳】李天葆·映雪、红菱、白芙蓉

芳艳芬是50年代有名的粤剧花旦王。

唐涤生编导的《红菱血》,整个戏剧气氛颇有黑色电影色彩——50年代初,芳艳芬仿佛残留着舞台化妆的痕迹,粉白脸,胭脂猩红,在黑白片里看来,不过是黑漆漆,更增添某种幽森异艳。

【框里框外】谢林霖·建筑语言的辨识度

森林里常有小市集。

看歌手选拔赛,总是会听到导师提到声音的“辨识度”这个词,主要就是这个人一开口,你蒙了眼也可以肯定的叫出歌手名字──有可能是歌手表达的特有技巧,或是歌手本身声音的特质。建筑界里也有这样辨识度的高低上下。

白甚蓝·煎肉

无知豢养柔嫩的肉质 羞涩是一把刀 在脸上披着众多垂涎的目光

陈欣蓓·来自巧克力王国的青年

(图:衣谷化十提供)

看来我的国家富裕多了,我们的椰子都是自己从树上掉下来的,你要付钱都不知道钱付给谁好。

马盛辉·我和他

我看见童年的自己 在我的脚下乘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