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黄锦树.李永平悼念特辑(上)同乡会

(摄影:蔡添华)

我和李永平只见过三次面。最近的一次是今年九月九日,李永平化疗前夕,麦田出版社给他在纪州庵办个新书发表会,兼给九月十五日生日的他暖个寿。

流金劳勿(一):劳勿被岁月偷走了金光

劳勿盛产黄金,武吉公满是最大的金库。

劳勿是‘Raub’的音译,远古时候,人们偶然发现河床上有闪烁的金光,俯身掬取一把细砂凑近看,发现了黄金。于是这个地方就叫‘Raub’,小小蛮荒之地,因黄金而亮眼繁华起来。

众筹送东风.聚沙成塔,筹建梦想

吴文彬说,经过这么多年,很多人开始尝试了解和接触众筹概念。但绝大部份还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例如到中小型企业谈众筹,都以为是创立公司用的资金。(图:星洲日报)

人因梦想而伟大,但要实践了才会精彩。当一个人满怀热诚,拥有冒险精神、人力、完整计划,但万事俱备只欠资金,也只能一脸愁容。虽然亲友能掏钱相助或者走入银行借贷,但也未必能筹到所需的数额。近几年,市场就开始兴起群众筹资(简称众筹)的形式,运用网络平台凝聚群众力量集资,让好的点子和想法有机会被看见和实现。

篆书心经写成图 ‧ 张海贵自学乐此不疲

张海贵从260句心经观音图开始了篆文书法。(图:星洲日报)

张海贵没有学过书法或画画,学历也不高,3年前在奥妙的机缘下通过德教会济善阁扶乩务上接触到篆书,他边学边写,现在作品已经卖到新加坡和中国。

2017年音桥当代音乐节 · 实现音乐梦想 · 感受创作人的现场魅力

历届的音桥当代音乐节。(图:受访单位提供,Dev Lee 摄影)

如今每个周末,至少有上万人会坐在电脑或电视面前,等待如《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音乐综艺节目上载其最新的播放集数。但同时,另一边厢的音乐厅里头,即使台上摆满了形形色色的乐器或歌手,台下却只坐着寥寥无几的听众在认真欣赏……

孙春美 · 支离破碎的艺术滋养

这根本也是我们华裔艺术工作者一直以来所面临的窘境。我们整个环境给我们的艺术滋养,多元种族的养分,在自己族群的文化间偶尔沾点别的边,马来一点印度一点,点点滴滴灌注表演者的肢体,造就今天表演者的身体文化。我们就是如此的点点滴滴,没有一个完整的文化、艺术系统在滋养表演艺术工作者,编导要表现的就是文化和艺术养分的“支离破碎”,一语击中!

李国良 · 摩登元素新潮流 · 古典音乐散发时尚魅力

【李国良】简介:现任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KLPAC)属下管弦乐团音乐总监与驻团指挥,通晓钢琴、小提琴与中提琴,曾以中提琴手身份参与本地多个乐团的演出,包括国家交响乐团与槟城爱乐团。于2010年师从当时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驻团指挥已故陈伟添先生,并受委为实习指挥。于2012年师从本地知名钢琴家暨指挥家鲍以灵,及后于2014年接手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乐团指挥重任。李国良也是弦之友弦乐团(Friend of Strings Ensemble)指挥以及淘气音乐人(Wicked Music People)巴洛克乐团的中提琴手。今年8月,李国良刚于音契圣乐节指挥了贝多芬的《欢乐颂》第九号交响曲。(图:李国良提供)

马来西亚目前还缺乏一个集中的管道来营销古典乐,各电台所专注的不外是流行音乐。听众少了一个直接认识和接触古典乐的平台,自然对其印象含糊。一般人舍得花费数百令吉,甚至愿意花时间排队抢购演唱会门票,而交响音乐会在马来西亚却从来不可能出现如此盛况。

亲爱的,我把街头变书坊了!(三)推广阅读不分族群·与其吸纳,不如大家合作

街头书坊的演讲、讨论都以马来文为主。兹克里直言,马来文已经很久没被用为“反抗的语言”。(图:受访者提供)

兹克里认为,我国各族抱有不同想像,和语言有莫大关系。人们每天使用的语言,反映了价值观、原则、心理和处事方式,各族人士都不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该如何定位自己?我们能一起处理事情吗?我想艺术和文化能起不同作用。”

【滚石不生苔】陈文贵·Tindersticks“最低倜”的摇滚乐队

Tindersticks可能是乐坛最低调的摇滚乐队,他们“低调”的程度,让我以为,他们只适合在夜间出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