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汇集八方的国际舞蹈平台,展现多元文化的色彩与深度

金黄与小彤。

第7届《诗巫国际舞蹈节》是砂州最大型的舞蹈节,从2012年开始承办,便吸引了国际舞蹈人士的关注,迈入2018年,不觉已经是第7届了。

从草根跃上大舞台·新加坡歌台唱出一片天

(图:星洲日报)

这种草根娱乐发源自新加坡,而且已经从邻里走进大银幕、小荧幕、歌剧院,还有一年一度的国家农历新年庆典“妆艺大游行”。其实,新加坡歌台也曾老去,如今新人辈出,是什么让歌台起死回生,又值得马来西亚歌台借镜?

传统戏曲·华丽转身,不再听不懂!

(图:星洲日报)

歌台是六七十年代引进马来西亚的娱乐节目。在那之前,七月普度的余兴节目是传统戏曲。虽然近年来七月歌台非常普遍,也有很多普度会延续传统,邀请地方戏曲助兴。

鬼月有戏唱·从传统戏曲到歌台,越演越热

(图:星洲日报)

在歌台出现之前,七月普度的余兴节目是传统地方戏曲,至今也有不少地方邀请传统戏班演出地方戏曲,为好兄弟助兴。不管是歌台或传统戏曲,虽说表演给大士爷、好兄弟看,台下观众也乐在其中。

七月鬼节歌台登场!

郑桠铧在七月歌台亲身经历,也听过许多邪门的事,他强调只要一颗诚心,没有邪念,诸事就会顺利。(图:星洲日报)

强劲音乐下,福建歌〈兴旺发〉唱响大街小巷,又到七月歌台的季节。每年农历七月,各社区举办庆中元盛会,少不了歌台表演。不用多说,台下观众都晓得把第一排上座保留给“好兄弟”,阴阳两界共赏余兴节目。

世上只有猫猫好

香港北角“森记”一隅。

去年初,邂逅了香港电影导演赵良骏写的一本书——《七千零七夜恋恋书廊》,内容叙述了坐落在香港北角炮台山英皇中心地库——森记图书公司及书店主人阿璇的传奇性故事。

【昔约今城】郑锦华·七月迷思

街区设坛祭祀“大士爷”的“普度”习俗,与道教祭祀地官求忏悔赦罪存有不同的意义。

农历七月,传统俗称“庆赞中元”或“盂兰盛会”,民间称为“普度”或“鬼节”。七月十五,称之为“七月半”。

亚依淡—凝聚发展与传统文化‧激活生命力

外人來到亞依淡的商販集中區,就可選購各種貨品,包括來自各區的各種農產品、公仔、酥炸零食和陶器等等。(圖:星洲日報)

第14届大选,让亚依淡(Ayer Hitam)跃入全国人民的眼帘里,因为是焦点选区而成为耳熟能详的地名。选战结束,人们的视线依然离不开这个地方,不外是竞选成绩一度引起争议,网上的议论纷纷,始终不曾消停。如果将相关争议暂搁一旁,外表看来平平无奇的亚依淡,背后仍有不少故事,足以抗拒岁月的侵蚀流失,挽住小地方的气韵形魂,值得我们细细聆听和品味。

【非常艳】李天葆·千叶红莲,华丽正果

50年代初的李丽华,坐在茶餐厅的卡座里,一身职业女性打扮,西装翻领外套,两手叠放,自持有礼,只是回眸含笑,露出典型的娇媚模样——后面椅背坐的是张扬,极为年轻的张扬。青嫩白净的高个儿,是刚出道的男明星吧。影片叫《电影故事》,又名《错错错》,前者仿佛非常现代化,将片名放置到一种意境,不像3个错字,连成一线,暗藏警世通言。

【古晋笔记】蔡羽·成邦江路旅行公演

今年庆祝创校60周年的古晋中华第一中学。

二战以后,由古晋华社统筹统办的古晋中华中学(简称“中中”)经过数年的发展后,进入1950年代初期已经出现学生人数爆炸的现象,老旧的校舍和有限的校地不敷应用。1953年7月,林郁初校长上任后,提出筹建新校舍的计划,立刻得到各方的响应。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