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黄子扬.专栏:银线

十月的尾巴总会拖着长长的雨。很多尾鱼游向天空的额。又再幻化成云。在醒来的某天,捷运忽然开通,整个城市好像又互相接驳起来。借由一列列准点的火车,环绕城市的心脏,血管一般,复苏周围的景象。半年驰骋,未曾停歇的脚步,某天醒来忽然一场梦一样消失,连梦自身也都忘了。

【零垃圾生活】郑凤云·被塑胶袋淹没的泰国

一路上中招不少,最大的塑胶垃圾是不小心中招的宝特瓶。只好洗干净插在背包后面,一路带回马来西亚回收。

踏进传统市集,喧嚣的叫卖,椰浆的甜味还有五颜六色的糕点争相填满我们的五官。带着满身蚊子包的我们,在与世隔绝一个星期後回到“人间”,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好“买东西吃东西买东西吃东西”的三碗猪脚之旅。

苏炳衡印务局.走过近八十年的风雨岁月……

印务局创办人已故苏炳衡排行第七的儿子苏国华。(图:星洲日报)

当活字印刷术式微,一颗颗铅字躺在架上封了尘。机器虽然停摆,但新山老字号苏炳衡印务局印刷过的每一份文件,都代表一个时代的故事,印刻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

边佳兰现在怎样了(五):孙秀彬·为抗争付出无悔无憾

孙秀彬与丈夫张峻岳当年积极投入抗争。(图:星洲日报)

抗争过后,坐在面前的孙秀彬不再是边佳兰自救联盟秘书,而是回到职场的补习班老师,回归家庭的妈妈。谈起这片土地,她显露出一位母亲对孩子成长环境的担忧。

【昔约今城】郑锦华·童言童谣童玩乐

“One Two Tali Shom”,张开手掌出“大海”的可以淹没紧握拳头的“石头”取胜。

童年时期,玩游戏是开心的事,偶尔遇上一些不守游戏规则的,经常会遭到女生玩伴的指骂:“你臭相”。要不然就是一些女生跟身边的玩伴起“冲突”,随口抛给对方一句:“我不跟你好了”。这些“童言”,在现今童年世界依然时有所闻,也是许多人至今一谈起依然回味无穷的童年回忆。

【听弹琴】洪美枫·低音提琴与室内乐作品

笔者(中)与马来西亚爱乐交响乐团音乐家:低音提琴家Foo Yin Hong(右)及钢琴家Akiko Danis(左)在演出博迪西尼的三重奏前,在后台同影。

在众多室内乐(Chamber Music)曲目当中,最为人知的应该便是钢琴(Piano)与小提琴(Violin)丶中提琴(Viola)或大提琴(Cello)的组合。

【非常艳】李天葆·情焰火花,冷梦盛筵

当年张仲文有多风光?至少我在上世纪90年代无法臆测。1995年飞利浦出版的《流金岁月第二辑》,头一首便是〈叉烧包〉,不知怎的,流传印刷的总用“叉烧饱”,加上食字边,或许那富足丰满之感,愈加饱胀。

边佳兰现在怎样了(四):许俊平·边佳兰每天都在小改变

俯瞰远方正是RAPID,而我脚下踩着的土地,是当年村民力保的义山。(图:星洲日报)

石化工业进驻引进大量人潮,衣食住行各行各业都是商机。许俊平说,配合工程进行,带动一些相关的辅助行业,如运输、五金。

《我从山中来》儿童剧 · 从鍾正山画里走出来的3个小孩

鍾正山说,小孩子天生充满想像力,他自叹比不上他们的天马行空,因此小孩子是他心中的老师。(图:星洲日报)

画是静态的,而戏剧是动态的,一静一动让赏画不再是大人的权利,小孩子对“美”也有独特见解和感受,可谓另一种跨域的美学鉴赏。这便是画家儿童剧系列的目的,同时透过戏剧把本土画家介绍给小朋友,无形中也是将艺术修养的种子埋在孩子的心里。

《地藏》音乐剧 · 解开千年误会 · 让真善美启迪人心

杨伟汉是本地著名演员及歌手,曾出演的大型音乐剧有《释迦牟尼佛传》《天心月圆》《圆满的生命》、《雪域上的光芒──文成公主》、《花啦啦歌舞团》等。2011年成立汉制作,曾制作及编导的音乐剧有《姚莉──永远绽放的玫瑰》及《玄奘西游》。(图:星洲日报)

生活中,我们甚少接触地藏菩萨,唯有在亲友往生后或病人临终前念诵《地藏经》,希望借此帮助消除他们的宿世业障,也让亡者往生的路可以走得好一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