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隆情岁月】李系德·去恩记录心水歌辑

70年代谐街一家电器公司清货大减价时,我买了一架录音机,除了听卡式录音带(assette)的歌曲,还可以玩录音,那是小市民最廉宜的娱乐了。

【迷你相馆】Frank Wong·大象与杜杜

假期里,每一个下午没有停过的雨。即使是最文艺的雨,遇见了日常,关于晒不晒衣,洗不洗车,都不得不打个哈哈。不尴尬,那是剥去外衣的真实。这些日子里,教的都是晚班居多。

【编采手记】叶洢颖·死命赶的使命感

很多人以为副刊的内容轻松、吃喝玩乐很惬意,但作为曾在普通组、专题组工作,尔后转战副刊的我来说,副刊的工作量真的并不轻松,甚至稿量要比前二者要大得多,就连要休长假或出差前必须确保稿子都赶完才敢暂离工作岗位,与前两组今日事今日毕的工作性质略有差距。

【简而不单】许书简·本来不老

我本来是不老的。现在如果你见到我,也会说我怎么可以说自己老,至少外表上看起来还没到老婆婆的程度。可是短短3年,我的确是老了。这是一种经历,也是一种选择。

【镂空与浮雕】范俊奇·有时半夜的天空也会有彩虹

依稀记得初初认识朴树,有好长的一阵子,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在脑海中滑过的句子,几乎都是朴树的歌词,那感觉就好像一艘蚱蜢也似的小舟,在心头静静地滑过、滑过、滑过——那词其实也不怎么叨扰人,只是它滑过的地方,很明显地展示了海水在心里摇晃的质感

【牛杂】牛忠·大象足迹

朱道平(左)与作者一同看展。

10月中旬,飞去南京看朱道平的回顾展。这个回顾展是朱道平最完整展出历年来的精品之作,机会难逢(看画展,不像看电影,错过了还能买张光碟。好画家的回顾展,一旦与其失臂之交,可能很难再有机会一睹这些难得一聚的作品)。这把年纪的我,不想余生还有遗憾,就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了。

一个根据60位移工生活事迹改编的集体创作.《我们.他们US / THEM》舞台剧

《我们.他们US / THEM》

“移工”──从一个国家迁移到另一个国家就业的移住工人,他们在另一块土地上生活,付出劳动以填补当地工业需求。根据数据显示,目前马来西亚合法与非法移工的人数估计已有700万人以上,也就是说在马来西亚居住的移工已是我国人口比例中的五分之一,而这些移工占了我国劳动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五。然而,移工的处境却长久以来被忽视,政府在引进外籍劳工时缺乏适当的管理,亦无合理或人道的法令与政策保障他们,普遍社会更是习惯将他们冠以“肮脏”、“危险”、“低等”之名,移工议题在马来西亚需要得到刻不容缓的关注。

【古晋笔记】蔡羽·老福建的后面港

这条小路就是后面港的遗址。

有些地名从未出现在官方史料,也不曾出现在地图上,却靠着人们口耳相传百年,成为几代人的记忆遗产。然而随着地貌变迁,这些地名难以在言语之中久留,总有消失的一天,因此透过文字将它腌渍起来是必要的。

邀你共舞一段.20年未竟之舞

2016《黑白变》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于1998年成立,今年刚满20年。舞团除了每年的固定专场演出之外,还与很多团体合作,制作或参与慈善公益演出,如:台湾喜乐协会与双福残障自强发展协会,教导残障朋友如何跨越自身障碍,舞起美妙的舞姿。另外也曾受邀参与国外的国际艺术节,并在国际演出上获得好评。

【听弹琴】洪美枫·听不懂的音乐!

按照德国诗人歌德的诗歌《魔王》(Erlkonig)的绘图,出自画家Moritz von Schwind。舒伯特和贝多分也曾经以同一题材撰写了同名艺术歌曲《魔王》,以音乐生动的记载了风声、马蹄声、心跳声等等,让听众以听觉感官经历一段故事。

很多人跟我说,“不去听音乐会,是因为你们唱的我都听不懂。”听不懂所以不出席音乐会,是很多人不出席音乐会的共同理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