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林雪虹·沟口的金阁寺

我在春天时去京都,却因为母亲逝世而匆匆离去,甚至来不及看一眼金阁寺。

【非常艳】李天葆·纱巾凄迷,玉扇化灯蝶

1953年是李湄的。

以前有几本《世界电影画报》,是一个学弟搬家寻出来,于他可能是无用之物——我乍看那一身红裳拖曳,一手扶着橱柜,柜顶有瓶,剑兰玫瑰开得灿烂,那是1953年吗?是李湄的年。她微微侧着脸,有棱有角,却分明透露着一丝娇媚——这样的画报,越来越少,像他们家保存了许久,封面用玻璃纸包着,即使稍微脱落,却无损封面。

【框里框外】谢林霖·太平·Ngah Ibrahim城堡

从后院看去,想必是当时Ngah Ibrahim家人活动的空间。

太平,这是随处走一个不小心都会和百年古迹相对的地方,我在雨季里来到,和那一间在马当(Matang)的小小博物院Kota Ngah Ibrahim结缘。

【有情有味】陈静宜·变通版得来速风景

怡保奇峰豆腐花生意好时,豆腐花像被抢食一般,场面激烈。

在台湾对于免下车所提供的餐饮服务,起了一个名词叫做“得来速”,取自它的发音Drive-through或Drive-thru,起源于美国,当地大量以汽车当代步工具,因应人们希望不用担心停车问题,而能快速、方便购餐,食物也设计成适合车主能单手拿取、食用的品项,如此衍生出来的消费模式常见于速食业,如麦当劳(McDonald\'s)、星巴克(Starbucks)等。

【框里框外】谢林霖·别说世界大同

虽然也有进口的蔬菜,都是小摊摆卖,买者卖者面对面的讨价还价,讨论货源的来处,菜肴下锅的烹法。

在刻板印象中,菜市场总是女人的领土,刘克襄《男人的菜市场》却呈现了男人理性对待一蔬一果一小吃的态度,以温暖的文笔点亮了小农的意义,提醒了生态脉络的断层。

陈政欣·工作日(上)

(图:NONO)

玛莎惬意地离开了我。我是觉得我给她的款待,她应该是不会不满意的。 

王筠婷·一绝无艳(上)

根据有些曾在官邸表演者反馈,仿佛对着空气表演的他们,其实知道最后排最阴暗的角落,坐着一号人物千金,却没有人知道她长个什么样……

陈奕进·大会

圆桌上 语言不完美地转动 交叉胸前的手势 为一届数年的餐会打了慎重的蝴蝶结仇恨造成的缺漏是时候抢修 一面完整漂亮的旗帜就要升起宁愿优雅地破碎、切割如狂欢后的蛋糕

高嘉谦·津、缘、侠:李永平的人生意象

李永平的《新侠女图》走笔至第十四回,终因作者撒手红尘,戛然而止。这个以白玉钗为主线的侠女故事,表面以复仇开展江湖的腥风血雨,实际有着近似《大河尽头》的人物结构与发展。

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老画师

那时小镇上还有一家戏院。高挂在戏院门口上的电影看板,曾经是小镇夜里唯一不关上的镶嵌彩窗。几把大光灯往上照得一框鲜艳明亮,从老远就能看到。走到戏院门口,抬头看见那幅新挂上的帆布海报被微风撩得一波一波,上面涂画的人影,好像也动了起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