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客说

【有情有味】陈静宜·鸡丝河粉的身世

亚Tiong的鸡丝河粉平均要等上半小时才吃得到。

当我在马来西亚,总要吃到最后一分钟才甘愿。在机场搭机前,我多半以怡保鸡丝河粉与一杯热白咖啡作收。对大马人而言,鸡丝河粉或许再平常不过,但那滑若绸缎的沙河粉、浓郁虾香、清甜汤头,在台湾就是吃不到。我喝完最后一口汤,擦擦嘴,尽可能把余味留在口中,这才了无悬念地去登机。

私房菜·发扬妈妈的好手艺

(图:星洲日报)

传承妈妈的潮州家乡菜手艺,从潮州卤味开始立足,之后开设私房菜餐馆,汇集中港及马来西亚的粤菜口味,她就是大家都称Auntie Sim的吴丽君。

【有情有味】陈静宜·罗里飞越头顶的茶餐室

新国泰海南茶餐室的海南鸡扒。

或许许多人都知道巴生的新国泰海南茶餐室,但我猜很久没去了。很多时候,新店家一家一家开,追新都来不及;老店总好像会一直在那里,随时想去都可以。但新国泰不大一样,近年来一直传闻可能被政府拆除,为免遗憾,我每次到大马只要有机会就会去跟它打招呼。

【有情有味】陈静宜·肉骨茶是谁的?

三美肉骨茶强调汤头药材味不可以太重。

前阵子大马跟新加坡的网民进行了一场网战,大意是谈到小贩文化迟早属于新加坡,因为新加坡比马来西亚更有钱行销。

【情有有味】陈静宜·有缘来相见的爆炸面

联通茶室的爆炸面,名字听起来很吓人,吃起来却很亲切。

大家吃过广州炒面吗?我的广州炒面初体验是在日本的中华料理店,当时年纪小,母亲告诉我:“那面是干的。”我说:“没问题,我喜欢吃干面(干捞)。”万万没想到面体本身真是干到一滴水也没有,脆得跟饼干没两样,我心想“什么嘛,日本人太没诚意了,面没下过水就端上桌。”最后我只吃了浇头的芡汁料,草草结束了与它的第一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