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如何赢得大选之父?

如果政党和阵线,派出那些已经老化、没有创新能力,缺乏精神理念,又和贪腐挂钩的候选人,就是自毁前程。反之,哪一方能够征召一些形象清新,在公民社会有民望,代表新时代力量的候选人,就有更大机会。

郑丁贤·1981到2018,岂能留白

而40岁以下的他们,距离93岁的马哈迪,71岁的安华,65岁的纳吉,实在很遥远,为什么以为他们会支持一群老人来领导国家,主宰他们的未来?

郑丁贤‧我们的方式,走我们的路

一些政客或偏激人物,他们有特别的议程,或是自身的偏见,往往投出伤害性的言语和行为,成熟的我们,大可不必跟著起舞,把课题闹大;而许多时候,一些人的意见,即使我们不同意,也应该尊重别人发表意见的自由,无须用更加尖锐的方式,去反击和挑战。
广告

郑丁贤·圣城危机中的非穆斯林立场

到了近代,浪迹天涯的犹太人,要回流到祖宗的“应许之地”──巴勒斯坦。尽管巴勒斯坦已经是阿拉伯人的居住地,但是,在英国和美国的协助下,犹太人从世界各个角落大举回流,要建立他们的犹太国──以色列。从此,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穆斯林为了巴勒斯坦,纠纷不断,结下血海深仇。

郑丁贤‧大马经济好不好?现象和真实

人们或以为欧美人热爱旅游,但我敢打包单,他 们绝对远远落后于本地华人。根据统计,美国人拥有 国际护照者,只占人口之35%;换句话说,65%的美 国人一生中从未出过国。而35%曾经出国者,一大部 分只去过加拿大或墨西哥。

郑丁贤‧巫统和行动党是一对连体胞

在党主席纳吉口中,行动党控制的反对党,一旦夺得国家政权,就是大马噩梦的开始;这包括马来人的尊严被践踏,公务员被裁退,伊斯兰被侮辱,土著机构被边缘化,马来统治者的地位也要被置疑。行动党有这么可怕吗?行动党有这种影响力 吗?

郑丁贤‧决策错误比贪污更可怕

人人都痛恨贪污。西方民主社会排斥贪污,中 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反贪,印度的平均主义避贪;只 是,从西方到东方,只要是人类社会,就不可能没 有贪污。而众多高喊反对贪污的人士,很多都是贪污结 構里的一分子。扪心自问,自己和周围的人,在種 種構成贪污行为之中,都扮演了甚麼角色?贪污的确可怕,也很可恶;然而,还有比贪污 更加可怕,更加可恶的事。

郑丁贤‧葡萄牙村的500年记忆

竖立一座大型基督雕像,或许是他们 对身份的追求。就像是在巴西的里约热内 卢,他们的异国兄弟姐妹,建立了世界著 名的基督像,张起双手,拥抱地球。 遥远的巴西,也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 地,是少数使用葡萄牙语的国家,也是葡 语系中最强大的国家。

郑丁贤‧头巾下的思维

这个课题曝光後,反应相当激烈,来自官方丶非政府机构和穆斯林社会,齐齐炮轰大马酒店公会。有人为酒店贴上反伊斯兰标签,有人要号召杯葛酒店,有人呼吁撤销酒店执照。

郑丁贤·绿色大海啸?

这可能是一次“绿色大海啸”,或是“穆斯林海啸”、“伊斯兰党海啸”马来选民基于宗教理念,加上不满国阵,以及对希盟不信任,因而把选票集中投给伊斯兰党,让伊党赢得更多议席。特别是在三角战中,击败国阵和希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