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我们还需要记者吗?

老实说,这不是甚麽伟大的志愿;我的同侪们,听了一脸狐疑,这和他们的认知空间有一段距离,有人还问我:“记者是做甚麽的?”

郑丁贤·啤酒节反射的政治光

啤酒节本身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它只是成为一种政治利用的工具。

郑丁贤·两种宗教观,两种待遇

从穆斯达化和查基尔在大马的不同遭遇,大致可以看出大马的伊斯兰路线。
广告

郑丁贤·彷徨少年时

正如阿强、甘榜克拉末的少年,如果有人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或许,他们不会沉沦下去。否则,我们可以在所有学校做好防火措施;但是,却不能确保不会再有纵火少年。

郑丁贤·天意.人责.大集会

我想,出席爱国大集会的人们,并不是没有改革意愿,而是希望以温和的力量,通过国民团结和中庸政策,促成政治的柔性改革,带动国家的进步。

郑丁贤·罗兴亚悲剧无关宗教

不管是佛教和伊斯兰,都追求和平和慈悲,阻止杀戮和报复。如果以宗教为至上,也就没有罗兴亚的悲剧了。

郑丁贤·东盟和金松的故事

从全球角度,东盟国家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好或坏都在一起;东盟50年,让我们更加认识彼此,只有进步,没有后退。

郑丁贤‧东运会──不只是凯里,而是我们

尽管东运会开幕礼顺畅丶精彩,兼具内涵,确是历来最好的开幕礼之一;但是,隔天人们的焦点不是放在开幕礼,而是关注一本小册子印错的印尼国旗。

郑丁贤‧我们的1998和2017

将近20年后的吉隆坡东运会,没有当年的烟硝味,政府和反对党之间依然对抗,只是人物角色大对调。当年是马哈迪对战安华,如今是马哈迪+安华, 对战纳吉;当年是烈火莫熄联合伊斯兰党要推翻巫统,如今却是伊斯兰党和巫统合作。

郑丁贤·国民团结,没那么简单

国民团结,其实不只是推行单一源流学校那么简单。它涉及单元主义和多元主义之分,也是国家目标和个别目标之选择。而现有的政治结构和族群宗教思维,对国民团结的伤害,还大于多元源流学校。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