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羞辱的是自己

至于那些躲在键盘后污蔑造谣,大洒狗血的网中藏镜人,往往以为这么做可以打击羞辱对手。拜托,拿起镜子照照,羞辱的还是自己啊!

郑丁贤·华小的挑战来自自己

我担心,华小强调的竞争力,已经不符合未来的要求了。背不完的书,做不完的功课,补不完的习;这和我几十年前就读的华小差别不大,可能情况更糟。它训练出来的是工厂的加工产品,而不是全人的教育。

郑丁贤大马看不见之美

几个例子,几项事件,让人看到社会进步,见到国家希望。
广告

郑丁贤‧婚姻如政治

我发现,一旦有机会,很多人都想投入政治;而只要和政治扯上边,就像是吸了毒,不可自拔;一旦曾经攀上政治高峰,就不会想要下山;即使下来了,也设法还要重新登山。

郑丁贤·一个小s的大距离

玻璃市州务大臣阿兹兰说,州的伊斯兰行政法律写的是没有s的Parent,指的就是父亲或母亲其中一人,而不是父亲和母亲二人。

郑丁贤·纳吉的巫统和伊斯兰化

本届大会的目标,第一个是宣示:巫统一统,全归纳吉;第二个是投石问路:巫统要往伊斯兰化前进。

郑丁贤·沉默大馬人的3個期望

净选盟的诉求和愿望,没有获得权力当局的重视,甚至是蔑视和嘲笑,这肯定加剧他们的沮丧和不满;我所谓的“他们”,指的是城市中产,特别是华裔人民。而哈迪的私人法案动议,激化了不同宗教人民的分歧。非穆斯林几乎全面反对哈迪私人法案动议,担心这是推行伊刑法的先声;而穆斯林几乎一面倒的支持这个法案,他们更加不了解,乃至不满非穆斯林何以要反对。

郑丁贤‧5.0式的思考

大部份集会者不会讳言,他们要的是纳吉下台;而如果通过集会可以推翻政府,这也可以成为他们的选项。

郑丁贤‧美国理想的幻灭?

林肯固然可以漠视黑奴的悲惨命运,继续做他的总统;但是,他做不到。为了让黑奴获得自由,他冒着国家分裂的风险打这场战争;而数十万子弟兵,为了让奴隶获得自由,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

郑丁贤‧伊斯兰海洋中的少年派

这就好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少年派,他漂流在陌生的海洋,海洋充满假象,能够救他,也可以毁灭他;那只老虎,当然是他自己的化身。他是否能够获救,就看他自己是否愿意和老虎(自己)妥协。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