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大集会之后

很多华人的网络谈话,对大集会还充斥着肤浅的讪笑,暴力的语言攻击,乃至于盲目的否定。他们无法想像如此的集会为何会出现人潮,还坚持照片和影片都是假造的。

郑丁贤‧马来西亚这么大

世界这么大,他们看不到近100多个国家已经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只有大马和其它十几个国家,孤立在外。世界这么大,一些人还是走不出去,以为可以永远安逸的活在保护伞底下。时代在前进,不会为他们而停留。

郑丁贤‧玩死拉大

如果指拉大是巫统和马华的默契,希盟政府无须接受。那么,玛拉的成立,是巫统的政策,希盟政府又如何看待?政府不拨款,又不让拉大涨学费,拉大只好自生自灭。拉大成为政治工具,华裔子弟的前途呢?
广告

郑丁贤‧政府要为善,不是伪善

另一个对照,政府废死,要保护的是现有1000多个死刑犯的“人权”,但是,不签署ICERD,忽视的是国内1000万非土著公民的人权。要保护1000多个被法律定罪的死刑犯的人权,却不关注1000万守法非土著公民的人权,这不叫着为善,而是伪善。

郑丁贤·华人要的是什么?

我想到的是,马哈迪之前一天说,《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一些条款不适合大马,大马必须进行思考。

郑丁贤‧反贪不是公关秀

反贪会的任务,是进一步的调查这些财产的来源是否合法,以及是否有隐瞒未报。一旦发现不法财产,以及隐瞒未报,就要采取行动。而政府和政党,不能袒护,且必须协助调查,有任何不妥,先采取纪律行动,以维持政府的形象,以及政治的清明。反贪行动用于政敌,如果秉公处理,就无须手软,人民会支持配合;而反贪行动也要用于自己,一视同仁,大公无私,人民会给予更加热烈的掌声。

郑丁贤.Tok Pa出走记

Tok Pa脱离巫统,除了为日里着想之外,也在于不满现任领导层和伊斯兰党合作。

郑丁贤‧巫统土团最终一家?

阿末扎希被控之后,党内领袖人人自危,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除了洛曼这个急先锋之外,个个都放低姿态,不敢和马哈迪硬碰,一方面是形势比人弱,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留条后路。看来,一切都在马哈迪的操控之中。巫统的党员和人民代议士,一旦面临选择,多数只能投向政治光谱最接近的土著团结党,符合他们的民族和宗教斗争的取向。

郑丁贤.待位首相和米南加保传说

安华成为波德申的人民代议士,也肩负森美兰人的期望,踏上首相接班人的征途。但是,没有人敢说这是一路平坦,顺理成章。

郑丁贤‧波德申的一天

如果安华只是依赖华人票和印裔票过关,这会影响安华,公正党和希盟在全国马来社会的形象,同时,也会成为巫统,伊斯兰党攻击希盟和“未来首相”不代表马来人的理由。而马来选票的竞争,安华没有绝对的信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