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镜

杨照 ·总统能感受人民真实的痛苦吗?

当老布什兴致勃勃强调美国的荣光时,却遇到了克林顿对选民真挚喊话:“我能感受你们的痛苦”,于是老布什的语言听起来就变得那么疏离那么没有感情。这个总统只在乎外表的、名义上的,不了解也没有要了解大部份人民生活中真正遇到的困难。

杨照 ·记者与媒体的悲哀

特朗普敢,那是因为现在记者和媒体愈来愈弱了,他们所代表的那套公共价值也愈来愈不受重视。这是个“自媒体”的时代,也就是“公共媒体”陵夷失势的时代,特朗普靠发推特创造的“自媒体”,就可以有超越记者会场中任何一家公共媒体的影响力,难怪他不怕记者!

杨照 ·远比“谁负责”更复杂的问题

两只手、三只手都数不完这些多面向的问题,又怎么能化约成一个简单的“谁负责”答案呢?
广告

杨照 ·没有真相没有和解的“转型正义”

让社会能得到和解,还有一部份的原因在于当追求、揭露真相时,不预设赔偿目的,并不是为了赔偿而彰显真相。赔偿和真相有着内在不能并容的根本矛盾,一旦有赔偿的利益考量介入,很多人就无法真切诚实地回忆记录,很容易将受难受迫经验夸大。

杨照 ·不断贬值的老师、教授

满街都是老师、满街都是教授,结果给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最明显最清楚的影响,是老师、教授角色的普遍贬值。老师、教授不稀奇,而且做老师、做教授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人多了、组成复杂了,整体行业形象必定下降。

杨照 ·不断缩小的老师

今天的老师角色被结构性地限缩了,以至于很多老师都失去了基本的自我判断空间,就更不要说立场了。压在老师上面的,有教育部、教育局,有不容讨论、不容偏离的课纲课本,有学校行政单位;在旁边不时干预老师和学校的,有各种家长组织和团体,甚至是个别的家长;更致命的,还存在着竞争、甚至取代老师功能的种种力量──补习班、媒体、庞大的网路。

杨照.未来医生还是个好行业吗

整体来看,医生的自主性会快速且持续的下降。换句话说,医生这个行业有许多工作会被人工智慧取代,很难抵挡得住人工智慧的冲击。

杨照·世足赛和塑胶吸管

一种衡量的方式,是将一次世界杯足球赛等同于6000次太空梭飞行。这是什么算法?足球赛和太空梭飞行要如何放在一起计算?可以,如果我们算的是排放温室气体的重量。